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毒



Blenheim, NZ
2007.12

尝了首个纽西兰的夏天之后,宛如沾上毒瘾。



2007冬尾,初春


Wellington, NZ
2007.09

这几天都在编辑书的文字,我决定用迁移的地方来把文章划分。

因为一直都在写部落格,一直都有在纪录生活,收集起来也不是难事,只是费时了点。威灵顿的读后感是当时的心情真是好,很多流水账人物事件心情什么的都写得那么详细。之后的故事就是葡萄镇了。

有葡萄镇就有古先生的记忆。那是一个我由爱生恨,让我纠结万分的地方。正式离开葡萄镇那天,我在巴士上哭得稀里哗啦,为了到基督城迎接我的新生活。那也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古先生。

整篇故事最难挨,最难写的,也是这篇。
我想,古先生将是我这辈子最爱最难忘的男人了。



*图为2007冬尾,初春刚到纽西兰的我,一脸粉嫩,那时候也没有想过竟然会走得那么远。

让你们也一起陪我走进那段美好时光里


Christchurch, NZ
2008-01

因为面试要找作品,我把这些年来的图片档全翻看了一遍。之前一直把出书之事一拖再拖,其实有不少原因。

自己总觉得,应该不会有人对我这两年半来的生活纪事感兴趣吧。又不是名人什么的,都是些流水账,内心感受以及路上遇见的人事物,平凡得很。

我不是文科出身,更不是中文系,对于书写的功力充其量只能自得其乐。拿的不是专业相机,旧款DC,而且还是个脾气很坏的相机,不是熟人它绝不给面子。摄影技巧也不会,光圈什么的,这边听那边出。其中最有信心的就是事后修图。

尽管你们常说喜欢我的文字/相片,但我还是一直缺乏安全感,觉得自己技不如人。要给读者看之前,一定要先过自己这关,而我总觉得还是不够好,还不能见人。出一本书不只是为了圆一个梦,满足虚荣心或被封上“作家”,只能说是个比较会写字的人,也是一种“责任”,对作品和喜欢它的人都是。写部落和出书是两码事,读者付钱买你的故事就是你的责任。

写出来的故事一定要先感动自己,才会/能感动到他人。

最后一个,虽然当初是我觉得够了,决定离开纽国,但回国快九个月了,心里一直悬着...可能是还无法完全接受......她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过去式了。于是每次一想到要把那些日子重新回忆、编辑出来,心里头都会一阵纠结难受。

就像分手了,即使生活心情看起来无恙,你也认为自己很好,但如果要你把之前所有的回忆重新想一遍,你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没有放下。这样解释应该明白吧。

然后,现在我重读/看了所有文字和图片,我想,如果不把这些故事/人物发表出来,让你们也一起陪我走进那段美好时光里,重温,就太对不起它们了。那是个有趣好玩,有血有泪的故事啊。

送你冰皮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22

放着工作不去找,做这些没有收入的玩意就精神(摊手)

(我妈开始唠叨了...)




我牵肠肚挂的Pai


一看见那熟悉的街道,竟然掩嘴哭了出来....

我以为已经能把她当作一个偶然停留的地方来看待,原来并没有。

看见她,好像灵魂回到家的安心...

你知道身心每天过得快乐开心安心自由没有烦恼的日子吗...?

I thought I can forget her and treat her as a place which I visited for short term but it is not.

I was crying when I saw the night market, the street, the river, the hut...

"Pai in Love" original soundtrack


"ปายอินเลิฟ"( Pai in Love), singer :  คิว วงฟลัวร์ (FLURE)
Original soundtrack of movie "Pai in love"


我好喜欢这首歌...日文学到乱七八糟的人又想学泰文 T_T

在Pai的时候常常听见它.....现在再听见时,每次都很哭。

我好希望能说泰文,虽然我也很喜欢日本和日文,但觉得学习泰文或说泰文是件很快乐的事。


总觉得泰文是个会让人开心的语言。

生命是疗伤的过程

 Aomori, Japan
2010.07.12

昨晚在异国念书的友人说他哭肿了双眼,一位亲近的阿姨过世了,他希望能梦见她。
想起了吉本芭娜娜。

我以前不太会欣赏她的作品,总觉得很沉重,都无法好好读完...后来渐渐的,似乎从里头看见了希望、安抚和疗伤。言语无味,营造出一种淡淡的哀伤,自己也能慢慢沉静下来。

“不同的地方在于,尽管现实冷酷,仍有温暖的人心可以抚慰。尽管结局无非是死亡,总还是有温暖在。”

