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很霸气,听起来很温馨(网上/影集语录)

有本事你就照顾好自己,不然就老老实实地让我来照顾你!

听着,我允许你喜欢我。除了白头偕老,我们没别的路可选了~

你站在那不要动!等我飞奔过去! (琼瑶奶奶的经典)

你TMD给我听着,我爱你~

我允许你跟我结婚,引以为荣吧!
谢谢,那我以后叫你老公还是亲爱的呢?
称呼我来定,你少掺和。

你是我的。听说现在结婚很便宜,民政局9块钱搞定,我请你吧!

你个笨蛋啊!遇到这种事要站在我后面!

跟我走,总有一天你的名字会出现在我家的户口本上。

这世界上除了我谁都没资格陪在你身边。

你还看?你丫再看我我就把你吃了!别动,我咬一口!

我都舍不得欺负的人,哪能让别人欺负?

一辈子那么长,等你几年算什么?

我爱的人我要亲手给她幸福,别人我不放心。

放弃你,下辈子吧!!!!

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归我所有,包括你!!

你不会叠衣服一边呆着去!以后我来叠!

我一定要给你幸福,谁也别想拦着。

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会是我孙子的奶奶的。

你白痴啊,完全不会照顾自己的!!

你哪儿都不许去,听见没有?我肯定会老死在你的怀里。

你是想吃饭,还是想让我亲你一下?
你是想吃饭,还是想和我一起睡觉?
你是想吃饭,还是想和我一起渡过人生?
你是想吃饭,还是想和我一起死?

我要亲你了,你不要躲。

如果我们都找不到我们最爱的那一个,我们就在一起。

跟他好了?OK,等分了咱继续---

你是我的。

给我滚去吃饭!还碰冷水!你是智障了吧,不知道自己感冒啦?!

我知道你等的不是我,但是,没关系,我是来接你的。

我把天下都送到你面前来。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你还外边转什么阿 老实在我身边待着就行了。

谁敢跟我XXX抢女人,我就一枪打死他!

你这个贱货就许跟我一个人犯贱,知道不你!

你敢溜出我的怀抱?打断你的腿。

你是我的,不许别人亲。

天气这么好,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丫头,江湖太危险,还是我来吧!

我就喜欢你贱兮兮模样,你瞪我干嘛?不服你咬我!

我那么喜欢你,你没事来凑什么热闹~

我喜欢你啊,你聋啦?!

你的事都由我来安排,你乖乖听话就行了!

给我赶紧滚回床上去!我又不在身边,不怕冷死啊!

我养你啊!

闭嘴,睡觉!

这房间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

走开!我给你暖被窝!

站那不要动!我来。

妞给爷笑个……不然爷给你笑个……

嘿~~~! 跟我女人说话,客气点 !

雨停了,天晴了。女人你慢慢扫屋,我为你去扫天下了。

没有人能够欺负欧迪,除了我——肥佬加菲猫

你喜欢我的这件事,被我允许了。

你是我的。所以你不能把我推开。

快给我滚回来,见不到你我没法过。

你喜不喜欢我关我p事,我喜欢你就可以了。

幸福呢,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我怕你中暑,所以我们来中和一下吧··

我的媳妇,只有我能欺负。

只许我打他,你们谁都不许碰!

我妈说她想让你给她当儿媳妇儿。

我一定会娶你的,你等着,你给我等着!你给我好好等着!靠,小样我就不信我娶不了你!

你这么笨,当我嫂子是不行了,当我老婆还差不多。

我们不是同个世界的人,但你走进了我的世界,我就会保护你。

XXX,我允许你喜欢我。


*虽然已经过了萌的岁数,但无意见在豆瓣看见这些语录后还是有点小感动。霸气的男人还真的是杀死人不偿命呀。

我是认真的

手画的毕业绘本封面

当年很沉迷漫画 把Sailor moon等等人物都加入平时美术课的功课

没有凯西就不会有现在的美子



我妹写给那时还在吉隆坡念书的我

Johor Bahru, Malaysia
1995-2000

打从回国后,因为地理位置我一直都有种处于细菌泛滥的环境。这些年来妈妈忙于工作,加上年纪大了也疏于打理家里。弟妹年纪又小,勤劳的小孩实在难寻。我也不会说他们,因为自己以前也是同样的德性。

