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事

从基督城回来后,饭店的生意也随着学校假期结束而恢复以往冷清。
日子还是一样的清闲。更少上线,终日沉迷影集。

基督城从七月中开始举办国际电影节。还在想月尾要到基督城一趟,为了宫崎骏的“悬崖上的的金鱼公主/波妞”,没想到台湾同事刚巧就把它拷贝过来了。坦白说,故事有些失望,但全片宫老爷都坚持手绘,特别温馨与漂亮。几十万张纯手工画图,能不感动么?
影片的结局,宫老爷仿佛在嘲笑我们又或者是种无奈:
“你敢不敢明知道会分开的后果却还要义无反顾的全部付出?” (五岁的爱情能相信么?)

还获得一直想看的日本动画“虫师 Mushishi”,非常期待它的电影版。后者由大友克洋监督,心仪的日籍女演员-江角真纪子也参与演出。喜欢“虫师”的人自然也会喜欢“百鬼夜行抄”。相比之下较偏爱“百鬼”,尤其是它的日剧配乐。

偶然得到新视08年大片“小娘惹”,多么怀念的面孔。在纽国观赏各式各样的港剧、日剧、韩剧、台剧、美剧、新剧,就只有新剧感觉特别不同,格外亲近,不愧为新山长大的小孩。

小卡开始为他的滑雪板waxing,下个休假日我们要去滑雪泡温泉。
雪山离我们家开车不到一小时,可我还未答应小卡,只是说视当天起身的状况。我想,如果我继续懒下去,小卡说不定也会与我一起宅。

决定什么事都不管不想了,懒洋洋才是正事。

退休人士的生活

还有三天就能结束两周来没休日的繁忙日子。
我们要去基督城,虽说目的是为了添购亚洲食品,其实不去的话冰箱里的食物还是足够吃上一个月。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住久了会变得自闭。

生活单调却正常健康不过。
过得精彩不健康,还是过得乏味健康比较好?

八点起床准备早餐刷牙洗脸换装,八点五十分上班。
自从新家房租已包括电费,房间里一直都好暖,早餐也吃得很丰盛。除了主食,我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盐水、一杯开水、一杯蜜糖水、一杯牛奶、吃一个奇异果一条香蕉。吃少一点工作就会没力。
工作的时候一心要快通常不会休息,忙起来可能就至到六、七点才下班,间中都没进食。
因为是份用体力完成的工作身子自然会很疲累,但是我很喜欢这份工作,真的好喜欢。这是我长那么大唯一一份那么享受的工作。

下班后开始准备晚饭,然后洗澡。偶尔上一下网,然后就是“幽游白书”时间,照这样的进度,应该也还能让我们看个两周时间。终于盼到幽助被揭发为魔族的后代!
大约十时左右眼皮就渐渐撑不住。

这样的生活过久了也就习惯了。

征兆

好几天下大雪,忽然之间好多雪人,大大小小。
饭店终于又开始有客满的迹象,赚钱的良机来了。
铺床抹尘吸尘搬床单爬上爬下。我在暖气充足的房里汗流浃背,满脸通红。踏入门外,一阵寒意。
然后,开始有了生病的征兆。

《幽游白书》



《幽游白书》漫画最后一幕。


在狂追《幽游白书》的动画,十五年前的作品。

还记得当时它与《七龙珠》、《灌篮高手》与《美少女战士》号称漫画界的四大天王。那个漫画辉煌的年代与青春从此不再。

我收藏了《幽游白书》与《美少女战士》漫画全套,遗憾没法把《灌篮高手》也纳入经典收藏里。后者实在是太长篇,价钱不菲。

我也曾经是《漫画周刊》的忠实读者。早期的主编-小龙离开《漫周》开了“小龙商号”,Wangsa Maju曾有一间,后来结束营业。我曾到过那间“小龙商号”,询问柜台的店员关于小龙的踪迹,他说小龙很少会出现在店里。

不要问我为什么去问店员那奇怪的问题,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想看小龙的真面目。我只是想知道常从字面/文字上接触到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例如阿冬阿鲸玮栩韦地协力。
亲爱的协力,你何时也让我见见你呢?

