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meimeizizi


这里很少更新了,但还是会尽力吧。好多的事情、情绪与想法都懒得再去书写下来,让它随风而去,藏在心里就好。有的话也是随手insta一拍一写,想继续关注的可以到Instagram: meimeizizi


7月清迈





Chiangmai, Thailand
2014.07.28


1。
结束曼谷的公干后,我迫不及待地拖着行李箱往曼谷机场奔去。因为是早晨的班机,一小时后,中午12时已来到Tha Phae城门。我对Tha Phae城门特别有感情,选择的旅馆,用餐的餐厅都在附近。对于熟悉的街道,即使是旅途上,还是让人安心。双条车还未抵达城门,我已熟练地按了车铃,同车的一群中国女孩用一副对我很好奇又疑惑地表情看着我下车,好几次来清迈或拜县,已对这般情形见惯不惯。如果没必要,我通常不开口说话,不想说了中文后又得解释自己的国籍以及回答来了这里多少次,待了多久。

旅馆的泰籍大姐说我好久没来,头发剪短了。日本籍老板娘依然重复我每次到来的话:“她记得你,我不记得你,老了。” 会找到Taicoon House应该是2011年1月来到Tha Phae城门,舟车劳累让我只想尽快找到一家旅馆倒在床上,路经画满壁画的小巷挂满各种小牌子,其中一个写着Taicoon House与几句日文,距离300米,我对日本品质存有很大好感,于是就选定了它。旅馆果然没让人失望,三层楼的房子,环境非常干净,从此以后来清迈都留宿来这,除非客满。

梳洗完毕上街找东西吃,我是个无趣与偏执的人,来清迈一定要吃khao soi咖喱面,而且还要相同的餐馆。khao soi是清迈菜,咖喱不辣,清淡带点酸味,鸡蛋面炸成酥条,配搭酸菜、红葱头、青柠一起吃。不知道是换了厨师还是素质跌了,咖喱面没之前的好吃。桌上玻璃底下有片白色的蕾丝餐桌,上次拍了张相,大哲还留言说我好恐怖,随身携带桌布的女人。我至今都没告诉他真相。吃完后,身体放松,开始打起瞌睡,想想还是起身继续散步,步行了大约1小时,相中几家按摩院,回到旅馆附近租了辆脚踏车,想去按摩。结果怎么都找不着之前看中的按摩院,前后来回走了各方向不下5次,只好放弃。

Lila按摩院正做2小时泰式全身按摩促销,我却选了1小时全身1小时美容按摩。按摩师Daen大姐领我入屋,边用半盐不淡的中文问我要大力点还是轻点。我应该是太累了,Dean的手艺也真的不错,到了美容按摩,冰冷的按摩膏搽在脸上,揉揉捏捏,竟然睡着了。离开前给了Dean小费,也说下次会再光顾她。据我所知大部分的按摩师每小时抽取的佣金介于50至100泰铢,而且为人按摩是件很累的事, 手指也会酸痛, 更加值得给额外的奖赏。我早期来泰国几乎不做按摩,随着年纪的增长与工作的疲惫,现在都不太想过太拮据的旅行。按摩还真的会上瘾。

在Tha Phae城门的邮局附近遇见Ken, 两年前他也在同样的地方摆档, 我就在那认识他和Rak。去年来时没碰上他, 倒是每次来清迈前都会通知Rak,这次Rak回家乡了,他还私讯向我道歉,说这次无法陪我很抱歉,反倒让我不好意思。泰国男生总是集温柔与花心一身。Ken生气地说, "那是因为你没有加我面书, Rak又知道你来?!" 语毕转头对身边的洋人女生兴奋地说,:“你看, 我的朋友, 两年没见了!” 我尴尬地告辞, 太热情情绪高昂的人我还真无法招架。

今年的7月,清迈的天气比以往还舒爽,隔天一早我就要到拜县了。来清迈不就是为了拜县吗?


我会不会变得越来越孤僻啊?


时间过得很匆忙,来不及歇会喘口气,后面的一切已排山倒海地追着你来,结果只能一直往前跑。现在的我,到底拥有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年纪越大,对无力感的感受越深。最近逐渐感觉到身体的力不从心以及心力交瘁的状态。很多时候起床的瞬间有逃跑的冲动,但又能逃到哪去。

神婆E结婚了。因为新娘的缘故,10年后我在喜筵上和E当年的友人们相认,例如在学院宿舍与E同房的LH,E转校到别家艺术学院的同学Jess。10人座的桌子只有5人。E之前曾向我提过,当她在编写酒席名单时发现她并没有朋友,不过她不觉得这是坏事。E是位传奇女子,经常性神游,不上线不用手机,只有她联系人,他人很难联系上她。E仿佛不活在这世界上,应该说她很少与世界与人接触。对于这事,我还真羡慕。很多时候我挺讨厌与人联系或接触,最好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日子也会清静些。

1月才到尼泊尔一趟,3月却又有需要离开的强烈念头,可是能去哪儿啊?无论到何处,心里总开心不起。我以前可是一位独自闯天涯的姑娘啊!如今哪里都吸引不了我,出个门心里都百般不愿意。我会不会变得越来越孤僻啊?