那年婆婆过世时,我在吉隆坡念书。也不是很突然的事,她的病情一直在恶化。
我收到短讯的时候出奇冷静,还能放碟看片子。慢条斯理的收拾了一些东西,隔天才回乡下。

情绪丝毫没被影响,自己都觉得冷血了。不是表面上看起来无恙,而是内心真的无恙。

出殡那天,瞻望婆婆的遗容时,所有回忆涌上来,才真正感觉到悲伤,最后哭得最凄凉是我。

愿大家平安... 



*图为青森的弘前市,有名的赏樱弘前公园,奈良美智的家乡。吉本与奈良的组合总让读者看了觉得安慰。

喜欢东京吗?喜欢呢,才开始初恋而已。

图片来自网络(修了点图)

下次,我们一起去吧。

别哭别哭...你会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真的。

心狠手辣

Tokyo, Japan
2010.07.19

有些事不行就是不行,不能就是不能。他说,要心狠手辣,不能回头,不能缅怀。

唐僧:“悟空,过了这里你就不能反悔了。来,戴上金箍环吧。”


句号

Christchurch, NZ
2010.01.12

总觉得在安定下来之前,有些事情必须去做,有些地方必须要去,之后就能安心满足的生活在他乡。那些什么长期出走的欲望也就可以划上句号。

生计什么的,有些概念和想法,所以这几年在新加坡工作之余还得做些为将来铺路的准备。计划很多,行动很慢,所幸一直都在做着、摸索。

一直不定时的在思考与书写,如何把在纽国两年半的迁徒生活做个总结。我需要一些文字来认证自己走过的岁月,否则心神不宁。从最初的期待和不适,中途的忧郁和无力到最后的自在和了然。

把记忆一一掏出来,时而沉重时而感慨,更多时候完全无法具体的想出实际句子。每次翻开相簿总是心惊胆战,有些记忆你不想再拥有,但它如幽魂的缠绕你的思维。

想了很久,当初虽拿着打工度假签证,可一开始去那的心态却不是如此,那么就依照自己比较舒服、乐意的方式去记述那些日子吧。游记、旅游什么的以及国家本身,已经有太多人为她书写了。 



泰国姑娘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9

很喜欢濱田英明的相片,无意间发现他的面书。然后大师发现我在page里发了他的相簿,竟然留言道谢了!我的天,我都快紧张死了,好恨不会日文。

和大师做了朋友后,间接认识了一位也是粉丝的泰国姑娘。中泰混血的年轻女孩。我很喜欢她那头天生的卷发,以及一双长型的凤眼,最讨人欢喜的是,她一身的打扮。应该说是我有兴趣但不太适合自己的装扮吧。田园式的帽子、棉布的上衣、中长度的单色裙子。

我们算是互相欣赏吧,开始在面书一来一往特长的短讯。很多相似的眼光、品味、喜好的地方等等,有种当年在纽国认识Yoshimi、在拜县认识Ai的温馨。我交心的同性朋友不多,除了身边认识好久的姐妹,基本上这些同性好友都在国外。忽然想起,这些姑娘们的性格喜好什么的,似乎都和平时普通女孩不太一样,有点倔强、独立、孤僻、自在、我行我素...

