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生活














Suzhou, China
2013.03


吃了好多药,发了一场漫长的梦,醒来时出了一身汗。在梦里他说,你真的那么不想留下来吗?那你走吧。只记得自己从苦着一张脸突然笑得好开心。

马不停蹄的旅行终于告了一个段落。从纽西兰开始,无论小旅行还是大旅行,结束后都会生好几天的病。我时常说自己不是一位爱旅行的人,却总是不被相信。生活应该是缓慢的,旅行是一种生活,也应该慢条斯理。

三月其实本来应该还有一趟泰国,但我负荷不到了。那天要拿假时,同事问起,怎么你又去尼泊尔?浪费钱。我只淡淡地说,嗯,喜欢那里吧。后来我真的每经过佛寺都走进去和菩萨小谈一下。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帮助,但至少能为我减少些彷徨。

他说了很多话,但我一句也记不着。只记得自己望着窗外,想不起到底做了什么,想了什么。有时候早晨睡醒的时候,我会望着眼前的窗帘布想:“这世界何时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