书本、衣服不难整理,但我有好多大大小小无法分类的杂物。贴纸、文具、照片、明信片、来信、海报、宣传纸、报章、小时候画的图画漫画、日记、手札、邮票、信纸、杂志、书本、漫画、限量版/电影版/特别版产品、旧公司不要的印刷品。。。

唉,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在过年以前我一定要把它们归纳整理好,不然就甭去旅行了。可是收拾的速度实在龟速,次次发现惊喜,每拿起一样东西就缅怀回想一下。收拾归收拾,面子书还是要玩,时间到了烧菜、烧了菜扫地抹地、写写稿、菜没了得买菜、还要看Avatar、喝茶、走夜市、去夜店。我每次都很认真的告诉友人,我真的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大扫除,大家都以为是开玩笑。

欲哭无泪。

逐渐绝迹的宝物

Singapore
2007.06

前晚与WM见了面。貌似三年半没碰面。那年我们SPM后等成绩,在新山人气最旺的City Square-Padini打工。当时该店的兼职薪水是整个City Square最高最优,不少新山该年毕业生争涌而去。

我们认识的时候都很年轻。19岁的小朋友,除了不知天高地厚就只懂得玩。成绩出炉后,大家也各自离开了,一心向往在吉隆坡生活。其中也有些选择留在新山,然后过了新加坡。WM比我早一年进入拉曼学院,念着我羡慕万分的广告设计。我从新山转入新加坡,在乌节路工作了八个月后,如愿成为了他的学妹。虽同校,住在距离步行20分钟的房子,我们还是很少见面。两年之后,他回来新山就职,广告设计。

我在吉隆坡呆了三年,再度回到新加坡的怀抱(唉,新山人的命?)。两年之内只见了他两次。然后存够钱后,我终于可以飞出新马,到了纽西兰。一呆又是两年半。其间在面子书只得知他创了业,和伙伴开了间广告设计公司。

见面的时候,他刚放工,贴身的衬衫,黑色西装裤,开着一辆珍珠浅米色的国产车。我一身黑色连身裙,淡妆,黑色高跟鞋,褐色手提袋。男人与女人相同,穿得体面,看起来的确帅气些。整个晚上我一直在想,当年在Padini的我们的样子。怎么就像宝小姐家的小朋友们,一转眼都从婴儿变成了小学生似的那样自然,却也让人还未及有时间好好看着你的脸而迅速改变的惊叹。

我们谈感情、工作、设计、出走、旧友,八年之内的变化何其大。他说我算是他朋友圈内的传奇人物,怎能走得如此潇洒。我默默不语,心想,有时候,留下来比离开还需要勇气。听着他当年为了凑学费而辛勤打工,贩卖翻版光碟,毕业后“被骗”以廉价薪水就职,回到新山在同家公司工作了五年之久,以及现在努力搞好自己的公司。这样精彩的人生,难道会比我们这种一心只想出走而不计后果的人生逊色与同样值得学习向往吗?

其实,呆在同一个地方或漂泊只是一种自身选择让自己最舒服的生存方式。让你本身发光、发亮的,是你对人生的热衷与认真。最重要的是,必须有所行动。一个对待生活随便的人又怎么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我喜欢听WM说他的故事,也喜欢与他在一起的感觉,总觉得,持着认真态度对待生活的人是最有魅力,也是这世界上逐渐绝迹的宝物。

宅女在家做的事

从新加坡一到新山,我就觉得自己的脸和皮肤快烂掉的感觉。这国家即使20年也不有什么变化吧。不过,这次重游新加坡觉得没有那么干净甚至有点残旧了。

我在车站等了一小时多,Johor Jaya的巴士连影子都没。索性不等了,搭上去Jusco的巴士,到时再叫妈妈到那接我。小孩都大了,妈妈也不再下厨,除了外卖还是外卖。家里连个方便面也没。从纽西兰回国后都没机会烧菜,现在终于空闲下来,可以好好做自己想做的事。

