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已不再年轻






找到一张18岁写的纸条,里头写着我21岁的时候要做什么。
我21岁的时候要去游完日本、台湾和澳洲(当时刚从澳洲回来也就喜欢澳洲了。现在完全没有兴趣,哈)。

要具备怎样的条件?
独立、勇者无惧。

真是天真可爱。


我想当设计师,后来念了广告设计。
我想设计电影周边产品,后来成了电影公司的设计师。
我想当插图家,后来画了一阵子插图。
我想写文章,后来写了专栏。
我想拍让人觉得温暖的相片,后来拍了好多好多相片。
我想去日本和台湾,后来去了。
我想和日本男生恋爱,后来在一起了。
我想去流浪,后来一直在路上。

这世上许许多多的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但是如果你一直朝着它走去,当有天你实现了它你也同时忘记自己曾经有多在乎这些。这就是所谓的人生。

每个人都会格外害怕一些东西,有些人害怕没有钱,有些人害怕没有爱情,有些人害怕失去工作,有些人害怕不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要什么很重要,然后才有目标在前面。否则人生就仿佛停下来,不知道要如何走下去了。

而我最害怕的是,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2012年是个创造奇迹年!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New Zealand
2007.09

和他网聊时冷不防他说,你是老鸟了,说什么都会被你很强的话反驳。
可能是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索这些问题,而这些道理我几乎滚瓜烂熟,甚至当辅导人员也当任不让了。
但是知道这些道理是一回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身体力行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后来还是反复思索了他这句话一整晚。
翻阅以前的相片,想起初到纽西兰的心情。
第一次看见雪的喜悦,到现在的淡然微笑。到了后期,其实连相片都很少拍了。

我以前什么都怕,不敢做自己,不敢踏出去,不敢真正的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怕不被友人接受,怕被排斥,怕自己异类的想法无法被大众接受...压抑着许多情感与思想。
你现在看见的我还不完全是我,我还在一点一点地说服自己。

好多年之后终于可以不太在意这些,哪怕是最亲密的人,我想我还是要支持自己心中的孩子。
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不足,还有许多事要学习,例如平常心、释怀、爱自己。
这些都很困难,因为你得一直陪着她,不能急不能躁。

最近内心平静,开始有时间观察自己,观察身边的友人们。
有些以前同样价值观、频道相同的, 其实在时间与环境中已经背道而驰。
每个人选择的道路各不相同,也就造就了不同的理想与欲望。

我们都要好好的。

即使你无法走进我的世界,认为你比我坚强能干,我也希望你过得好。
我并没有必要要一一向你解释我内心的转变和领悟。
我不擅于讨好人,也不爱说好听的话。
许多事不需要说白。

爱情、友情都好,两颗心走得多靠近终有分开的一天。
你的生活真的与我没有关系,只要你过得好,一切就好。其他的我真的不在乎。
我想这是我这些年来学到的最大的慈悲。



天暗下来。自己是光。

Christchurch, NZ
2009.01

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勇气。我知道害怕比后悔温柔,你说你要多疼爱自己。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学习释怀,不在意,说服自己无需为了迎合他人而虐待自己。傻瓜,世界那么大,你不能奢望你能满足所有人,你第一个该满足的是自己。不要再任性的挑剔自己,你给他人机会为什么不给自己机会呢?不要把自我看得太重,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重要与糟糕。活着就是要经历这些,才称之为活着。有希望才不会轻易绝望。坚持你所希望的,会有那么一天的。 请坚信各种美好在未来。天暗下来。自己是光。

你问我:“你走了半个地球还要走多久?”

我低头笑了一下说:“其实我根本没想到要走那么远,只是关于生命,有些事我一直想不透,所以只能借助行走的方式来寻求一个答案。更多的时候都是顺从预兆推着走。”

你说你在千篇一律的生活里很纳闷,你想知道生命的真相。

我不知道借着行走的方式是否能得偿所愿,或许直到死亡那天也无法参悟其中的答案,但是我想,一路上遇见的人一定有人可以帮助我。

聖誕月是紙醉金迷月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2.23

小二,來壺醉生夢死!

