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战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10.24

今天一整天都在找资料、画图画,修改计划书。
图画、相片什么的,怎么都觉得人家的比较漂亮。
大师们的插图看似用色简单,但仔细去思考上色的步骤和方式,都是呕心沥血之作呀。

反复参考各国插图家的风格,喜欢的未必适合,也不见得自己学得好。
可是自己惯用的方式却觉得无趣,没特色。

死了好多脑细胞,好累。没天没夜。
没事真的别随便去出书。才刚开始就有点招架不住。

xxx

明天要去新加坡准备工作了。得把心收回来,放在赚钱的活儿上。
事后能否找到长期饭碗,就靠它了。
什么事都一半一半,感觉真是不好 :(
这场“长期战”,注定是一年半载的了。事成后我就要嫁人去了,以示庆祝!哈。





昏了头

Aomori, Japan
2010.07.11

分手后,憔悴的你总为他看似淡定的表情而不忿,呼喊不公平。每个人都有着一套他人无法了解,控制情绪的方式。对待深爱的人,我们都希望他快乐。可是为什么每次分开后,总会被悲伤和自私冲昏了头,渴望对方和你一样悲痛?

无论他内心是否悲伤,并不重要,那是他家的事。爱着他的你,希望他永远不再悲伤,才是对这段感情最完美的句号和祝福。



Show your power!

Wellington, NZ
2007.09

最近正职没找着,兼职什么倒是不少。于是下周我要去新国瞎混五天,赚点外快。反正也好奇那份工作和公司是如何运作,获得一些内幕知识也挺有趣。可能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呢?希望表现良好,他们开恩,愿意聘请我吧!Go meizi go! Show your power!等了一周都没消息的工作,心里也知道是没机会了,却忽然在最后一天收到这样的喜讯,也是好事啊。还可以顺便和亲爱的朋友们见面,听大家这些年来的故事。我总是很好奇人们的生活,总觉得可能会从那些看似平凡的故事里,寻找到一些生命的美好,以及对自己的警惕和鼓励。

拜县的稿费收到了。虽然不是很多,但因为是自己喜欢做的事,又可以因此赚点小钱,所以还是很开心。和自己说,要感恩要知足。举手之劳,能锻炼书写与思考能力,又能赚钱,还能埋怨吗?而且有时候为了写得更好,必须搜寻相关资料,反倒自己在其中增添了许多平时不会去学习的知识。

虽然现在没有正职,好在仍有些排期不确定的工作。有点庆幸干设计/插图这行还能做点小freelance。学院同期的同学告知将要搞本本地人文/艺术的杂志,“多事”的去凑热闹,听起来似乎很好玩似的。虽然不关我的事,但能帮助到些什么,给点意见的也很开心。老师说,助人为快乐之本(笑)。

终于开始筹备书本了!是件很累人但又很兴奋的事。大家都说出一本书,就像怀胎9月的辛苦,才产下健康的宝宝。我才刚从医生那里获得喜讯呢。想起以前21岁的时候筹备《鲸之梦》,每次画好一张图或什么就会兴奋的“烦”着亲爱的朋友们,像个孩子等待他们的赞美。他们会一边称赞我,一边说出他们的感想。后来才会有鲸鱼在草地“算草”(数草的数量)的名词出现。虽然作者是我,但他们在我的人生中占据了重要的位子,觉得成品应该是“属于”大家。

做给日本友人的DVD设计,他们很喜欢呢。我说,你不必给我钱,寄点富士苹果来吧。其实,设计/绘图/手作什么都好,如果能让对方欢喜和开心的话,是作者最大的满足感。如果还能因此有收入,更是天下最幸福的事之一。可是我们往往在一切变成了“工作”后,忘了最衷的感动。赚钱的方式,天下何其多,能找到个让你享受其中又感觉不出自己在“工作”的赚钱活儿,就是最幸运的人了。

然后,不贪心不好高骛远,慢慢长大。当一切准备妥当,时机成熟,美好满足的日子将会主动出现,敲敲你家的门。与其懵懵懂懂,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过着麻木的日子,努力一点争取理想中的生活,也只不过在平日的时候多放点心思,多发梦罢了。