这个时候就很恨自己不会泰文了(唉)。
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相当喜欢泰国人,总觉得看见他们很亲切。
看见那些穿着一身民族传统衣服,带着一堆铃铃铛铛的人们,心跳总会加快,觉得他们好神秘呀。

再见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9

空间感是个很奇怪的东西,身躯仍置于原地,心却已走远。

昨晚往书橱里抽了些书出来,睡前阅读。

《写给你的日记》第一页的左上角,整齐的写着: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年轻时,觉得书本的用词感情很深,虽然无法完全理解但坚持读完,依然记得读后竟有种莫名的伤感。十一年后,我再仔细的把它读了一次,许多事情一瞬间都明白了。

04年开始在新国家生活,同年为《少年》写专栏, 武吉士的大众书局结业大减价,捡了好多便宜的好书。用了两元新币买了《不丹,深呼吸》。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不丹,这个住满藏族,全世界快乐指数最高的国家。

忘了是从何时开始想去那些民族色彩鲜明的国家,只是觉得,似乎会有些新鲜有趣意外的事情在等着吧。然后每天都可以买新衣服新首饰,可以穿美丽的衣裳,打扮得像孔雀。拍好多好多的相片,认识很多很多的人。




舞 舞 舞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9

“但并非我所追求的东两。而我所追求的又无法得到,除非逃离目前这种生活”。

“不是我选择的,只是作为一种既定的现实接受便是。对于我来说,这样也好,那样也罢,都无所谓”。

“你要跳舞!不停地跳舞!不要考虑为什么跳,不要考虑意义不意义,意义那玩艺儿本来就没有的。要是考虑这个脚步势必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我就再也爱莫能助了。……不能停住脚步,不管你觉得如何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废,务必咬紧牙关踩着舞点跳下去。只有跳下去,而且要跳得出类拔萃,跳得大家心悦诚服。总之一定要跳要舞,只要音乐没停。”


要在现实世界好好地活下去,只能按照规则和舞步跳下去。没有意义,也没有所谓的喜欢不喜欢。只管跳舞!

不要思考意义,一旦思考意义舞步就会乱套就会停止。生活就难以继续。

因为看开了生活根本不存在选择性,人的生活都已经被选择。干脆放弃——任由你摆布我好了。



-《舞!舞!舞!》

理 想

Abel Tasman, NZ
2008.12

听说Z将去伦敦了。用了一夜的时间把你在英国的日子看完。
“我是故意表现出令人羡慕的姿态。”

刚去纽国的S,你还要多少个三年啊,日本之行才让人嫉妒吧,她说。

Y:我们不会在意大利呆太久,他想去纽约。

xxx

“工作后似乎很忙?”

“唉,是的,很忙。”

“连你都被改造了?”

“这国家很强大,榨干我的灵魂了,好在梦想不灭。”

“还要多久?”

“三年半。”

“那我肯定我比你早走!”

“我诅咒你一辈子留在这里!”

“之后呢?”

“想回乡下开间民宿。”

xxx

最近老想起你们。



森 女 (转自百度)





载自网上

森女是指及时行乐、崇尚简单,打扮像是从森林中走出来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喜欢民族风服饰,不盲目追求名牌,生活态度也很悠闲,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随身带着相机,把美好的时刻给纪录下来。



森女-起源

日本2010年最新崛起的族群——“森林系女孩”,简称“森女”。“森女”这个词起源于日本服饰团购最大的交流网站。一位20多岁的网友,因为被朋友说很像是在森林里长大的女孩,于是她就以“森林系女孩”这个名字开设了一个社群,没想到获得许多网友的认同和支持。而现在,以“森女”为主题的各种商品、杂志、书籍和音乐等都相继问世。
东京现在最流行的就是“森女”,就是20岁左右,活在享受当下幸福,不崇尚名牌,穿着有如走出森林的自然风格。以不做作,天真,自然的生活风格被大家认可。

特点

“森女”穿着打扮、生活形态等,更贴近森林里那种轻松惬意的感觉。这些女孩气质温柔,喜欢穿质地舒适的服装并且崇尚自然,不随意追流行疯时尚,在装扮上偏爱多层次民族风、宽松棉质园裙再搭配上编织材质小物,颜色也以大地色和暖色系居多。

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找一个咖啡厅,一杯饮料,一册绘本,就可以舒舒服服过一个下午。


