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没有

Tokyo, Japan
2010.07.21

到日本时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没有。

你说在你人生的重大事件里,每一次都是任性冲动而为。因为无论结局如何,失去多少,你都不会改变主意,那么就什么都别想了。反倒我似乎成为了那位在人生大事里,挣扎纠结太多的人。少年应该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吧。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老套却真实。

有些事,深明现在如果不去做,必会怨恨和后悔,就是你心底的真心与救赎。而这些事,也须在你经过之后才会庆幸与领悟。



2 comments:

jooknun said...

我也以為到了巴黎, 我會流淚. 原來那種忍著不哭的感受更為踏實.
那一個初秋還是烙在我左上角的記憶

meizi said...

(摸摸你的头)明白。

我还希望自己能流泪或大哭一场,把那些年来的期许等待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