想起在日本念书的友人说:“当我几年后归国时,他们仍在原地,而我已经掌握好一口流利的日文。”人们总爱在旁说些风凉话,然后忽然惊讶对方已经走得那么远。有些原理是真理,每个人都付出了些什么,才得到旁人现在所看见的风光。而现实上,人们眼里也只有那些闪闪发亮的光圈,而不愿意/没想过去思考他人之前的努力和牺牲。


柴鱼片和苍井优



图片摘自网络

夜市里有个卖可丽饼的档口。经过时发现档主正把柴鱼片撒在薄薄的煎饼上。

即使知道名称,每次与友人谈起,我都不说柴鱼片。我喜欢称它们为“会飞的鱼”,还要配上摊开的双手,摆动手指的姿态才“甘愿”。说“会飞的鱼”是因为当柴鱼片遇热就会收缩摆动,看起来好像在飞。我每次看见它们摆动就会很兴奋,觉得好神奇。

聊起柴鱼片,忽然和友人说了一些历史。好吃的柴鱼需以新鲜的鲔鱼(又名金枪鱼、吞拿鱼)制成,鲔鱼干刨成薄片,因象木柴所以叫柴鱼片。日本的成功港因黑潮(日本暖流)的缘故,是岛内少数可供应当日鲜鲔的渔港。

鲔鱼入港后,需即刻去头尾、除骨,仅采腹部后方的肌肉制成柴鱼,因可资利用的部位极少,柴鱼也就变得极为珍贵。取得鱼肉后先要蒸熟,千万不可用煮的,否则养分尽释汤汁中,肉质糜烂不利制作;鱼肉熟透后,再用杂木炭烤10余日,待水分蒸干后,即成为外貌黝黑、坚硬如石的柴鱼块,食用时再以机器或刨刀削成薄片,就是一般所见的柴鱼片了。

一个美味的柴鱼片绝对不是出自机器,而是用双手在刨刀上一前一后,削成薄片。现在的日本已经很少人用手工,费时费力吃力不讨好。

说着说着忽然一惊,自己怎么记得那么清楚,仔细一想,原来是去年看的日剧“料理仙姬”,里头的其中一个故事。仓井优,一个爱喝酒的年轻老板娘,用最好的材料、人力和时间去投入完成料理,对生活的要求,对人生的要求。在快速便利的社会里,大家忘了什么是自然和优雅,忘了好东西是需要时间去完成的,都想要一步登天,也因此放弃了自己拥有更好生活品质的可能。可惜这部片子的结尾匆匆了事,煞为遗憾。



*苍井优(1985年8月17日-),日本女演员,本名夏井优,福冈县人。身高160厘米,血型A型,狮子座。岩井俊二导演的爱将。2006年,凭《扶桑花女孩》成为蓝丝带影后。


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呢

Christchurch, NZ
2009.01

每次写了,画了什么,在一段日子之后总会忘得一干二净。
偶尔有机会碰见友人,看见写给对方的信件,边读边笑边吵着说:

“天啊,这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呢??”

这样的反应,似乎从中学到现在从未变过。


*在拜城认识的日本女孩,爱去了芬兰念书。
画了张明信片给她。能把它寄到姆明的家乡,单单想想,也觉得欣慰与温暖。

冬天里的下午茶

Tekapo, NZ
2009.03

是不是女生都很憧憬下午茶啊?
差点忘了自己喜欢吃煎饼。

结果还是还没买到心仪的马克杯。



代替不了




Wellington & Tekapo, NZ
2007-2009

每次翻看相片总是感触很深。

第一张图是2007年刚到纽西兰,威灵顿的第二个月,恩仪带我搭巴士去植物园,九月春天郁金香花季。好冷,觉得那天的打扮好中国人。没有修眉,皮肤黝黑(后来做了户外工,更黑),不会化妆,简朴得很。

第二张是2009年12月了,准备回国。Jeft那天帮Racheal载行李来我们家,把它们搬进我们的车子里。当时车子刚转手卖给Racheal。将近一年后,Racheal今天也归国了。