条件

1、喜欢民族风的服饰;
2、不盲目的最求名牌;
3、生活态度很悠闲;
4、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随身带着相机;
5、不管日子多忙碌,一定要抽空到咖啡厅阅读沉淀心灵;
6、生平最大的梦想就是到童话王国北欧去朝圣。


“森女”洋洋洒洒有很多项条件,只要拥有3项就算森女。比如随身携带相机、喜欢自然民族风的衣饰、在有气氛的咖啡座欣赏绘本、喜欢手作小物等等!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时候有点失落”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6

你怎没想过要在家当插图家啊。我说,这似乎是我懂事以来的理想职业呢,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在那之前,还有点事想做。我曾说过,三十岁之后有另外一些计划和打算。

画画的时候很平静。SF说得没错,是种静心修行。貌似真理。
以前大家都说,喜欢你的图儿。现在大家偶尔说,喜欢你的相片,喜欢你的文字,喜欢你到处游走。
再也没人说喜欢你的图。
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呢。

因为知道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才会无所顾忌的宣泄对对方的爱慕与思念吧。哪怕天长地久有时尽,悲伤的时候我只想喊你的名字。

现在才了解到,同样频道并不是关于兴趣、爱好什么。人生观、价值观和一些态度才是陪你走过人生的家伙。

于是我们开始温故知新。当你说,对你呢,我忽然有点心悸。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时候有点失落。”
 

但是我没有

Tokyo, Japan
2010.07.21

到日本时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没有。

你说在你人生的重大事件里,每一次都是任性冲动而为。因为无论结局如何,失去多少,你都不会改变主意,那么就什么都别想了。反倒我似乎成为了那位在人生大事里,挣扎纠结太多的人。少年应该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吧。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老套却真实。

有些事,深明现在如果不去做,必会怨恨和后悔,就是你心底的真心与救赎。而这些事,也须在你经过之后才会庆幸与领悟。



名古屋炸鸡翼

Tokyo, Japan
2010.07.20

出国的时候,我是那位对吃最不讲究的人,泡面、面包什么的,能填饱肚子就好;姐妹们则是那种旅行必定要吃到道地美食的人。会这样想是因为每次资金有限,宁愿住得好一点的住宿(虽然连廉价酒店也住不起),多余的资金就能呆多几天,买多点东西。这也是我不太喜欢与人结伴同游的其中一个原因。

因此对于当地美食店都没研究也没概念。倒是在东京的时候,与少年们一起去了这家新宿,歌舞伎町一番街的居酒屋:世界のやまちゃん居酒屋:名古屋炸鸡翼。鸡翼真的很好吃!

看完牛郎喂饱眼睛,再填饱肚子,哈。

城市运作方式

Tokyo, Japan
2010.07.20

我以为你至少会是最后一位捍卫城堡的孩子,结果却被榨干灵魂。城市有她的运作方式,人类有自己的适应守则。

你说我的文字变世故了,我慌了整晚。知道没有好坏对错,却总觉得做错事的无力和失落。

以前喜欢你的人可能不会更加喜欢你,但当初不喜欢你的人可能会喜欢你。

与你说话的时候,边上着色呢。我今天画了一张鲸鱼,一只鲸鱼爸爸,一只小鲸鱼,还有一位扎辫子的小女孩。

我说啊,和三年前相比,现在对许多事情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致。你唉了一声说,我也是,可能是想法“成熟”了。以前我们对一切都有用不完的精力,习惯喧闹,什么事都要狠狠地,包括想念一个人,爱一个人。

P从美国回国度假。顺道问起她,美国是什么样子,她告诉我她喜欢纽约有好多很有个性的人,喜欢加州的人好有活力。我问她,加州阳光真的很漂亮吗,她说是的,还有好多嬉皮士,像你这样的嬉皮士。我给了她一个发呆的表情。

最近胖了,努力戒掉晚上九点吃晚餐的习惯。


内心安稳一切都好

Tokyo, Japan
2010.07.09

去了一些网友的部落,大家的梦想似乎都渐渐上了轨道。
很自然的想起自己,以前随口都能说出个梦想或目标,现在却词穷了。
不是不努力不积极。
理想依旧清晰鲜明。只是过滤了那些看起来重视实际上却还好的事物,剩下晶莹剔透。

