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流流长,总要惊天动地爱燃过









Singapore
2012.08.25


新生活开始一个月了。我对他说,我怎么觉得现在越来越明白你的心情了。他说,“因为你越来越现实了。以前你太悠哉,不明白,老是嘀嘀咕咕投诉我,我都不说什么。现在你明白了,不能再说我了。”我鼓起腮子不吭声。心里万万不服却无从反驳。


后来才发现,除了之前的种种控,我还是蜡烛、花瓶、花朵、马克杯、碗碟控...你难道不觉得这些东西一定要群体生活才好看吗?一个两个三个...都不足以表现出它们各自的强大民族性(笑)。我要把小新的房间布置成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桌布,成群结队的花朵、琳琅满目的蜡烛和香薰、旅行的意义的相片、犹如一闪一闪亮晶晶的五彩灯饰...背景音乐可以是Bob Marley,Yan Tersien,还有你喜欢的小野丽莎。

 
九月快来了,比八月稍微松口气的九月。你说你会来找我,我说我还真的不知道时间表呢。九月我想去看高棉的微笑,十月应该会比较有空。话一说完我才想起,十月接近截稿日,更忙碌。你立马逮着机会捉狭的数落:“哦,现在轮到你了。”说着说着,你开始把《魔戒》的情节搬出来比喻你的状况,虽然我已习惯你的方式,也明白你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地对着手机大吼:“你真系黐线噶!”说着这句话时,脑海里又浮现了《春娇与志明》的画面。后来我突然想起,我不知拿你的顽皮如何是好,是不是也正如你对我的心情?我们本来就相似,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角色对调了?


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春娇与志明》的原因了。我不好余文乐,讨厌张志明,但同时又为张志明揪心。因为春娇太像身边的每个人,也太像自己。因此当你看到他是真的爱她虽然他不说也不做,当你看到他是真的吃醋也是真的难过,你就愈发会希望自己也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他可能不好可能是个人渣,但他在你爱他的时候也爱你。


当春娇说完那番感性的话—“但最后我发觉,我变作另外一个张志明”后,几秒安静,然后志明说“不如一起去浸泡泡浴咯”,完全破坏了春娇的心情,气得她丢下“扑该!你真系黐线噶!”扭头就走。但春娇走后,志明不笑了,沉默了。我无法真正讨厌张志明,正如他多么的“人渣”,春娇依然无法放下他。或许我们在心底其实都非常明白—“用幽默把自己隔离在安全距离”的理论。这看似没人性不解风情的对答其实全是为了避免尴尬,避免陷入令人无所适从的煽情。余春娇不是不清醒的,只是最后理智败给了感情。










今年我们毕业12年了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8.18


中学毕业后的每一次聚会都仿佛是在办校际活动的感觉。


人心易变。无论亲情、爱情或友情,都需要大家互相努力,用心联系与经营。看见你好,一切就好。 


今年很好,因为两位时常缺席,在日本和意大利的适逢都回国度假。聚会依旧欢腾热闹。虽然话题没中学时期的多,但也绝对没沦落成大众的客套与炫耀。我想这一切都归功于平时大家都有在面书上的联系,以及学生时期举办校际活动中累积出来的默契。


我们几乎每一年都办聚会。我一直以为和同窗联系,时常聚在一起是很平常不过之事,直到断断续续与其它友人提起时,才发现其实不然。“你们真有心,现在还有联系。我们全部忙着工作、结婚的忙着孩子,早就失去联络了。”


听他们这样说,轮到我觉得不可思议了。







无限期待


Singapore
2012.07


早上7.30已醒,却在床上赖了好几个小时。我很努力的去思考与消化昨晚发生的事,那些震撼所带来的冲击。遇上不可思议的事与人了。


要去做工签的体检,回新山。爱林去了吉隆坡。甜小姐很期待晚上文化街的嘉年华会。不知今晚会在那遇上什么人。回想这些日子与发生的事,越来越感觉到一些强烈的能量。这是一种解释不出的感觉,但是你就会感觉到有些事即将发生。


领了薪金,许多事都能开始准备与购买了。对于新生活,新工作,以及接下来的旅行,无限期待。


我想,最理想的生活,是持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然后又能在路上看见许多可能性吧。我对未来开始有点模糊,但深信照这样的心态走下去,它会慢慢清晰。之前的画面似乎又起了一些变化,go by the flow。任何一切转变、挣扎、疑惑...无论你耗尽多少力气做哪个选择,避开哪个后果,它都是必然发生的。








