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09

Queenstown, NZ
2009.12

上马开车到女皇镇 烧烤起司香肠草菇洋葱生菜香槟啤酒 出门倒数之前看了“博物馆之夜1”在“死神来了4”开始15分钟尖叫连连后转播 原来仙蒂丽拉在当晚经营了女皇镇所有夜店 半夜12点纷纷结束营业 满街满地的极High人 都还没开始跳舞就得回家 呕了一轮 我知道这回喝得真有些过了 第二天看着无限网上影片差点疯了 如果迪卡波也有如此优待我必再留个半年 然后不间断吃着方便面饼干零嘴巧克力汽水 躺在床垫上懒得像条虫 我在两天内吃了两周的卡路里 后来天就黑了 回到迪卡波已过圣诞 今年还是没有遇着圣诞老人呀!

我真的只喝了一瓶

Lake Tekapo, NZ
2009.12

照片是在很high的情绪下自拍完成 沸沸腾腾 烫伤坏人脸皮 地球很危险很危险很危险 然后我纠结成团 如果一直容不进世界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后来我们都死了 那个谁谁谁你会不会永远都住在我心里最深沉最守卫深严的国度里 像我永远相信你爱着你的那么永远让我知道你会在那里陪着我 我好郁闷啊!!!!!!!!!

告别七天

Lake Tekapo, NZ
2009.12

心情烂得一塌糊涂 招了杰夫与R到家里大吐特吐/老娘真他马的生气 贱人C国人/然后明天是R工作的最后一日/我队渐渐失去军力 坏人掌管军队 亮起旗杆/气愤还是要漂亮 咱们不做丑女人 拍照才是重要事/于是吃了鲑鱼便当绿茶雪糕喝了玄米茶/餐厅打烊后欲罢不能 开了啤酒在家继续哈拉/电视机播着麦克杰森回顾金曲/近日来深感青春不再 三张剩两年/后来我决定放了富贵 也不愿多留五日/我要对着基督城告别七天 要快快乐乐 满满足足 感感恩恩 谢谢纽西兰这些年来把我养得真不错。


*新衣开张大吉 恭喜恭喜

他奶奶

Lake Tekapo, NZ
2009.10

走!老娘不干了!他奶奶贱人!!!

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小朋友不可以骂脏话他奶奶的小朋友去死吧!

换个方式玩

Lake Tekapo, NZ
2009.12

公司来了三位新员工,碰巧安排成为我们的室友。三位刚到纽国两个星期的年轻大马人。

尽管夏天当头,晚上,却忽然下了场雪。起初只是小雨,后来演变成雪花。我在房里上着网,听见新人们雀跃的谈话声。隐约猜到他们匆匆忙忙跑回房拿了夹克,往外头冲。于是,稍微打开窗帘,望了下窗外,嗯的一声,又把窗帘放下。

好久没碰见纽国的大马新鲜人。看见他们正适应着纽国的种种,突然之间,对于自己在这生活了一段不短的日子,感觉特别强烈。没有比较,也不会发现自己为了适应环境而改变了不少。这改变与在新国是完全不同。后者基本上与大马很接近,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反之,前者却大大出乎意料。之前我还未到这的时候,也有些幻想有些想法,结果,一切截然不同,差别极大。其中的差异也只有打工度假的人能深刻体会,无法言传,哪怕是留学生也无法明白里头的奥妙。

虽然我一直觉得两年半并不是很长的日子,可是前后无论是心理或生理上,变化惊人。身边的友人都知道当初我才来不到两个月就吵着要回去,结果证明了事事无绝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留就留了那么久,间中为了准证耗尽精力与金钱,差点崩溃放弃。

记得那段最痛苦的日子。夏天里的果园除了热还是热。便当必须前一晚准备好,顶着大太阳,为了顾及不被灼伤,长袖长裤,蹲上蹲下。纽国的季节工什么都要体力。有时候没力气拉铁线,或耗尽体力快要中暑,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一望无际的果园,有时得走上十分钟才会看见另外一个人。如果是计件的工资,做多少赚多少,无论多困难还是得做!即使身上隔着一片布,皮肤还是被阳光灼伤了。

冬天里,每天天未亮就得起身,零下两三度开始工作。一身包得像粽子般,搽上防晒油,带着采茶帽,用围巾把脸包起来,剩下一对眼睛,背着装了便当与水壶的书包,上班去。踏着结霜的草地,痛苦得好想哭却得忍下去,为了留下来,再苦也要挨。

有次,我终于忍不住,在剪葡萄时剪到手指头,血液直喷上来,眼泪掉了下来。自己也很倔强,不敢发出声,忍着泪继续工作,而在后头的管工已经嫌你慢而开始投诉你起来。后来我想知道自己到底能顽强到什么地步,一直走到这里。然后,现在惊醒时,已经准备要离开了。

一路走来,累计经验,发现了一套打工度假者最佳的赚钱旅游行程表。纽国的季节工作非常有规律,种类也不多。什么季节配合什么工作什么地方,只要了解仔细后,基本上就可称上如鱼得水。

之前一直不想回去,或多或少也是为了逃避些事以及工作。然后,可能,觉得现在自己准备好了。玩还是要玩,还是可以不要长大,只是,咱们换个方式玩。

漂亮才是王道2




Lake Tekapo, NZ
2009.12

我很喜欢准备材料的过程

常对着颜色 排列好的材料陶醉好久好久

仿佛一切美好都发生在那个下午

然后 生活在一个幸福安静 国度里



*图为apricot muffin & strawberry muffin

漂亮才是王道

Lake Tekapo, NZ
2009.12



我的烹饪原则是 食物可以不好吃 但是


一 定 要 漂 亮

关于日本民族的仪容与自我要求

Lake Tekapo, NZ
2009.12



因为我的关系,卡卡在纽国认识不少大马人。有一天他忽然问我,是不是马来西亚的女生都不化妆,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们工作的地方,员工以大马人为多,其他偶尔有些台湾人。而在这打工度假,很少女生会特别讲究仪容。加上tekapo这偏僻小村,更多时候都是穿着睡衣或住家衣出门。每次看见其他人穿着睡衣出门他都会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这样的女生在日本男生眼里无法纳为“女生”。