已经过了会为梦想而亢奋的青春。
她说,因为知道怎么得到了,因此变得不再患得患失,不再心有幻想。
不会幻想又怎兴奋。
听起来也像真相。

有些事藏在心里就好。谢谢你的关心。
社交圈子人来人往。人生终究是一个人。

在岁月造成了变化之后,许多事情也跟着不同了。
原来我也变成了那个以前觉得不可能成为的人。

这样真的没有什么不好,内心安稳,一切都好。

青春是不老的传说


Aomori, Japan
2010.07.18

有人说我变老了,成熟了。挺好的,变老也是好事。
不过,最近变胖了倒真,唉。




不是不恋家 而是到处都是家



Tekapo, NZ
2009.06

住了将近一年的房子。

这些年来换了许多地方,许多房子,有喜欢的有不太喜欢的。在每次想起的时候,心难免会纠成一团,我对物质的眷恋应该比对人类的感情来得深。

回忆都遗留在房子了。

Tekapo, NZ
2009.06

今晚觉得特别寒冷。似乎又把自己陷入蛹里了。

不开心的时候才想起你,是不是一种自私?


为你画张小卡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4

一直想要画张祝贺卡给结婚的友人,今天终于动笔。还不会电脑软件、拍照之前,我常画画,现在却常忘了自己会画画。Alpha水彩好贵,家里只剩下个比Bucho还烂的水彩,而且还是幼儿园生用的那种。换作年轻的自己,早就嫌弃罢用。

小时候被派学了钢琴、心算,画画,没个精通,尤其是前两项等于是人间地狱。上钢琴课时,每次都被老师打手指,我真的很讨厌她!明明心里觉得拍子没错,结果又被打!那时候非常深刻的了解,自己是音痴。心算也是一团糟,最讨厌就是数学,算来算去,看了题目还没动脑就头疼。

倒是因为漫画所以画个不停,画得久了自己似乎也觉得是喜欢它的。就像与一个人相处太久,怎也想不起到底是因为习惯才喜欢,还是本来就喜欢。

记得以前每次画画的时候,都会觉得世界很安静很安静。

晚安

Singapore
2006

最近想画画。要办的事情看起来不多,做起来却也挺费神。我的一周似乎只能从豆花天来定标准了。看图文书去了。


一起走过青涩岁月的人儿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2

仿佛是个在成功举办一场校际活动后的庆功宴。

没人因事业有成、拥有房子车子或高薪职位而想当老大。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甚至还有投票有奖游戏。策划人依旧是当年活动的主席与助手,我们依旧是AJK。

大家似乎都过得很好,一切都好。

同学会 真开心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2

我们毕业十年了!即使人是已非,同学会始终是开心的。


开斋节快乐

Seddon, NZ
2007.10

早晨有些不愉快的事。我很努力的把自己催眠,醒来的时侯已是下午两点半。小甜的来电把梦截断,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我好久都没用手机,这是回国后的新号码,随便在吉隆坡机场挑的。想以后安定下来之后再换个喜欢的数字。

昨晚重温了“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告诉自己要相信希望。老布的“体制化”想起了早前内地电子工厂事件,蓝领工人一一爬上工厂天台跳楼自杀。曾有记者潜入里头当“卧底”,从一周报告一次到最后没有音讯,他也被体制化了。上司把记者“救”出来时,发现记者说话呆滞、精神恍惚。人的精神与思考能力到底能走得多远?自我能控制多少?

晚上中学十周年聚餐,相熟不多,偶尔慰问,见个面也算是件好事。虽然仔细想的话,也没什意义。可人生重复性没有意义的事太多了。你说不知道要和大家说什么,我想,话题不重要,而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光,总能让我们想起那段青涩的美好日子。我今晚决定穿上那件彩色波西米亚碎花长裙,还在考虑无印帆布鞋还是白色鞋带校鞋。


妈妈爬山去了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09

我妈在家里不同角落贴了一些类似的字条。想起纽西兰的backpackers。

迷恋圆形状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09

偶尔低像素。玩玩就好。

有人说过,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来自内心的渴望。

 

rilakuma软糖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06

终于在回国后的一个多月后把它给吃了,软糖还是有小熊造型的,放进嘴巴的时候真纠结...妹妹把包装纸丢进垃圾桶时,我俩只差没抱头大哭!