夏天里喝啤酒很享受。我们很早放工,把当晚要煮的食材准备好,Jeft和Racheal就浩浩荡荡来到我们家了。他们在屋外忙碌的清洗、搬运、谈天,晒太阳、喝啤酒。我偶尔跑到外面凑热闹,车子沙发的灰尘都飘进开着窗口的房间里了。

为了在离开之前把储存的食物用光,当晚烧了好多菜,把他们留下来吃晚餐。很想念那个房子的厨房,回国到现在,烧菜的次数没有超过五次。

回到自己熟悉长大的国家始终是好事,回忆也始终属于过去。可是有时候想起那些美丽的生活,总是怀念。今天收到了燕从挪威寄来的明信片。她说欧洲固然漂亮,但依旧想念纽西兰。可能“第一次”的位置是什么都代替不了,而且它已经过去,再也改变不了。

比起大家,我在纽西兰去的地方真的不多。但是也因为“范围小”,幸运的拥有更多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更能用心仔细的生活。有时候在国内心情烦躁、不安时,想起纽西兰,总会得到一些安抚与安心。


RGB vs CMYK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10.19

干没有酬劳的活儿果然比赚钱的工作还快乐。
RGB比CMYK活跃有趣多了。
Photoshop比Illustrator好玩多了。

我偷懒,全都用photoshop完成,把不同相片组合。
(通常题目logo什么的不能用photoshop,印出来的清晰度较差,档案也会很重)


*RGB是荧幕上的色彩系统组合,CMYK则属于印刷品。

RBG很方便,不像CMYK要顾忌的东西很多。

平时在荧幕上色彩鲜艳的图片一旦从RGB转入CMYK,印品将黯淡许多,效果其差。所以如果是为了印刷的设计,一开始必须把模式调成CMYK。

例如美子平时调的相片,印刷出来,绝对不像荧幕上那么好看,甚至会变成古怪的色调。
所以,我喜欢RGB比CMYK多许多许多。




居住在深海的小镇

Kaikoura, NZ
2007.10

重温"Finding Nemo",开心了两个小时。
太开心的时候总会忽然担心不久将到来的不开心。


*多莉学鲸鱼说话真好笑。一只好笨却善良的鱼。



变得很忙碌似的

Nelson, NZ
2007

最近不知不觉变得很忙碌似的,毫无怨言不满。在喜欢的事情与能随心掌握时间控制下,是享受。

接了一个泰国电影在新国发行的project,接洽的女生是之前工作上的顾客。出走的这些年,她也换了公司,虽没交集,但名字一直都挂在彼此的面书上。

答应帮日本友人设计私人DVD封套,今晚完成。只要不牵涉到太浓厚的商业利润,跟着心意走的创作都很快乐。顺道骗个portfolio。

周三要和出版社小姐见面,谈谈初步概念。说起来也算朋友吧,朋友们的朋友。
大纲什么的还没整理。约好见面的咖啡厅,芒果冰很好吃,最近迷上了。

忙着把作品整理好,放在一个整齐像样的网站。

东西做得一半一半,然后又天黑了。


Silent

Abel Tasman, NZ
2009.01

那个清爽气凉的夏天里,我们坐在走廊上,没有意义的虚度光阴。

渡过了一个难忘的季节。



An apple a DAY

Motueka, NZ
2008.03
An apple a DAY.

A lot of apple?

Then I know, working with apple is not a romantic thing....


后来我才知道,采苹果并不是件浪漫的事。

(被范文芳骗了...都是《再见荧光兰》的错)

我真的会很爱它

Singapore
2007.05

今天推了一个面试,得了一个面试。后者是我寄出二十封电邮左右,其中一份最想得到的工作。电影公司的设计师当然也是围绕在电影。她说关于平面设计方面,完全没问题,唯一考虑的是对video editing一窍不通。可能抱着誓在必得的心态,说了好多话,事后自己也觉得太多话了(撒泪)。最后她说,周三之前给你答复。我像个撒娇的小孩,可怜兮兮的问:“机会率高吗?”
神啊,给我这份工吧!我真的会很爱它的!