尊严

饭店807号房的客人遗失了一只价值连城的劳力士,很不幸,是我们这组打扫的房间。翻了当天所有的垃圾袋,掀了全部的linen bag,连影子都没。客人连实际遗留的地点都记不得,一下说可能在饭厅的桌子,一下说可能是小房也可能是大房。

等了两个小时警察终于来了,逐个问话,大概就问个名字地址生日在纽西兰多久之类的例行问题。大家少许兴奋的排队与警察叔叔面谈。

等待的时候,石头问我,你还想继续在这饭店工作吗?我吃了一惊,难道要被炒了。
石头说他不想干了,我说为什么呀?

“为了尊严。”

我答:“来了纽西兰我已经没有尊严了。”

后来我告诉Steven和Jeff这段对话,他们笑翻了。

霸位

忘了霸位给zi。

从前有个地方叫做,花花村。


后来我又半途而废开始另一个没有下文的蓝图。
这是个关于一个名叫花花村的村子,里头住着花男、蘑菇妹头、爱心狮、胖豆芽、扁象、小鸡王子等人的故事。

收信快乐


虽然收到信的时候她没有任何表示,可是我很肯定她一定笑得很开心。

舍不得

在Kaikoura赏鲸时买的邮票,一排五枚。这是最后一枚,一直舍不得。

巧克力工厂

原来巧克力工厂并不像电影里般的梦幻有趣,更不见着查理。

迪卡波第二个房子


这是在迪卡波第二个住的家,最上面那个窗户就是我的房间。那是一个放了双人床与一个橱柜就没法转身的房间。
在这住了将近三个月,后来搬到更便宜的房子去,因为暖炉可以二十四小时全开也无需多付费。

迪卡波湖畔 Lake Tekapo






无意间在《星洲日报》的网站发现个介绍Lake Tekapo的旅游小短文。

反复读着,感觉有点怪异。这里的确有个不错的日本餐厅,尤其以三纹鱼刺身闻名。相隔半小时路程的三纹鱼场的确又便宜又新鲜。Lake Tekapo的确是个非常漂亮清澈,仿佛人间天堂的湖泊。夜晚星星的确堆满天,耀眼非常。

同时,她也是我每天上班都会经过,工作时望眼就能见着甚至没时间留意的Lake Tekapo。

没有车子没有贷款没有房子没有卡债没有保险没有钱

饭店最近非常冷清,可是每周一百五十元纽币还是能活得很好,这里是纽西兰。气候进入稳定期,有时候冬天的蓝天与夏天一样蓝得空荡荡。很穷,只能宅在家,偶尔打开窗帘叹口气,浪费了一个又一个好天气。

比之前更颓废,完全丧失上进心。除了工作睡觉烧饭吃饭洗澡刷牙洗脸,我就与Warcraft, Nintendo, Video埋堆,什么正事都没干上一项。晚上还梦见在Warcraft打战。

新家很不错,至少暖气24小时不停歇。最喜欢坐在暖气旁用电脑。去年冬天曾经住过一个房子,里头的小狗只会卷起身子窝在暖气旁。后来有人说过,我就像那只狗。

27岁生日过得很普通,反正就又大了一岁。还有三年要努力拚命的玩!千万别浪费了。

这阵子常在想,是不是要暂时留在新国,结果大家都说,“你不行的啦!”只是有点羡慕你们嘛,平静的住在一个地方一个房子。其实也不知道明年要去哪,哪都想去一下,哪都想住一下。哪天想不开就用个纽币70元(Tekapo注册才70元)把自己卖出去,名正言顺居住在日本,什么签证都不用烦。

诚如对甜老大说的,我没有车子没有贷款没有房子没有卡债没有保险没有钱。
我什么都没有

少说话多走路才是好孩子


因为房间狭小,我半趴在诺大的床上给你画张小卡。那是我最擅长的可爱小动物。我用马克笔小心的跟着铅笔线。你知道我的个性,如果画偏了我决不会把它送给你。然后我在想,是否要为它添点色彩,没有颜色的玩意儿不是我的作风。于是我决定来个Aranzi Aronzo风。像往常般的把小卡上所有空间竭尽所能的用文字填满,你说这是我的强项而你永远都学不来。我把身子放进被窝里,拿着小卡仔细的阅读。错别字是一种耻辱。读着的时候我又开始幻想你收到小卡的表情与心情。你应该会稍微瞳孔睁大,嘴角一牵,而且是右边嘴角,对吗?今天气温偏低,但阳光明媚。我把洗好的衣服晾好后,回到房间,开始挑选出门的衣裳。我选了件全白,长度至膝的吊带连身裙,系上粉色棉质围巾,还穿上刚买的白色帆布鞋。我们都爱穿帆布鞋。然后把小卡轻轻的放进体型大得走在街上路人都会注意的手提单肩包,竟然还是个耀眼的橙与紫。我很喜欢这样的配搭,真希望你能见着。室友说要送我一程,我说不必了。我想一个人晒太阳/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思念你,一直走到邮局,把小卡寄给你。

