再见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9

空间感是个很奇怪的东西,身躯仍置于原地,心却已走远。

昨晚往书橱里抽了些书出来,睡前阅读。

《写给你的日记》第一页的左上角,整齐的写着: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年轻时,觉得书本的用词感情很深,虽然无法完全理解但坚持读完,依然记得读后竟有种莫名的伤感。十一年后,我再仔细的把它读了一次,许多事情一瞬间都明白了。

04年开始在新国家生活,同年为《少年》写专栏, 武吉士的大众书局结业大减价,捡了好多便宜的好书。用了两元新币买了《不丹,深呼吸》。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不丹,这个住满藏族,全世界快乐指数最高的国家。

忘了是从何时开始想去那些民族色彩鲜明的国家,只是觉得,似乎会有些新鲜有趣意外的事情在等着吧。然后每天都可以买新衣服新首饰,可以穿美丽的衣裳,打扮得像孔雀。拍好多好多的相片,认识很多很多的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