纽西兰的食物不便宜,所以一看见这里的蔬果肉类价格,我兴奋得拿着豆腐傻笑。发现旁边的安娣们都以奇怪的眼神偷瞄我。。。
买了虾、豆腐、鱼圆、鸡肉、苋菜、包菜、番茄、马铃薯、萝卜、洋葱、木瓜、方便面,我答应妹妹要煮日式咖喱。看见本地的小洋葱也好开心,纽西兰的洋葱以沙律洋葱居多便宜,在那,红色的小洋葱我实在不舍得买。买了那么多的食物,才不过马币60元,折回纽币(纽币现与新币同值)大约才25元。

去了Watson一趟。其实这次回来,我发现我只会走Watson、大众书局和超市罢了。回来才一星期就黑了好多,痘痘也冒了一些,恶补应该还来得及。亚洲国家其中的好处是轻易就能买到美白霜,而且种类超多。整个纽西兰都没美白的产品,变黑的产品就有。

晚上煮了日式咖喱,去了肉的鸡骨拿去褒abc鸡汤,还有龙眼红枣雪耳糖水。纽西兰的肉类较贵,任何能煮的部位都不能放过,加上当地也很少售卖骨头,因此我们都学习了怎样“物尽其用”。后来因为与日本男生交往,也学习到了只要肉类的菜肴都尽量去骨。为了方便进食,他们通常在下厨之前把骨头都取出。久而久之,我也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服务”,非常贴心,这样大家吃起来也比较不麻烦。白米在放进饭锅之前,用适量的食水泡浸至少三十分钟才煮,饭煮出来会比较好吃。关于白饭,日本人还真的很坚持也引以为傲。

因为家里能用的火炉只有一个,所以只能一个一个慢慢来。火炉有火才是烧菜正道!好久好久没看见有火的火炉了,纽西兰用的都是电,压根本见不到火。鸡汤大约熬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妈妈从房间出来问我,怎么还没好?我没好声的回答,没那么快。我们以前熬汤至少都熬个半天或一天,煮出来的味道才香甜。晚上妹妹肚子饿,一连喝了两碗。妈妈睡觉之前在厨房喃喃自语,明天上班要带汤去公司喝。

我想等我把房子大扫除得空后,才慢慢研究妈妈橱柜里做糕点的用具,然后做蛋糕给阿宝家那群小朋友吃。在那之前,一想到房间里累计了至少5年的杂货以及书本,毅力就少了一半。

戒掉

回国发现自己戒了不少习惯

戒了瞎拼
戒了网络
戒了电视
戒了电影
戒了外吃
戒了迟起
戒了奢侈
戒了物质
戒了重口味
戒了科技用品
戒了得过且过
戒了暴饮暴食

日子也变得平静了

新马一周游

卡卡新马一周游。我们去了茨厂街 双峰塔 Bukit Jalil Wangsa Maju。热脏乱。
血统关系,对于这样不堪的环境我还适应得挺快。卡卡不到两小时已经呼吸困难,什么心情都没,只想躲在有空调的地方。
吉隆坡还是那么混杂得特色鲜明。在我年少轻狂的那段日子,曾经很爱这座城,甚至夸下海口,我是不会离开吉隆坡。

然后,卡卡到我家住了两晚。他的新马游唯一能做的就是吃,玩乐的地方还是算了吧。新山能走的应该只有Jusco。

接着我们去了新加坡。改变不少,但还是那么无趣,那么人山人海,那么空洞。这是一个以物质来建立起来的城堡。
去了乌节路,更多的购物天堂。电脑手机相机似乎忽然之前进步神速价钱爆跌。
也没走太多地方,热带国家出街真的很累。
久违的新加坡感觉还挺新鲜。休息够了咱们就在新加坡打工度假吧!然后,我们花光新币飞得更远,再不回来。我们要一直保持在纽西兰的态度,永远当着自己不会再来到这国家而用尽力气的生活/呼吸/快乐。