事實上聖誕跟我們都沒什麽關係,那是西方的節日,我們都覺得日子太平淡了,所以才要過節。

本來不打算出門,在媽媽出門時與她小聊了一會。她說:“聖誕節怎麼不出門?!”

接下來就是跨年了。我的2011年是個很奇怪,戲劇化的一年,還來不及思考什麽都發生了。想起某些人事物還是有點沮喪,但是這不會太久。人無需往前看,只要看著手上現有東西。看不見未來沒有關係,走下去就是了。至於壞心腸的人,就無需我們操心了。

2011聖誕快樂。單身,有伴的,都要好好過。
接下來的一年讓人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我做了許多突然的決定,但願一切順利。






Merdeka

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老天就这样帮我做了决定。这是一个sign不是吗?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那些神奇的力量。你要真正的相信才可以看见事情的可能性。在负能量的地方久了你就慢慢不敢奢望,因为大家都会和你说同样的话。把当年去冒险的勇者拿出来!还是会害怕会不安但是好兴奋好期待,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心理状况。我很想求助但是发现只有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但是又什么都有的可能性。我正在慢慢的蜕变,把死皮一一剥落,更勇敢坦率的面对自己。这一年来一直在说服体内顽固的自己,放手吧,不要再为难自己了...在一个不可能的情况下去了两个昂贵的国家是不是也是一种奇迹?从今天开始我得一直告诉自己你要抱着置死地而后生的顽强态度。

Dont fight, let it flow

Pai, Thailand
2011.11.06

周末没回新山,两天没出门,看了四部片子。三部兴都片,一部美国动画。

时间一空,心就四处穿行。

自从看清目标,定了决定之后我好久都不再纠结与郁闷。 心也变得平静。

每次觉得寂寞的时候我都会去想你。
心在哪里,人就在哪里,否则你将不得安宁。

他说去找一面可以看见蓝天日出的窗口,远离铁窗!
你需要阳光、空气和自由。

你在进入一个新的状态,或许你不熟悉这个状态,但是不要用否定的方式去判断。
对当下的自己要心怀温柔,不要苛待她。放下额外的期望,耐心地看她需要什么。

“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是你似乎是那位最了解我的人。”
“也不算了解吧。可能我比较敏感。我也分不出现在的你和那时候的你有什么分别,可是从相片里,我觉得那时候的你看起来很不同,可我却解释不出其中的差异。”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才是‘我’自己。”
那晚睡前我想了想,我忘了告诉她,相片里的她就像溶入画面的协调感,仿佛就是属于那里。

神婆时常告诉我,要相信我们的直觉。不知道在中国的神婆还好吗,有给人欺负吗。



印度往事 LAGAAN:Once Upon a Time in India (剧透)

(相片摘自互联网)


这部片子相当长,224分钟。如果你爱印度歌舞片,喜欢看他们欢乐的歌唱起舞,你就不会觉得长。将近4个小时的片子,几乎1个小时是歌舞片段。

村民没有农作物,缴不出租税。乐,践踏村民的生命,借机对村民收取两倍的租税。小伙子拉凡挺身而出,罗素提出英军与村民举办板球赛,如果拉凡赢了全省免租税3年;反之如果输了就得付给英军3倍的租税。拉凡接受了赌注...

很老套的桥段,但是以兴都片的方式,印度的历史背景呈现。一开始村民反对拉凡擅自答应球赛,怨恨、排挤他,但是随着拉反坚定的信念,村民开始相信拉凡,相信他们是有胜算的。村民从完全不知道板球如何玩,一盘散沙,叛徒的出卖,到最后团结一致的险胜,非常立志与热血!