把你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

Wellington, NZ
2007.08

答应DK东京游的稿与图终于给他了。他说要搞个网络杂志,月尾正式“上网”。希望稿件还行,我实在不太记得出游的地点,感想体会倒是很多。他一幅愧疚的说给不出稿费实在不好意思,我说啊这种小事客气什么,友情客串都是算友情帐,反正不写字我也在浪费时间,呵。

美贞回复,青森的游记将分成两到三期。她说题目改成与日本人相处、住进日本人的家的体验之类的主题更为适合。拜县的稿费应该不久就到了,我也忘了问她多少。写写字,沉沉思,有益身心发展,赚个外快也是幸运。反正我也还未到需要稿费过活的日子。

说了要去新国找份设计师的工作,至今还在拖。不过找工这事,跟着步骤走准成功,没什需要费心太多。所以就别再问我何时行动了,最近哪天心血来潮就去干着。

一直有个念头,上网卖卖东西吧。近年来这风越吹越大。贪玩主打,赚钱其次。相片修修,制成明信片,画写小图什么的,也自得其乐。啊,在那之前,似乎应该先把书弄好。兴趣之事,强求不来,逼不得。人生还是必须建立在睡眠、网络、慵懒为前提。

周六中学聚会,貌似没什么看头,吃个晚餐也好。

我的头要爆了,前天早晨七点才睡,至今怎么补都补不回。房里乱成垃圾堆。

妹妹竟然去染了个金黄狮子头,恨得我心痒痒。心里不平衡的说,长出黑发你就丑死了!

对了,威也纳的明信片收到了,谢谢啦!老话一句,你的字数能不能再多一点啊?



短 发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07

开始新生活后,我想剪短发了。最后一次没错的话应该是19岁吧,刚好十年。

短发的话,人也精神点。

喝水大声的老妇人

Blenheim, NZ
2008.08

很久都在写字没在看书,片子也少看了。念书的时候拼命想当文艺女青年,什么冷门片子都看,哲学、人生、艺术的书都想读。橱柜里的光碟与书籍,大多数是那时候买的,现在似乎都成为了积极向上的证据。

我虽然从很久以前就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对于生活上的大多数事,都还挺有活力。虽然活力比一般人稍微低一些。后来经过一些事一些人,不知怎的,就慢慢变成现在慵懒的状态了。可是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啊,就像小溪变成小河,小河流成大海般的平静。

洗脸霜终于用完了,换上在日本买的资生堂。宝蓝色的包装,满心欢喜。关于牌子,我仍有着少许虚荣与迷信。同系列的乳液用了一个月,脸的肤质改善许多。妹妹当兵回来,脸上长了许多小凸点。我坏心肠的说她,你惨了!吓她因为卸装不尽力。我每次看她随便洗个脸就心惊胆战。

在厨房装水的时候,想起小甜每次看见我喝水都会碎碎念。说我怎么喝水那么大声,“咕噜咕噜”,喝完还要“啊”的一声,难道你的水比较好喝。和许多事情相同,是个我从没想过,想了也想不出原因的问题。单纯的口渴,喝好多的水,喝完好多的水后,总会反射性的做出一些行为。许多事情包括了与你逛街常走失,自走自的,问我问题沉默不语,还未想好答复你就不快。而我每次都很懊恼,怎么没做什么就无缘无故惹你生气了。

明天豆花天,所以我很期待隔天醒来。最近又变成自然的熬夜了。说了多少次,我觉得我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想当老妇人了。


住在 春天



Wellington, NZ
2007.09

这是我在纽西兰,第一个出远门的日子。



因为,那种在新国家,重新开始的感觉很好





Wellington, NZ
2007.09

今天下大雨了,轰轰作响。你知道雨天的一个人,总让我觉得很平静。现在很想与你来碗热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