*所以你要好好对我,不可以欺负我,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留在新加坡了。

到家了

过了三天,飞了三个地方,终于到家了。

似乎没想象中的那样糟糕,天气也没担忧中的太多闷热。去了吉隆坡,这个我以前混了三年的地方,还是那么乌烟瘴气,还是那么的特色鲜明。而我也忘了,当初热爱她的原因。去了Wangsa Maju,以前学生的时候超爱的食物,现在吃了竟觉得难吃。

吉隆坡飞回新山,因为是清晨的飞机,前一晚只睡了两个小时。在疲惫面前,思念恐慌不安都不算什么,睡眠才重要。接机的妈妈还挺兴奋,把我抱得紧紧的。然后,我终于回到家了。

一切也没想象中的兴奋。从离开纽西兰到抵达马来西亚后,除了间中飞机快要降落马来西亚的半个小时前有点恐慌,偶尔想念美丽的纽西兰,整体上,心情一直都挺平静,平淡得自己都觉得似乎应该更敏感些,情绪上似乎应该更起伏些。

很多杂念、想法、计划。即使生理上恢复体力与睡眠,心理上依然疲惫。感觉有些空虚有些茫然。要面对的事已排山倒海,蠢蠢欲动。

完整的人




New Zealand
2007-2010

后来,这天也来临了。虽然离开Tekapo之后还有四天才正式离开纽西兰,可是那感觉就是,从此在这的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星期常常想起这些年在这里的所有回忆。来的时候与离开的心情其实还真有些相似,都是有点苦涩与难过。当初离开新加坡来到这里,也挺不舍得后者;然后现在离开这里,回到新加坡。人生啊,不就是这样一回事。

行李整理到一半,当晚马上梦见行李来不及整理好,赶不上飞机,梦里可压抑极了。东西其实真的只是还好,因为卡卡行李少,多一人为我分担重量。可是我却贪小便宜,选了那个两人各15公斤的配套。如果hand carry的行李无法过境,到时在机场我就真的要哭了。无论如何,还在痛苦挣扎取舍。

其实,时间越接近,我就越来越恐慌与害怕。不要问我为什么害怕,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与环境,最重要的,还有自己。我不知道要遇见怎样的自己。就像当初我把一部分的自己留下,过了一段不短的时候后,要与她见面了。只有在那时刻到临时,我才会完整,才会知道自己缺了什么,又完成了什么。

离开纽西兰不是件难事,也不会特别悲伤,至少,觉得已经生活够了。我极为悲伤的,是不舍得这一部分的自己。离开纽西兰象征着,我把这一切结束了。生活当然还是会继续,我们都还是会慢慢变老,可是就像当初你把中学生涯结束后般的,唏嘘与空虚。然后,在毫无警报下,深深的默默的,持续长大。后来,偶尔我们都还是会与老同学联络,偶尔办个聚会什么的,可是,那个每天理所当然的在学校见面,以为永远都用不完的时间,同时也轻易的不在了。这样的心情,与离开纽西兰相同。告别了打工度假,告别了所有关于它的一切,然后,自动埋在你心脏里最深最深的地雷区底下,永永远远,直到你告别这世界。

前天工作的时候,有位澳大利亚籍的客人问我来这多久了,为何来。我说我来这打工度假,两年半了。他说,瓦哦,那可是个好长的假期哦!之后的一整天,我都在思考这事儿。我用了这些光阴做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我非常庆幸也从来没后悔走了这趟旅程。说不出来学到了什么,变了什么,其中的转化,只有自己明白。而这唯一的目的不就只是为了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一个人吗?而我想,我的确比之前更好了,也更接近理想中的自己。

从好久好久以前,我一直坚持要出走,无论哪都好,关于人生定位以及心口里缺的那个洞,而这也成为了我活着的动力。我想知道,自己能走得有多远,想知道自己能完整的巴仙率有多少。于是,我们在走着的路上,慢慢填补,直到成为一个完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