老话一句,信念很重要。


Chiang Mai, Thailand
2012.07.13


上班竟然三周了。每个周五放工后都迫不及待回新山。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爱回家,仔细想想,应该是不愿在没工作的日子留在岛国吧。租住的房间很空洞,也没精力与时间好好布置。和之前相比,这次来岛国的心境真的很不同。几乎每天都没准时下班。公司很自由,也乐得耗在公司的时间长些。每晚放工后洗个澡,刷下面书,未到12点人已犯悃。脸色比之前好多了,总算恢复了正常作息。好事一桩。


下午与美贞电邮,想起之前答应的专栏。专栏11月将会开始,而我几乎把这事给忘了一干二净。旧同事特里莎要结婚了,好久之前一直向我讨个新人插图,说要放在结婚帖子上。说好要寄明信片给夏文靖他们...不知不觉累积了不少事。埃斯特去了广州快10个月了。上个月从拜城到清迈认识了夏文靖、陈梦容与小强。当晚大家一起住同家guesthouse,也一起吃了晚餐,走了夜市。后来因为他们,我的微薄变热闹了。下午和埃斯特网聊,很是挂念,于是决定年尾的其中一站去广州。埃斯特在另外一端兴致勃勃地说要带我去西藏酒吧买醉。我们之前说好有天要结伴去西藏,在那之前去西藏酒吧也不错。我和埃斯特时常说彼此是心灵之友。如果我是男生,我一定会想把埃斯特占为己有。


新生活开始后,发生了许多事,让人措手不及。忙碌的生活不允许你想太多,还没思考好怎么一回事,接着而来又一波。偶尔我会突然在公车上想起不久前的日本,或者在拜城的日子。这半年来时空转移。不同的国家总有不同的心情与角色。努力回想那些时候那些地方的自己,犹如处在世界另外一端的分身。更多时候很迷惑,哪个才是最接近本质的灵魂?


CW说澳门现在有飞机直飞清迈,更多的中国游客将攻下清迈。我有点矛盾的难过起来。然后接着说他下半年要把铺子关了,转到清迈发展。儿女要上学,他希望让他们念更好的学校。我幽幽的说,那你是要离开拜城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和拜城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总会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虽然在清楚之前时常矛盾、迷惑异常。然而有时候我又觉得太清楚一件事也不是件好事,你会在途中忽略了另外一些事。重要的是,每走一步都确定不后悔。未来不能太明确,它也不会让你看到尽。未来应该是在途中渐渐形成。就像《夺宝奇兵3 Indiana Jones and the Last Crusade》里男主角等人在佩特拉古城里的其中一段考验。记得小时候父亲特别爱看《夺宝奇兵》系列,我也时常陪着他看了许多好片。剧中这幕一直很深刻的留在童年的记忆里。影片中男主站在悬崖边,他的考验就是要跨越空无一物的半空,走到对面去。许多人都放弃,说那不可能,自寻死路。然而,男主握着父亲留给他的本子,说了一句“保佑我”,提脚一放...他竟然悬在空中。是的,那是一个隐形的阶梯。 未来或许就是这样,你带着信念,相信它,相信自己才能走向光明。


有些人交往多年,你也无法确定他/她就是那一位;有些人交往不久却可以肯定地确定对方是他要长厢斯守的人。我时常很好奇地问即将结婚或已结婚的朋友们,你们怎么肯定对方就是你要托付终生的对象?有些人说结婚要冲动。有些人说时机成熟了。有些人说就像拼图,你在当下会知道,他就是和你拼凑合成的另外一片拼图。


这里找不到你,心想或许会在路上遇见你,所以我也只能一直走下去。最近因为和某人的一些谈话,虽然没有直接关连,但却突然想起好久以前的执着。我们来到世间,一定有个“天命”在等着你完成。可能是经历些什么,或遇到什么人,让原本残缺的你更完整。至于是一个如何的“天命”,当它来到你面前,或当你实现之后,一切将明瞭。更多时候我们的悟性不足,导致可能需要好几次的轮回才能等到它。老话一句,信念很重要。


今早起身心情其实不是很愉快。写了这篇博文后,思绪清晰许多。周五应该保持心情愉快。安定,真的很好。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虽然你在天边,奇妙的是我感觉得到你。









*夏文靖在我们各自回国后发了这张相片给我。心里很是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