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食物叫温暖











 Singapore
2012.09.29


把温暖吃进肚子里,胃里暖暖的,日子也比较容易过。

希望明天别下雨。就算下雨的话,也别下太久。明天我要去动物园拍好多好多相片,然后开一个治疗系的动物相册。










生命其实并没有答案







Singapore
2012.09.22


那天和J与LY吃晚餐时聊起各自的睡眠时间。J说她的心情一到周四就开始亢奋,周五晚格外精神。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忘了期待周末来临的心情。我想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不然也不会根本没在特别等待周末,或在周日晚上因为隔天的上班日而郁闷。相比去年,今年实在幸运太多了。



星期六总是美好的。诺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人,在厨房里安静的切蔬果、榨果汁、烧菜、清洗。午餐后,扫地抹地。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内心平静。一整天P不间断的与我短讯。虽然他年长我许多,还是个中年男人,但不知怎的我却看见他内心的一些事物,一些解释不出但似乎与自己有些相似的部分。他说他总忍不住想要和我说话,也不会生我的气。我说,那是你觉得我们是“同类”的原因吗?他说也许吧。我说他像个孩子是因为他时常会用撒娇的语气和我说话,但他一点都不认同,然后很快的摆起成人的架子。我不知道他怎么对待其他人,这不重要。这世上有许多事我们并不需要知道。



“你怎么还在新加坡?”

“和自己独处多一下下。”

“果然和我一样,自闭...”



P说大家没有说他怪异,只说他自闭。后来他遇见我,就说我是个怪人。我笑笑不答话,这话题已没意义。 最后还说我不适合结婚,因为太自闭。我在想,这句话也是他在为自己找个“理由”吗?P有着不少世俗男人的缺点,但他内心有个部分很特别,或许是自闭的缘故让那部分未完全改变。虽然我说他是个“孩子”,但他要是耍起手段或心机,自己的处境一定会很糟糕。然而,我想我们都应该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对对方的感觉。如果对方有一丝让你觉得感觉不好的地方,你反射性都会回避。聆听你的心。



这世上所有肉眼看见的一切都是虚无的,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才是真实的。如果你明白了这点,许多事情也会变得不同。外在的世界是我们习惯性的给于反应与脑袋告诉你的讯息,是从出生以来我们就被灌输被训练出来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世界,那才是不被教导、扭曲、朔造的你,可是我们以为看不见的东西就不存在,于是就遗忘了它。



现实上许多问题其实不难解决,都很直接。没钱,就找工作、不治之症,只能悲伤的接受、死亡,回避不了...但精神世界的问题,它是飘渺,毫无头绪。我一直努力寻找的,原来是如何调整心态、了解内心的自己、尝试去明白她的意思。只有当你找到自己之后,你的心才会完整与踏实。



11月即将远行,很是期待。生活很好,旅行不再是逃离岛国的借口,但我想去见见陌生人,一些即将与我相识的陌生人,还有未知的自己。琐碎事不少,但尽量不急躁。我后来还是答应J帮她制作喜筵上的结婚动画短片。J知道它在市价上的价钱,再听见我不收钱之后很是感动。其实那么多年没碰flash,内心即期待又担忧。也多亏J在之前收留我,后来还介绍了现在租的房子给我,那么大的人情,是应该的。那天画story board时虽然是疲累得一画完就昏睡,但看着那些草图,心情静好。纯粹的为了一个人而画图,远比为了金钱而来得满足与快乐。我为你画图不只是为了让你开心,也是让自己开心。




“生命其实并没有答案。你一直要求寻找一个答案,是因为宗教、社会、世界,所有人一直在灌输你什么是意义,所有的事一定要有答案才意义,可是生命本身就是意义。你活着就是‘答案’。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重生,都是全新的你,只有当你忘了‘答案’的时候,你就是意义。”

——奥修OSHO 《自由》










马尔代夫啊,椰林树影,水清沙白































St. John Island, Singapore
2012.09.12



“妈妈,妈妈,妈妈你看,我病好了。我把药水全喝光了。 ”
“家里有什么不被你吃光的。 ”
“妈妈,这次不一样了。本来这么大一瓶,我喝了一格,又一格,又一格……哈,就给我喝光了。嘿,嘿,嘿嘿嘿,喝光了最棒了,喝光病就好了。妈妈。 ”
“什么事啊? ”
“我们什么时候去马尔代夫啊? ”
“什么马尔代夫啊? ”
“你说我好了就带我去马尔代夫的嘛?马尔代夫啊,椰林树影,水清沙白……坐落于印度洋的世外桃源啊。 ”
“哦,想不到你还挺有文采的,说的不错哦。 ”
“妈妈,我不是光说的,是你说的,说我病好了就带我去马尔代夫的。是你说的。 ”
“我说了发了财才带你去啊。 ”
“不是啊,妈妈你说我好了就带我去的。呜呜...你明明说过我病好了就去马尔代夫的。呜呜...你说过的。 ”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带你去马尔代夫吧。 ”
“真的? ”
“真的。 ”
“什么时候去啊? ”
“发了财再说吧。 ”
“早发财了,你发财了。 ”
“好了,好了,好了,发了财下个礼拜带你去,行了吧? ”
“太好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个艳阳天,我和詹姆斯从岛的东边走到西边,还真的把岛走完了。我们就这样一直走啊走的...拍了许多相片。交换相片时发现,原来我们都把那棵大树,还有成群结队的茅草都放进相机里了,角度似乎都没偏差。

