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冬尾,初春


Wellington, NZ
2007.09

这几天都在编辑书的文字,我决定用迁移的地方来把文章划分。

因为一直都在写部落格,一直都有在纪录生活,收集起来也不是难事,只是费时了点。威灵顿的读后感是当时的心情真是好,很多流水账人物事件心情什么的都写得那么详细。之后的故事就是葡萄镇了。

有葡萄镇就有古先生的记忆。那是一个我由爱生恨,让我纠结万分的地方。正式离开葡萄镇那天,我在巴士上哭得稀里哗啦,为了到基督城迎接我的新生活。那也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古先生。

整篇故事最难挨,最难写的,也是这篇。
我想,古先生将是我这辈子最爱最难忘的男人了。



*图为2007冬尾,初春刚到纽西兰的我,一脸粉嫩,那时候也没有想过竟然会走得那么远。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也想说:以前的脸还真嫩啊!
现在,就多了点历练吧。哈哈!
我也记得当时你在MSN告诉过我
关于古先生的事情。
而且,也感受到你对他
那种简单得来又深厚的爱。

SWEE YEN

meizi said...

三年说长不长 说短不短
倒是年头去就公司探望旧同事时 大家都说不只是脸看起来有点不同 整个感觉都不一样

古先生会刻骨铭心 我想是因为是短轰轰烈烈的苦恋吧 伤得最痛记忆也最深

但可以的话我一定不要再有这样的爱情 实在是太伤神了太辛苦了 爱情应该愉快让人轻松自在 不应该是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