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


这几天 除了睡觉洗澡吃饭 我把将近120小时连续花在"Prison Break 1 & 2" 头昏脑胀 全身无力 好像回到好多好多年以前 不吃不喝面对荧幕势必玩爆机的亢奋状态 然后 睡死 随着年龄的增长 我以为不会再重蹈覆辙 那事后的熏昏 还真的挺要人命的说 你怎么都学不乖 huh?

It's your day

Lake Tekapo, NZ
2009.07

到现在还是有些迷惘。于是,转眼间天又转炎了许多,转眼间秋冬已过。于是,又是一年。屋前草地,忽然之间出现了点点黄色小花。记得那天发现这些可爱的生命的时候,我傻笑对你说,春天来到我们家了。结果,春神似乎就真的经过我们家,带来好一阵子的阳光。

在这里真的很能让人静下来。安静的日子有点无趣,可我相当欢喜,用着那些多余的时间,打点家务,浇浇花,发呆什么的。记得今年冬天我养了一个向日葵,未到冬天的尾巴,她就迫不及待往夏天奔驰。烧伤了自己也不在乎,倒是我心疼了好些日子,或许她终究觉得自己命属火。

后来,她说,一切自有命数。无论现在想得多深多远,终究没有答案。偶尔,我会畏惧一些事。有时候,你担忧你爱的人多过自己的太多太多。当你在这星球上打转的地方越多,时间越长,总会遇见想遇的人,或者遇见没有价值的人。好多好多年以后,你入睡之前,忽然想起这些人,却怎都记不清,到底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想远行。一场长长的远行。当初我来到这里,节环缠结成丝。一个地方习惯了后,再多的出走终究只是散步。如今学习了生活后,我想温习旅行。挑个舒服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

浪费钱

Lake Tekapo, NZ
2009.10

遥了个电话给你 没人 拨了一次就不想继续
没特别的事 也没话题
你说我浪费钱 电话通了 又不说话

是谁把氧气的自由抽光了?

Lake Tekapo, NZ
2009.10

星期五,卡卡当司机五人一车,逃离迪卡波。困在不大的空间里,连氧气都显得沉重。春天除了一片绿气还有好多好多的小羊,全剃光了羊毛。经过一片黄色花海,比上回看见的多了两倍。这国家就是羊多牛多山多绿多。

开了一个小时半,终于来到最接近的市镇。有人赶紧到银行办事,有人穿着唯一的一双破鞋赶着买新鞋。阳光刺眼,空气有点寒。正事办妥后,此趟目的地超市。纽西兰的物价很奇怪,同样产品隔条街立刻天地之别。走完Countdown到Pack n Save。葡萄买贵两元,黄瓜买贵一元。我是清寒家庭主妇。

然后终于结束漫长购物时间,可以吃饭了。J带着刚买的辣椒酱往KFC前去。如果哪天你在马来西亚之外的国家见着有人自带辣椒酱到任何一家快餐店,大可向前问候同乡。这是我们身为马来西亚人的代表作。
周末前夕KFC人潮惊人。平时静如死城的Timaru忽然像过年似的。R说你千万别那么说啊,它怎都比迪卡波热闹。我没好气的回答,我,从来没有指望过迪卡波,它本来就是死,镇。

随着夏天将近,太阳越迟下山。八点钟仍能感受阳光的温暖。台湾籍的C说着台湾,R说不如我们一块去台湾吧。我忽然觉得有些悲伤。在纽西兰你永远都能自信满满的说着,“不如我们去那玩吧!”而这一切无论听起来做起来都如此理所当然与正常不过。
我们常说,在纽西兰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不知道是因为当地的空气充斥着无边无际的自由,导致呼吸多了的我们也真的自由起来?然而这自由在停止纽式呼吸后,是不是也会跟着蒸发,留下一片狼藉不堪的铅重,一步也无法提起来?

今天有点不开心

Lake Tekapo, NZ
2009.10.24

看谁在说话




Christchurch, NZ
2008.09

Farewell Night








Lake Tekapo, NZ
2009.10

然后,又有人离开,回国去了。
在纽西兰,因为持有打工度假签证的人太多太多,聚餐/派对或离别聚会更是特别多。来了一批,走了一批。滔滔不绝,绵绵不断。

适应离别后,我们乐观的深信,见面其实不难。哪怕天涯海角,还不是都生存在一颗小星球上。

See you ;)

