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小宇宙


Pai, Thailand
2012.02.19

当从火车走出来,在火车站里休息时,突然觉得好空洞。

仿佛有样东西从体内离开了。

之后的思绪其实一直都在漂浮,无法集中。

哪怕吃的是渴望的食物,舒适的天气,熟悉的画面。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你依旧可以隐约感觉得到,少了些什么,而不再完整。




火车是条带着翅膀的彩虹




Bangkok, Thailand
2012.02.28

在火车上,东京少爷说他喜欢新加坡,因为干净、有系统和整齐。我微笑的说:“有点像东京吧?方便、有效率。”不自觉地想起一位为了香港爱人而在深圳工作的日籍友人曾嫌弃的说:“我曾在新加坡念英语三个月。新加坡就像一个小东京,我已经受够东京,受够日本了!”

一位在南美洲出生后来在纽约、伦敦、瑞士生活过的一位印度混拉丁系大叔说:“我已经受够纽约了!谁要绿卡?我才不稀罕!我只想要住在泰国的一个海岛上。有自己的菜园,每天都可以感受阳光,感觉得到自己活着。你们不知道在北欧,一年就只能见一个月的太阳,这对我们是多么珍贵!”

然后想起那时在栗粟村子里打歌时,发现一位身型高大,身穿全套栗粟传统衣服,特出的纽约客。他说他在村子,在拜住了12年。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你会大老远的跑来世界另外一端,选择这里定居。他有点冷傲的说:

“没有原因,我就是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我喜欢亚洲。我觉得我属于这里。你看,他们多漂亮啊!我要一辈子都呆在这里。”





Khaosan一百泰铢的单人间


从曼谷华兰蓬Hualampong火车站出来,左转走大约几步就会看见一个巴士站(忘了有没有巴士牌)。
在那搭红色的53号,泰铢7元,就可到Khaosan Road。
这是到Khaosan的巴士站牌。一下巴士就往右走大约5分钟(无需过对面)。




看见这个KC Guesthouse就往左边的小巷走进去。




未转进小巷时,街对面有家蓝色的油站。




一直走。




看见Apple Guesthouse。这家单人间180泰铢,太贵了。
其他小巷还有150泰铢的单人间。



这就是100泰铢单人间的Thai Green Guesthouse。



大门口。




 日籍的主人很喜欢猫,所以到处都是猫,也有许多日人。




 

因为是杂乱的曼谷小巷里,难免有点霉味。




 双人房也很便宜。








公用的厕所。曼谷不需要热水器。




我每次都在想,对面guesthouse的人如果仔细看过来的话,应可以清楚地看见我在洗澡吧?




有些guesthouse是没有插头,只能到柜台要求员工帮你为相机或手机充电。
这家有一个插头,但是如果用了风扇你就无法用在其他的电器上。



为了省钱都是自己手洗衣服。 但是洗衣钱也不贵,一公斤从25-30泰铢不等。




走廊外的阳台。衣服洗好后都晒在这里。




有时候天气真的太热时,我会在这里休息。




偶尔会看见巷子里的人的生活百态。



Bangkok, Thailand
2012.02.25

这是一家很奇特的guesthouse。有84岁高龄还在背包的荷兰老爷爷和怕猫的美国老奶奶。我和老爷爷谈天后的第二天他就搭巴士到柬埔寨,老奶奶呆了三天之后就飞回美国了。总是赤裸上身,短裤边还能见到内裤,走路脚抖的日本怪大叔、每天早上必带着渔网到河边捕鱼的日本怪叔叔、一位瘦小皮肤黝黑整天活在自己世界里,和她说话都不应的柜台小姐、一家三口落难的嬉皮士...





曼谷很繁忙,很杂乱,Khaosan更不用说。
这里虽然不是Khaosan Road,可是很靠近Khaosan。

我通常是住在隔壁的Soi Rambutri街,或 Phro Athit Road,这两条街都在Khaosan对面,步行可到。不喜住在Khaosan Road的guesthouse除了价钱稍微贵了点,而且环境比较嘈杂。

其实Khaosan不止是背包客聚集的“天堂”,也是个很黑暗的地方,龙蛇混杂。
泰国有许多地方都因为汹涌而来的背包客形成了另外一种不完全泰国但有着独自的风貌。
Khaosan、Phuket等都是例子。

Khaosan的警察、黑帮的纠纷也不少。甚至有洋人被殴打至死,不了了之。
但只要小心,也不必担心。




Stop Lynas, Save MALAYSIA!