我好想你,才是心病吧。





共修一艘船

好几天连续失眠,也多亏这些时光才有时间思考些事,沉淀些心情。人最怕就是动了真情,记得离最后一次哭泣有一年之久了吧?哭泣的原因是为了他,两年多来皆为同个人,好在时间久了也练得如何控制情绪的走向。

前天和P稍微吵了下,搭的士回家,越想越难过,忍着泪水吞回去,隔天就生病了。今晚与CJ在面子书网聊后,哭得稀里哗啦。我时常会想,自己的执念太深,所以才接二连三地陷入无可自拔的状况。我没预料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比想象中的短暂,让我一想起这些片断心就无法控制的难受。可我谁都不能说。

我知道自己渐渐地在改变,更贴近眼前的世界,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可它就如此发生,牵引着我。此刻回想起这两年的时光,我更相信是刻意安排,仿佛更早之前的人生历练,都是为了与它相遇而存在。听起来似乎很神学或荒唐,但自个儿的事自己最清楚。

到底为什么在乎,执著于一些人或事呢?想起在下个月即将嫁娶去土耳其的神婆曾经说过:“我们独对他/它有强烈的感觉,非做不可的欲念,很大可能是前几世的遗念,然后在这世奋力地去完成。这世完成不到?那么再下一世,生生轮回。”我相当喜欢这解释,否则怎么会如此投缘,毫无原因地愿意共修一艘船。

从尼泊尔回来的机上,隔壁的大妈和我说了个故事。她在印度朝圣时遇见一名少年,心里有异常的感觉,格外喜欢找他聊天。三天后大妈决定资助少年念书,两年后少年成功考取中文导游执照。我问大妈怎么就帮助她,大妈笑嘻嘻地说:“你相信缘份和轮回吗?我一看见这少年就觉得和他特别有缘,觉得我们上辈子有所牵绊。”



宇宙会听到的

我终于病了,今早实在不行,翘班了,把下午的预约延期。这周联系上几家日本餐馆与咖啡厅做采访,在办公室的时间减少,手上负责的封面故事一再无法如期完成。心老是惦着。撇开这事,采访是件有趣之事。


头最近常疼,睡眠不好,工作量有增无减,更大的原因是担忧太重,焦虑太多。恍恍惚惚地睡了个午觉。醒来后与P谈些事,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他感谢我的谅解。或许这才是现阶段最好的方法,之后感觉到自己松了口气,头疼也减轻些。谁也无法预测未来,但只要确定好方向就是未来。


前几天和憩园桑林民宿的主人王涛大哥在Cafe Melba面谈。王大哥人很好,亲切到来又不失朴实,是位善良的诗人。憩园桑林民宿坐落于Lumut,院子有主人细心照养的桑林,附近有红树林、海龟、福州手工拉面、福州手作光饼,主张回归自然,拥抱海洋。《畅游行》将在5月介绍憩园桑林民宿。Cafe Melba的食物倒是出乎意料地美味。我平时不是个勤力找好地方的吃货,一百年可能都去同一家餐馆用餐,最近因为工作所需多了许多机会。虽然偶尔觉得有点吃力,但既然都出现在面前,就别逃避,总要做出改变。


在制作泰国的稿件时很想到拜县。在这里,无论是不是工作天,心里总是为公事焦虑。我怎也想不起以前自己怎么能轻松过活,为何现在不得其入?周末约了些设计师朋友参观其中一位友人经营的巧克力店,其实也是和工作有关,但还是有所期待。


我们为什么样的生活而生,又为了什么样的生活而活,生活周而复始不断继续而已。我要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宇宙会听到的。媒体的力量真强大,争取到不少酒店、民宿、餐馆、机票礼券却没时间去体验,实为无奈。





Boudhanath 大佛塔














Kathmandu, Nepal
2014.01

一些地方是无论你去过当地多少次还是例行要去朝圣。

在加德满都飞往吉隆坡的机上,隔座的阿姨说起她在尼泊尔转机,专程到印度菩提伽耶朝圣。其间在加德满都下榻的酒店就在Boundhanath区。Boudhanath是一座佛塔,是尼泊尔藏传佛教的中心,四周被一些高级酒店、餐馆、藏传佛教的铺子或出售唐卡等佛教用品的商店以中心为绕。在这个范围里,眼底下所见都是美好的景象,但当你踏出此区外,喧嚣、贫苦、脏乱的大街才是加德满都人生活的真正面貌。

