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了两座点点南瓜的直岛








Naoshima, Japan
May, 2017

五月去了濑户内海,当然是为了黄红南瓜,就是遇上日本黄金假期人太多,住宿差点定不到,价格也偏高,不过能去成还是很开心。一开始的目的地是京都,在京都那几天还在考虑要去奈良还是濑户,如果定到旅舍就去后者。

直岛三天每天都在走路,偶尔搭当地小巴,看海看树木看日式房子,看当地可爱的居民。住的地方隐之家离本村码头有点距离,位置偏僻,夜晚没路灯,我方向感又差,多亏路过的阿姨停下车问我需要帮忙吗,送我回去。

直岛很小,步行半天就能走完整座岛。在岛上不是逛美术馆博物馆,就是泡汤,还会教旅舍的新住客怎么去。地中美术馆,安藤忠雄博物馆,南瓜雕塑,I❤汤公众澡堂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走得慢,看东西久,并未把岛上的美术馆走完,其中半天去了丰岛,专程去参观丰岛美术馆,美得冒泡的梦幻水滴建筑物,看完也没时间多待,又赶着搭船回直岛,人太多担心没船回。丰岛比直岛大一倍多吧,这回想多待在直岛,留下次再去探索丰岛,反正12座艺术岛,一定还会再去。

直岛的旅游产品很成熟,资料上网随便一搜就有,不过旅行最迷人的地方是你亲自体验,感受现场氛围,用感官记着那地方给你的感觉与记忆。相比大海我更喜欢山,可是却很喜欢温柔祥和的濑户内海。

回到2年前轨道

不稳定状况在今年8月回到了正常轨道, 庆幸安心的同时, 属于我的时代却也结束了, 失落了几天。正好搬离了以前的房子, 住进市区, 一切犹如洗盘重新开始。新房子离公司很近, 半小时巴士路程, 比之前1小时转换3个交通工具来得幸福许多。楼下还有个湿巴刹, 小贩中心, 超市, 二手店等等。虽然很舍不得旧居, 但这里地点好, 人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生病的时候心情不是太好, 谁也不想联系或回复问候。心里有些事不想说。以前喜欢说出来, 近年来沉默多一些, 可能知道于事无补或等时间过就不在意。

我和老鹰和好了。说起近况, 日子貌似没以往风光。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事, 回想起来都似一场梦。扑朔迷离的狗血故事, 留下的是看了既忘的观众。年纪越大越难爱上人, 这是真理。

我失去了这2年来支撑我的重心, 突然好空虚。H说我不逛街不出去玩, 不知道要带我去哪怎么让我开心。我想了想说, "嗯, 我也不知道, 现在的日子就很好了, 没有开心与不开心, 中庸之道挺好的。出国吧? 出国我会比较有感觉。" 我偶尔会羡慕H, 想法简单, 买东西玩水就开心。除了出国, 我心情比较好的时候是独自在房里做自己的事, 例如收拾房间。unpacking行李时发现这活儿让我好平静, 随着手上的杂货一一分类或过滤过程, 仿佛把人生也整理起来了。




珍惜一期一会的旅途









 Bangkok, Thailand
2015. Feb

2月与大哲到曼谷出差。我从清迈飞到曼谷,与从新加坡出发的他会合。和预计的时间有点出路,发了短讯问他在哪,他说在机场内的某家咖啡厅。一看见他安然自得的喝着咖啡,忍不住劈头一句:“来曼谷喝什么咖啡?!不见你在新加坡喝,装什么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装文艺范!”

在拜县玩了4天,奔波折腾来到曼谷,已有些吃不消。大哲一早就打听好酒店附近有家24小时芒果饭,check in之后我也不理他,早早休息。隔天他去早泳前捎电来,叫我趁没人时快点去拍照。我们在房里准备拍摄许久,适逢housekeeper来按铃, 瞧我们两人各自穿着浴袍,很紧张地say sorry,取了浴巾后还对大哲说good luck,,笑到我趴床。见我们两人一人一手相机,估计他会认为我们重口味吧?这趟旅程为了专题拍上千多张相片,好在出来效果还算满意。

在曼谷,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早晨只是拿着一杯芒果奶昔,夜晚拿着一瓶Chang啤酒在酒店的阳台上或泳池边晒太阳。Marriot Sukhumvit的Octave Rooftop Lounge & Bar是该酒店一大特色,再怎么累我还是兜了一圈,全曼谷市的夜景尽收眼前,想起泰国电影《午夜之爱》,一个曼谷的计程车司机与按摩女郎乘客在午夜的爱情故事。

回程的东方快车才是这次目的。2003在吉隆坡念书,和从网友做起的陈老师通信,他在其中一封信里画了一列火车涂鸦,写着东方快车,我问他那是什么,他说是一列很梦幻的火车。12年后,我搭上了传说中的东方快车。

2010首次去曼谷,从北海乘火车出发,终站为华南蓬火车站。几次来回马来西亚-曼谷-清迈也是到那儿搭车。我曾在火车站的公共洗澡间狼狈地梳洗,单手洗澡,另只手扶着背包不让它沾到水;也曾疲惫不堪的斜躺在脏乱的地上,靠着背包昏昏欲睡,与Guy脏兮兮的等待火车......我和他就像一对落难情侣,发挥背包精神,把身心搞得疲惫不堪。如今在以色列的他有时与我网聊,都是一堆回不去的时光。旅行次数与经验越多,越加怀念初时笨拙的自己。我以为不会再在曼谷搭火车,毕竟年假有限,时间就是金钱,可是事情都有因果吧,是用之前在火车站所受的折腾累积兑现吗?