Bangkok, Thailand
2012.02.25


让人不知所措的曼谷











Bangkok, Thailand
2012.02.24

曼谷。在清迈的最后一天早晨,发现自己的ATM卡不能提款...有钱也不能用。钱包就剩下2000泰铢。只能买到周一回到北海的火车票。现在身上只剩下200泰铢不到。天佑美子顺利回到大马。心里难免有点担忧,但也没办法了。

在靠近拷山街路边的一位意大利大叔带我到100泰铢的单人房guesthouse。那是一个阴沉、到处有猫咪、个个住客怪异、充满霉味却有着王家卫电影感觉的地方。

如果有人现在在曼谷,又愿意救济/见我的话,请联络我泰国号码:
+66 08 5106 8641 (手机是完全没金额了)
这次应该是我在泰国最后一次上网,连上网费都是奢侈。我在拷山等你。

曼谷热得惊人,汗水直流。她的脾性依旧不改。然而,这次我比前几次还自在和淡定。床垫应该有床蚤之类的吧,我又被咬了。全身都是抓痕,加上之前的,仿佛患上什么皮肤病什么的。这回真的是嫁不出去了(笑)。

这么热和污染指数极高的地方,真让人不知所措呢。出奇的是,我也没太慌和烦躁。白天躲在空气闷热的小房里休息,或在脏乱的小阳台阅读;晚上出来散步拍照。

曼谷又脏又乱,人们都不友善,但是她很精彩。




有故事的人

在泰北,时常可以见到这些卖串烧,烧烤的流动摊子。
我每次晚上或半夜肚子饿时就会寻找他们的踪影。


通常他们还会附送一些小菜。
这菜一定得沾酱汁才好吃!这是泰式吃法。


小黄楚楚可怜。


 Kent看起来像坏人,但其实如果你细心去观察他,他并没想像中那么不堪。




我们几乎每晚都这么过...


收档后,Kent和 Rak请我去吃好吃得好幸福的鸡饭!

Chiang Mai, Thailand
2012.02.23

每个看似越坚强越不在乎的人,背后都有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无论什么肤色或国籍,我想,有些东西,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我们时常顽固的坚守自己的身份,忘了如何排开一些观念。



清迈没什么不好,可是就是没拜好。

Chiang Mai, Thailand
2012.02

回到清迈了,疲惫。和拜比起来,这里热了些。今早抢不到前座,三个小时的山路坐得我头昏转向。还是在半路的休息站把早餐都呕了出来。

这次下榻了第一次来清迈住的guesthouse,虽然远了点,但便宜。传了个短讯给Rak,不到一会儿,他马上拨了电话来问候。我们说好傍晚在Kent的档口见面。Rak还是很温柔,巨蟹男就是那么温文体贴。


Kent依旧热情如火,立马给了我一个熊抱。Rak安静的在一旁画图,见到我时给了我个恬静的微笑。后来Rak骑着摩托车载我到街边的面摊吃晚餐。饿了一整天的我,走路已经东歪西倒,全身无力。Rak用他不灵光的英文说着他最近的生活和工作。我笑笑的听他说,疲倦得无力给任何回应。

和Kent道别后,Rak坚持要送我回去。知道他9点约了人,对他说:“不用不用,我先去便利店买东西。”他陪了我到便利店,见他又望了手表一眼,认真地要求他去做自己的事。Rak一直抱歉,之后还拨电来再三道歉和解释。我没好气地一直安慰他。普遍上泰男虽然很温柔,但有时候还真略嫌婆妈了点。

在便利店买了巧克力和零嘴。售货员见我拿出浅黄色的环保袋,温柔的对我笑了笑。便利店前有个卖煎饼的档口。和隔壁的一对洋人对望微笑之后,也点了个香蕉煎饼。

清迈很安静。突然之间有点不太习惯。通常这个时候,我都在拜的夜市里骑着自行车,吃着串烧,喝着竹筒凉茶。丧失了呼朋唤友的背景,似乎有点与世隔绝的错觉。

走在寂静的小巷,前头有群男女。听见其中一位说:“这女孩带着音乐。”心想他应该是指我脚上的脚链所发生的铃声。就快走到guesthouse时,一位身穿自行车骑士衣的大叔,骑着自行车绕到我面前。我记得他,之前在街角与他碰面时我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叔递来一张他的guesthouse的名片。这家guesthouse坐落在大街旁。两年前我第一次来清迈时曾问过这家guesthouse,也参观了它的房间。房间很舒服,只是价钱有点偏高。 大叔问我现在住的guesthouse的租金,说明天去他们的guesthouse他可以便宜20泰铢给我。无奈的对大叔说:“可是我已经给了两晚的租金了。下次吧。”

清迈没什么不好,可是就是没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