欢 迎 光 临


新家终于获得屋主的认许,明天入伙。那是个上下两楼的旧房子,我们有个漂亮的厨房以及阳光温暖的饭厅。
我已经在幻想用着那桌子,写信给你,然后还要上很多很多的颜色,偶尔想念你。
你下课后可以来我家玩,我有各式各样的茶包与咖啡,不够的话可以到饭店取去。
我会为你准备咖啡,给你试试纽西兰人吃TimTam饼干的绝妙吃法,接着带你参观浴室里的超大浴缸SPA。
我们能在容纳三人面积的全身镜前比身高体型。
客厅还有烧材取暖的取火炉,冬天的时候我们要在炉边吃火锅,躺在沙发椅上依偎对方,渐渐睡着。
你记得写信给我,通知你到来的日期。我把房间准备好,静静的坐在落地窗旁等着你。
忽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见你一脸倦意却依然挂着让我安心的微笑,对我说:“我来了。”

离开国家公园之前我在爱你。



然后我亲眼见着了这巨大生物,摇晃尾巴,坠入深海。真希望你也在场目睹那刻。我早已被晕船折腾至恨不得快些结束航海之行。我人生其中一个愿望被实现了。出走做到了,与日本人相恋办到了,梦想渐渐成真的幸福感让我不可思议怀疑在梦境般的虚幻。你呢?何时要离开去接近梦想?又或者你还在收集十张印花才有机会到芬兰?明天我就离开Awaroa回到基督城,终于啊!你无法想象要在那生活有多么艰难!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生活在基督城,一定会很快乐!要得到自己想要得生活从来不是件易事。我用尽千方百计很努力很努力争取这一切。或者因为用尽全力付出,得到时特别感动也会更珍惜得来不易的日子。我就这样走了过来,慢慢改变,慢慢找着定位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你呢?这些日子以来,有没有好好用心生活?相比之下,目前的生活完全出乎意料。。。小树,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幸福很快乐很开心。谢谢你这些年来的安慰与支持!我们继续用力生活,然后以最完美的姿态相见吧!我们都要努力当更好的人!希望当你在岛国空虚的时候,地铁、学校等地方,想一想隔了不是很远却很远的纽国上,我正和你一样努力、用心的生存在世上。爱你。

那是我在好久好久忘了有多久以前发过的一个美味誓言Share

我忽然想起感觉期待了百年的一月尾的4天假期除了毫无原因一定要回去基督城以及葡萄镇整顿遗留很久的行李和大家见面Kokomo狂欢周六之外还能经过Kaikoura时吃龙虾出海赏鲸。惊觉终于有多余的金钱做一些观光客的行为所以基督城的热气球顺理成章列入旅游手册。赏鲸是我在未踏进纽西兰发过的一个美味誓言即使晕得昏头乱向哪怕只瞧着个大翼巴我都一厢情愿自我陶醉幸福无比甚至感动得泪流满脸然后必须朝向西北方的大海默念十遍确保不是做梦: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我真的亲眼看见了大鲸鱼。”

P/S:很久很久忘了有多久以前,我一直吵着要和你一起看鲸鱼。我在鲸鱼身上写下相心人尔,不小心就被你梦着了。

P/SS: 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芬兰寻找蓝色和粉红色的河马,然后住在姆明村里养鲸鱼。

东京加时战(可以称为over time吗?笑。你会明白的。)

友人刚从东京返回。东京的自然光仿佛为她底下的一切薄上了一层白得冒泡的过滤镜。我曾经那么仓狂失措的迷恋东京一个世纪。在岁月流逝的日子里我开始怀疑,我是一厢情愿、不可自拔爱着包装精美做作的她,还是又是一场顽固不宁不甘心与虚荣倔强的加时战?就像呕了数次痛苦不堪一心只想见着鲸鱼尾巴,草草结束的无奈与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