走了将近一小时才找到目的地。感激路人给于帮助,包括指错方向的大叔大婶、主动借我手机的小哥。大家都爱问:
“应征啊?这么迟的?哪里人啊?”

六点,仿佛全新加坡人一起下班。拖着疲累的身躯,失望的表情,靠在地铁门边,鼓起腮子。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没好气地斜眼对视。

周五放工的关卡犹如火焰地狱,人山人海。搭着扶梯望下来,我像是位开演唱会的歌手,大家已经迫不及待入场。人龙排到差点晕倒,好多星星。顾不起仪态,众人皆站我独蹲。

好久没这么累了。今晚应该不会失眠。

明天有两个聚餐,顺便有借口打扮漂亮,想当森女呢。

哀悼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0

白事应该沉默。

早晨以为有不愉快事件发生,原来也不过如此。企图当个耍赖讨糖吃的孩子,舔到了糖衣的香甜却丢了糖果。

给你知道应该真的要骂我了,这是第几次了呢?

一路好走。

xxx

抑郁得什么都提不起劲。

体内的水份超过储存数额,不喜流汗只好依靠泪水。
但怎么都哭不出来怎么办?别说别勉强,有害毒物一定要定期处理。

孤寂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人。

我想,应该是月事来潮的征兆。

xxx

渺小得看不见自己。
透明得希望全世界看不见自己。

只是个用笑容灿烂包装多愁善感忧郁的鸵鸟孩子。

xxx

找个不问世的地方,安静的生活,直到老去。

当耳边风吧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10.08

没有网络的日子让人想起在纽西兰的平静,身心安稳。不知是这环境还是成长的地方,扰人的人事物特别多。不开心永远比开心多。你说哪里能让你开心你就应该住下来。更年轻的时候我总是执著,异常偏激,郁郁寡欢应该就是这样吧(笑)。

后来你说,我甚至可以预见你以后的人生无不一日活在埋怨里,最后演变成憎恨。你不会觉得幸福的,你是靠着那些信念而活着的人。我很认真的答你,恐怕在恶化之前我已忧郁成病,先行离开人世了。我是真的那么想。

把《宫心计》用一天一夜的时间看完,到了后期还是打快速度的画面。一定要一气呵成。这没什么意义但总让我觉得愉快的一件事,尽管事后的昏睡总让人以为自己活在戏里。每个人活着的方式与实感不同。

常听人说,初到纽西兰的之前千辛万苦找个同行的伴,下场总是悲剧。那么下次就学习了或许一个人的自在比两个人的不堪更轻松。有些路宁愿一个人走也不愿轻易有同伴。

收到了好多零嘴的手信。包装相当别致。以前应该会很喜欢那些包装吧,现在倒觉得还好,有些甚至觉得凌乱了些。东西变了就再也找不回了。

写了些信,画了些卡。我在黑色笔记本上,把这一年来受过他人“恩惠”的人列出了个名单,感谢卡/礼包/餐点是一定要的。得到帮助并不是理所当然,而是一种缘分与福气,要心存感激,他人没有义务帮你的理由。至于那些一直住在我心里的人,即使日子忙得忘了问候少了联络,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你们。



不是人间蒸发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10.01

这阵子常下雨打雷,于是没天没夜的躲在房里,乱配搭衣服看杂志写稿想东西睡觉。

modem坏了。大家貌似发现我在面书上不见了,短讯留言什么的以为我人间蒸发。其实还真的很享受与世隔绝的安静,仿佛世界变得好小好简单。有些事知道了其实与不知道一样没有意义。当有某个传媒的出现,总会不自觉的想知道。

花了点钱,买了些服饰什么的。玩了几款新造型,当女生真好。

还在找着工作。做了些业余的设计,画了些图,写了些稿,赚了点外快。设计了个豆花豆奶的logo人物造型,过程很愉快。边吃豆花边用滑鼠画黄豆先生,哈。

继续往有质量的美丽贵妇前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