因为西藏、喇嘛与信仰密宗等的吹捧,许多人在缺乏正确教义知见,盲目地崇拜心态之下造就了许多怪像,例如密宗佛像、法器被哄抬到数倍以上的价格。人们一看到喇嘛就虔诚地侍奉、供养,导致许多西藏、尼泊尔因为贫苦或养不活的小孩都会送到喇嘛庙去,只求温饱。不过间中也帮助了当地居民,何尝不是件好事?在当地,喇嘛其实是一份职业,也有“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

其中包括以西藏为朝圣目标的背包客更是比比皆是,仿佛到西藏就能净化身心,从此过上不一样的人生。当中以中国背包客为首,据说太多的文青一窝蜂地跑到丽江、大理、西藏等地,美其名寻找生命的出口,更多的夜夜笙歌。也因为许多女孩对喇嘛对爱情充满憧憬,在网上也曾有些年轻的喇嘛承认他们利用了这些少女心,声称这些女孩格外容易上钩。在年轻的旅途路上,艳遇早已司空见惯。




尼泊尔,提起你心就重


























Kathmandu, Nepal
Jan, 2014

尼泊尔还是很迷人。因为机票不便宜,大约RM1000,一年只能去一次,所以也狠狠地进了不少货。我对当地几乎所有充满民族色彩和人文气息的物品都无法招架。或许一年只有一次,所以更希望能把尼泊尔“搬进”房间,让思念有所寄托吧。


参观了许多佛塔和寺庙,怎么会有如此浓厚的宗教气息的国家?尼泊尔拥有悠久的历史。早在公元前6世纪,她就已建国。在公元前3世纪到8世纪,佛祖释迦牟尼佛诞生于尼泊尔的蓝比尼。相传克拉底王朝第7个继承人就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当时蓝比尼为印度的领土,附近的居民都是印度教,所以印度人时常说佛祖诞生在印度,尼泊尔却不以为然。


公元3世纪左右,由北印度逃难而来的理查维人推翻了克拉底人的王朝,统治了加德满都谷底,给尼泊尔带来了艺术、文明的黄金时代,同时也带来了印度教和种姓制度,导致了佛教的衰弱。之后印度教成为了尼泊尔绝大部分人民信奉的宗教,甚至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以印度教为国教的国家。


其实在尼泊尔很容易会对印度教和佛教的寺庙感到混乱。你可以在印度教的寺庙里发现佛教的佛像,印度教教徒也到蓝比尼朝圣,因为印度神话中,佛祖释迦牟尼也是他们的保护神毗湿奴的第9个化身,因此佛教徒、印度教徒会同时出现在同样寺庙,拜着同样的佛,只是在心里呼叫着不同的名字。


因为去了许多寺庙,听了不少故事和历史,越加觉得尼泊尔的宗教背景非常有趣。这满天神佛的国度,人民的生活素质和环境并不理想。虽然贫苦,他们也不贪,人也较朴实简单。大部分的尼泊尔人很害羞,也很友善。他们薪金非常低,一位在游客区担任侍应生的小弟月薪7千rupee (RM370)已算丰厚,许多更廉价的工人薪金月入3-4千rupee(RM200+)。


当地人对马来西亚的印象极好,每次听见我来自马来西亚都会说他们的谁谁在马来西亚。在Chikusa咖啡厅的侍应生打开当地报纸给我看,马来西亚Samsung电子厂聘请尼泊尔工人工作,只限70名,月薪RM900。我问他有想过来马来西亚吗,原本微笑的他突然很落寞、悲伤地说:“我还有一个弟弟要照顾,等他再大一点我才可以离开。我想去马来西亚,我在这咖啡厅工作5年了,可是我没有电子厂的经验,所以必须等待。”然而,在申请来马来西亚工作前,每位尼泊尔人必须缴交RM5千手续费。


我知道每个国家、每个人的生活不能比较,但因为尼泊尔人很善良、可爱,人多少都有种“好人有好报”的心态,所以你希望他们过得好,至少能达到一般的生活水平。在当地购物与他们杀价时其实心里很矛盾,很多时候得逼着自己狠下心,但在最后的关头我还是会让步,明知可以更便宜。偶尔遇见一些服务好、性格好的当地人或德士司机,还是会忍不住给他们一些小费。当你看见他们的生活时,会让你的心揪成一团,于心不忍。


不说自己有多善良或不想以高人姿态来看待他们。我们有自己的生活和问题要面对,说为他们担忧或帮助也只是当下感到沉重,回国后的日子照过,尼泊尔人依然得面对他们的命运。那些我们在本地看见的外劳其实比他们在国内还幸福。但是,幸福到底是什么呢?


尼泊尔很美丽,美在她的人文与宗教。她有股奇妙的力量,一种说不出来,抽象的感觉,但只有长住才能慢慢地更深入感受到她。我访问旅居在尼泊尔2年的Asami,为什么你选择尼泊尔?她用半盐不淡的英语说,她喜欢喜马拉雅山,喜欢河川,因为那是最开始的源头。她在深山里感受到力量,内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