当然,与日本相比,我们的化妆技术与化妆品根本没得比较,加上日本人是个非常注重外貌整洁的民族。以前与古先生交往的时候我已经见识到了日本人对外表的要求,而卡卡对此的“注重”更严厉。即使穿了十五分钟的袜子,只要穿一下都得更换清洗。居家便服绝对只能出现在家里,出外至少一定要换牛仔裤。眉毛与胡子定期修剪,绝对必须时时保持整齐的仪容。卡卡妈虽身为工作人士,除了准备三餐与打扫,全家人的衣服、厕所与浴室天天清洗。在日本,卡卡妈甚至责备卡卡不整齐,然而卡卡是在我们这里最讲究整洁的人。

所以,如果你的对象是日本人的话,我想你肯定会明白我的处境。其实,处于大家"极度休闲式"的聚餐或派对上,身为唯一一位化妆讲究服饰的人,刚开始的确感觉不自在。猜想,大家会不会觉得自己太格格不入。我以前在新马的时候,绝对是个非常随兴的人。根本不会化妆,更没有修饰眉型,与现在不化妆出门,周身不自在,差太多太多了。卡卡说,出门不化妆的女人根本无法称为女人,因为不尊重他人也很丢人。从小,他们就开始灌输这般思想。眉型仪容之类的,无分男女,从初中就开始打理学习。
这民族的自我要求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强。所以,久而久之,因为卡卡的影响与“洗脑”,我也渐渐开始注重仪容。或许有人觉得自然就是美,当然个人观念不同,也无非对错。

而我最欣赏这优秀民族的地方是在工作上。本来就可得过且过就过关,甚至上司也不会特别要求,他们仍然不计工资或可能必须用上自己时间,同时也无法获得多余薪金的情况下,还是势必把工作做到最完美120%。旁人可能觉得他们愚蠢或何必浪费自己的时间,可是他们说,他们工作不是单纯的只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自己。

例如卡卡每周至少清洗家里浴室与厕所一次,其他人有时候根本不珍惜反而把厕所弄得好脏,他也不会因此觉得气恼或埋怨。他说,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实在用不下去,我是为了我自己,而不是那么好心的主动为大家清洗。
我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做到像他们那样,也慢慢的在学习如此的生活态度。不是只是为了交差或向其他人交待,而是对待生活上的每件事都以最认真的态度面对与完成。我在卡卡身上学习了许多,这也是我非常欣赏他的最重要那点。

觉得啊,尽心尽力的对待生活,素质跟着也会提高;反之得过且过对待生活,人生也就这样瞎混过去了。

感觉像是一场梦

Christchurch, NZ
2009.12

忽然临时决定去基督城,迫不及待与真云见面。那是她抵达纽国的第二天。上一次与真云见面大约在三年前,新国。她刚巧从英国回国一趟,很紧凑的见了一面。认识真云很久很久了,那时候她在《少年》写专栏,我是她的读者,大约15,16岁左右。后来念学院的时候我写了信给她,而她也回信了,当时我在吉隆坡她在新国工作。无独有偶,我们都是TARC的学生。

然后我去了新国,她到了英国。身为资深背包客,我常向她讨教,也一直觉得她是前辈。这次她来纽国打工度假,我真的很希望能尽力帮忙她,因为一直以来都觉得受她“恩惠”与“教诲”。庆幸在我离开的一个月前能见着她,要不然也不知道下次将会何时,大家一直都是不安于室的女生。希望她能在纽国住得愉快,见识下什么叫做老人家退休的无聊国度,哈。



这次看见真云,可能是她刚到的关系,让我想起两年半前的自己。至今我都记得很清楚,出了闸看见恩仪的情景。那时恩仪在威灵顿接应我,当时自己也是懵懵懂懂,一切都那么混乱与新鲜。经过这些年,从一个空瓶子到现在满得溢水的压抑。原来,我在这度过了那么多的日子了,成长与变化了好多。


最艰苦最诅咒的工作也过去了,感觉像是一场梦。而这场梦终于/即将结束了,这样才能开始另一个梦。

传说中的Lake Tekapo花海





Lake Tekapo, NZ
2009.12

Im lupin not lavender 我是鲁冰花 不是薰衣草







Lake Tekapo, NZ
2009.12

终于等到了传说中的花海 虽然Tekapo很漂亮 漂亮得不象话 可是也是因为她使我那么厌倦继续居住在纽国 甚至已经耗尽了最后一分的珍惜

*如果你天天吃燕窝鲍鱼吃了一年之久 你会不会呕吐?

Onigiri 日本饭团


屎碳鬼



Lake Tekapo, NZ
2009.11

日本饭团必须用珍珠米(寿司米)或者中米也行,最重要是粘性。
饭煮好后必须趁热把它捏成你要的形状,不然冷了之后就不粘了,而且紫菜也不容易贴上。

有些食物 做一次就够了 累的。

asparagus with bacon

Lake Tekapo, NZ
2009.11

把asparagus用热水烫熟 切段状 然后用ham把它卷起来

我刚好只有bacon就将就用 Ham较薄所以比较适合
里头还能放条萝卜条状 与asparagus一起 吃起来较爽口

最后 配上日本美奶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