岛上有一些废弃的房子,还有老旧的建筑物。那些老房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寄住在阿嫲家的记忆。那种老人家的味道,还有许多小动物。母鸡竟然坐在桶里面孵蛋。不知为什么,那画面让人很欢喜,美丽得冒泡。老旧的东西总能让人的心在揪了一下之后温暖久久。

人的记忆很奇妙。童年时候让你觉得安心的感觉,在类似的画面重现时,你还是会得到同样的感受。

后来的后来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或许在岛上一直走啊走的时候,不小心把它们留在路边了。原来大自然真的有芬多精的。和阿天说起这事时,他对我说,你一定是在那里遇见芬多精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总得找个理由嘛。”你叹了口息说。












他人的世界




Singapore
2012.09.08

再次证明了人生是由许多大大小小的无奈所形成。许多事情如果只属于一个人,而不牵连到其他人,人也不会有太多的烦恼。就像一个人的旅途,你爱上哪就上哪;当有了旅伴,要考量与决定的需要更多的协议。


生活在转变。与陈老师通电时说起了这事。他淡然地说,变成这样就这样啊,没有必要要去找个理由或有什么不好。恭喜你,成为了小新工作症候群。生活有千百种,更多时候它就这样自然的领着你走到你意想不到的自己。小新的生活给人安定,金钱的力量很大。


我对A说,吉隆坡好像很远;他说,新加坡也让我们感觉很远,生活方式等都不同。以前对这两个城市,我一点都不觉得差异太大,随着时间,多年过去了,如今越发觉得陌生。吉隆坡的生活虽然精彩,但总觉得有些累。我们都在寻找一个最舒服的状态。


有时候日子过得太精彩会让人想躲起来。热闹让人转移注意力,但无需太多。我们都需要与自己独处,和它说一说话。最近觉得进步的是,不再太在意一些人对自己的想法,也没有想要解释的必要与不快。永远不要害怕被他人不喜欢,你不是生来取悦其他人,也不是完美的人。无论他人给你的任何意见或看法,只有“你”才是感受与经历的唯一的人。有时候有些人让你不舒服,出于礼貌我们不能发作,于是我只想远离他们。我不爱去向人说出对他做的一些事的看法,无论任何事都是他人的事。除非那事有间接影响到你,否则又何必以“关心”之名表达你的意见?在事情的背后永远藏着你不知道的真相。


看见了一些丑陋的事物,内心有些无法适从。于是我还在努力调整心情,把自己调成能与它们平安自在过活的状态。黑暗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人的思维和决定的观念。然而,我们仍需要一些所谓的正确的观念来遵守,维持人与人之间的秩序与信任。生命要学习的事如果只是知识、工作技能等,这些无需混杂感情与情绪的东西,也就不会让人不知所措。


我们隔了好多年再度相见。听着她的故事时,仿佛在观赏港剧般的煽情与戏剧化。一个人要经历多少坎坷的事件,才能造就不再相信美好的心?


后来我突然觉得,一直在漂也没什么好不好的。时间到了,它自然会有答案。或许不应太限制它,为自己限下太多的条规。跟着心走,多爱自己。无论世界多腐败与无奈,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开心,这样已足够。他人行为与想法,是另外一个时空的事。


最近突然想把部落格和fb's page关了的念头。人真的很神奇,在不同阶段想法真的会改变。那些过去自己握在手上很紧很紧的事物,在经历一切之后,会以另外一种方式陪伴着我们。




是你变了吗?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09.01


看着WC在“大脚印”的文章,她一路从欧洲搭便车的游记与相片,当下心里在想:“这不是我更年轻的时候想做,觉得很酷的事吗?可是奇怪的是,现在自己已经不向往,不羡慕这样的经历了。”这样的转变并不是突发性,而是有迹可寻。


我从19岁开始离家,在外10年了,无论是心或是住所一直漂泊不定。许多人时常对我说,“我很羡慕你”,“你的生活很自由”...我只能微笑不语。是的,那是我选择的生活,当时我想要的方式;但现在渐渐在改变,选择了另外一种你们觉得平凡的方式。


我依然是你的美子,只是不是你羡慕的美子。我和你一样,过着朝九晚五、偶尔小旅行、买新手机、过着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生活。这样很好啊。换作以前的自己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太无趣,于是这些年来我一直游走,一直在寻找填补内心的东西。不敢说自己的心现在是否已经实在,但比以前踏实了。


那天在食堂与老总等人喝酒时,老总笑盈盈的问我:“美子,你的心是不是很漂?为什么呢?”我吓了一跳,笑着问他:“那么明显吗?”他笑笑的点了点头。


“你是一位有慧根的女子,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研究一下。你应该是那种爱恨分明,爱得轰轰烈烈的人吧?我是无胆闯情关了。”

晚上在车上,坐在老总后面的我,只能尴尬的以笑声回应。


我回拒了《吃风》的专栏,担心拖稿,而且自己也着实没信心能创作出理想的作品。美贞在电邮里吃惊的说,你专栏不要了,书不出版了,旅行也没兴趣了,好大的一个转变!上周尝试创作,但每晚回到家连电脑都不想打开。煲汤、洗衣、打扫、偶尔阅读...就悃得不行。连PPS、风行什么都没看。这样的转变的确很大。然而我想,我们都应该go by the f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