回国后偶尔和大哲提起这趟旅程,虽然彼此嘴上没说,但都有丝丝不舍。书写过程中,我把从火车上取回来的香皂放在桌上,时而飘来的香味,提醒着我火车上的旅程。记得那天大哲捧着香皂闻了闻,小窃喜的说,有东方快车的味道也!原来陈老师当年说的梦幻不是在火车上,而是离开火车后的心情。回来后,众人问起火车好坐吗,岂能一句好坐或不好坐能解释得了。某天在新山,恬小姐指了指车窗外问,这是你说的那辆对吗? 对啊,这就是东方快车! 来不及照相,车子已走远,望着华丽的她,感谢这趟一期一会的旅途。

*东方快车特辑刊登于《畅游行》第30期。这是第二次当封面女郎,说不尴尬是假的。





山地村人人平安健康

























Pai, Thailand
2015.01.26

之前有人问我怎么认识当地人,当时纯粹是出于一旦迷上某些事物就会沉迷的习惯,例如夜市和山地村。不过,停留的日子长也是关键,因此有用不完的时间。

一开始只是喜欢在这些地方打转,每天报到,似乎要把每个角落都研究一番的姿态,出现率与曝光率频密到让他们注意到我,接着他们就会主动与你说话。因为好奇和闲空,彼此虽然鸡同鸭讲但也谈了不少。再之后他们邀请我到他们家做客或一同吃饭喝酒出游。我又因为无所事事,每天的活动:上午去网吧吹空调上网,下午兜风到山地村, 晚上逛夜市,拥有太多时间与大家一同叹世界,感情自然变好。如今游客素质良莠不齐,主人家们也不像以往那么友善热情,所以你得更有耐心,更加卑谦礼貌的与他们交谈。不过个人磁场不同,际遇自然也不同。

“我以前一看你就知道你会和我做朋友的。为什么? 因为你一个女生闯胆子不会小的,还问我那么多东西,其他人最多问几句就走了。我想,这女的怎么问那么多,明明看起来很安静啊!”如今我的云南话已经10句能听懂7句。大家说,你都来两三年了吧?每年都看见你。 我不好意思的说,5年了。

那条直达山地村的小道一直都是我最爱的兜风路。道路两旁开发的地方越来越多,差点都认不得了。中午村子正好有喜宴,喝醉酒的新郎哥冲口问:“马来西亚小姐,你几时要嫁来我们村?” 我很尴尬的僵硬着,幸好阿能帮我解围。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他们都爱问我几时嫁来村子?他冷冷的说:“因为很少外人那么喜欢来我们村子呀,他们以为我们到了结婚的阶段。”女人到了一个岁数就会被人推来推去。我也没他口中那么爱来村子,只是喜欢兜风的那条路就直通村子。 写了拜不少文字,都还没仔细写过山地村。

*最后第3张图是阿能的茶铺,如果你到山地村光顾他的铺子,前提他在的话,说你是我介绍过去的就能获得折扣,我是拜大使嘛!







温暖的Lemon Thyme Cafe'























Pai, Thailand
2015.01.29

这是一家很温暖的超迷你咖啡馆,室内外各两张桌子,烤炉还是旧款铁板材料。但是我觉得她最温暖的原因是娇小的男店主腼腆的笑容以及谦卑的态度,两位年轻小伙子像一对小夫妻在狭窄的厨房忙碌。菜单上另外用蓝色圆珠添加了些英文字:“ All soup make fresh dish by dish and it will be slow if we have a lot of order. It will more faster if your order the same soup.”

谈话后才知道他们是兄弟,哥哥24岁,弟弟21岁,哥哥拍的相片好好看。坦白说食物真的不怎么样,但是看在两兄弟年纪轻轻创业的勇气值得支持。临走时我给了100泰铢小费,虽然心里知道机会渺茫,可是还是希望下次来还能见着这笑容温暖的弟弟。

Max爷很早就看中这家咖啡馆,说是他的菜,别看他一副爷门,好的竟是田园风,煞是可爱。在拜,时常有许多美丽的铺子,你这回见着,下回很大可能就消失了,毕竟这里竞争激烈,转个身就是遗憾。当下想到即将要离开,心里依然会难过,我还是学不会淡定的和拜道别。

最后一张赠送野生强国吴尊一枚。

Lemon Thyme Cafe'
从拜大街(Aya Service在左)直走到尽头,未到河边前转右(河边转左)直走,Lemon Thyme Cafe'在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