Photosynthesis


Lake Tekapo, NZ
2009.09

光合作用

看起来还吸引人

Lake Tekapo, NZ
2009.09

从803号房门前的窗口望出去的Bluewater Resort。
看起来还挺吸引人,看起来,哈。

English Breakfast

Lake Tekapo, NZ
2009.09
工作的日子都是卡卡准备早餐,休日时因为可以不用早起,所以都是我负责。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只准备英式早餐,可能觉得比较漂亮,又或者有可爱的荷包蛋,还有甜甜的茄汁豆。
卡卡喜欢吃全熟的荷包蛋,而我爱一口咬下去蛋汁融化在口里的幸福。至于普遍的茄汁豆,卡卡说他在日本从来没吃过。茄汁豆要更好吃的秘诀是,先煎蛋,把蛋往圆圈搅,放入茄汁豆,然后别忘了加入些番茄酱、胡椒粉与辣椒粉。吃起来真的很不同。
我们常说,English Breakfast一定要配English Breakfast Tea才是正货!哈。(我们有太多的English Breakfast Tea,喝都喝不完)

南瓜饭

Lake Tekapo, NZ
2009.09

食材:
蒜米、洋葱、香菇、虾米、南瓜、白米、猪肉片(可有可无)
*猪肉片事前用些酱清、黑酱油、白糖、胡椒粉与薯粉搅拌放在一旁。加入白酒会更好,让肉片更嫩口。

煮法:
蒜米与洋葱爆香,加入香菇与虾米炒一炒。放入猪肉片。添些酱清、黑酱油、胡椒粉与白糖。最后放入南瓜,味道如果不够可在加些佐料。最后加些开水,把锅盖上,让南瓜闷直软化为止。无需完全软化,因为呆会要与白米一同放进饭锅煮。

*白米事前可用蒜米一块稍微炒香,到时煮出来的饭较香。
**南瓜饭快好的时候可在饭上淋上少些酱清、黑酱油与胡椒粉。

藤井章博















Chirstchurch, NZ
2008.11

Aki是我去年在Couchman BBH, Room 22换宿六位伙伴之一。来纽西兰打工度假之前,他一个人骑着“小绵羊”(Suzuki, Yamaha那类)电单车差不多环游了日本本洲岛。日本人这民族因为很少长假,也很少国内旅游,海外旅行充其量也只是随团,更不会这样的举动。所以,当我听见Aki那么说的时候,心里头确实吃了一惊,打从心底更欣赏这男孩。

那时,我和燕最爱“观看”Aki。无论做什么,Aki永远那么专注与细心,甚至丝毫察觉不出我们正明目张胆的边看边谈论他。

我总觉得,那么专注与和平的他,似乎连包围着他的空气,在镜头下都显得格外舒服、平静与充满魅力。

尽管如此,Aki常觉得自己非常沉闷,渴望能更活泼些。然而,他却不知道,如此冷静与温文的他,才是我们最爱的Aki。

Aki was one of my ex-accomodation partners in Room 22, Couchman BBH. He almost traveled the main island of Japan before he came to New Zealand for Working Holiday. As I know, Japanese hardly to have long vacation and they prefer travelling with tour. I was surpised by Aki and it was very impressive.

In Couchman, Yen and I always enjoying to watching Aki. No matter what he is doing, he always looks concentre for everthing and never realise what we done on him.

I always have a thinking, a guy like Aki, you even can feel that a sympathetic, comfortable atmosphere is suroundding by him.
However, Aki thinks he is too quiet and hopes to become a more cheerful boy. There is one thing he never know, no matter how, a boy as "original" Aki is always ours best Aki.

有时候

Blenheim, NZ
2008.09

有时候 你会不会怀疑 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有真实感的梦境里?

那是个怎样的房子呢?

Lake Tekapo, NZ
2009.02

一夜未眠。天空亮起来的时候不得不入眠。双眼干涩。梦见一条街道同样的单位。那场景,出现过两次。走过斑马线,遇见位法国小男孩。他哭着把娃娃乱扔,我把娃娃捡起递给他。经过三、四家店面,来到电梯前。二楼,电梯出来左转。然后梦境一到左转就结束了。而我清楚记得,左转就是我居住的单位,可那是个怎样的房子呢?

谁都想念基督城

Christchurch
2009.10

看来 应该是没机会与她在一起生活了

文艺青年的笔迹

Singapore
2007.04

不知道这两年多来字体有没有变得好看些?

姆明拉金屎

Singapore
2007.06

我曾经爱过你

Singapore
2006.10

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你了。

阿童木

Singapore
2006.04

就是少了他 唉

美丽的墙

Kuala Lumpur, Malaysia
2004.02

Singapore
2006.09

不论是在新山长大、吉隆坡念书、新加坡工作,我都有拥有一面美丽的墙以及满桌宝贝的书桌。后来开始了漂泊的日子后,我就好久好久没见着它们了。如果说有一天我想安定下来,那么,也应该是为了与它们朝夕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