其实里面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关于贱民(首陀罗)这段。村民的球队里有只会敲大鼓其他什么都不会的大汉、算命的疯子、养鸡的农夫、年迈的大夫...还有一位残障的贱民喀拉。当拉凡发现这位不可接触的贱民竟然能用他伤残的右手投出旋转球的时候,他把手搭在喀拉肩上,坚持要让他加入。村民不无发出一阵惊叫声,只因拉凡触碰了喀拉。被英军视为奴隶的农民应该明白被人欺压的感受,可是在古印度的阶级里,在他们的等级下面,还有一个更卑微的种姓首陀罗,所以他们根本不会认为有什么不妥。

在种姓制度下,古代印度人被分为四个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 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 刹帝利是军事贵族,包括国王以下的各级官吏。波罗门和刹帝利这两个高级种姓,占有了古代印度社会中的大部分财富,依靠剥削为生,是社会中的统治阶级。

吠舍是古代印度社会中的普通劳动者,中下阶层,包括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他们必须向国家缴纳赋税。 首陀罗是指那些失去土地的自由民和被征服的达罗毗荼人,实际上处于奴隶的地位。绝大多数首陀罗没有土地,没有权利,只能在农村当佃、雇农,或在城市从事“不洁”行业,如洗衣、制革、屠宰、清扫等,人身和用过的东西都被认为是“龌龊的,不能同其他种姓的人接触,不能进入寺庙、学校等公共场合。而在居首陀罗之下还有一个更卑微的贱民阶级旃荼罗。旃荼罗被认为是极恶卑贱的种族,意译执恶、暴恶、屠者、杀者。

我相信片中的那位喀拉应该只是属于首陀罗而非屠者旃荼罗。当拉凡要求他把球捡起来丢回给拉凡时,他惶恐的样子让人觉得好难过。喀拉并不敢触碰球,更谈不上丢还给拉凡,因为他是“龌龊”的首陀罗。在拉凡严厉的坚持下,喀拉终于捡起球,丢出了一个奇迹的旋转球。村民开始起哄,说如果喀拉的加入,他们就不参加比赛,他们不愿意与贱民在一起。

正式比赛的时候,喀拉的旋转球果然派上了用场。每一次赢得分数的时候,球员们都会兴奋的拥抱取得分数的球员。喀拉被当成英雄的拥抱,称赞,哭得像个泪人。一位没有身份地位,卑贱的首陀罗被村民接受,立功,这样的情况应该也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发生。虽然现实永远比电影残酷,但是从这段情节里,我们能更深切地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们只是普通人,没有大能力改变这些丑陋,可是至少我们要保持中肯与公平的态度,无论是对任何肤色、民族、人种或身体残缺者。

虽然这世上有许多事本来就不公平,但是对人,我们千万不可以因为自己有更好的待遇 、地位、财富、容貌、能力等而看不起他人。在你之上永远有条件比你更好的人,他们也有可能对你做同样的事。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每个人都有被公平对待的权利,谁都不能剥夺它。


-部分资料来自百度


(片中那段不可触碰的贱民让我对古印度的种姓制度非常好奇,搜寻了一晚资料。根据资料显示,悲伤的是今天在印度仍然保留着种姓制度的残迹。)




生活是什么?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07

告诉你一个故事吧。

我有位来自怡保的朋友M,我们的交情普通。他的许多事情都是我从另外一位朋友那听来。

M在年纪很轻的时候就南下工作,在岛国担任发型师。风光过,得意过,挥霍过。现在他三十岁,在新山市中心租了一间很小,有院子的地方,经营发型屋。

很多时候朋友邀他喝酒玩乐,他都拒绝了。但是你却在大半夜里发现他在为他心爱的小花园种花、浇花、油漆,整理打扫铺子。铺子是他的住所也是工作的地方。店里真的很小很小,一次只能坐一个顾客,但是里头有好多好多漂亮复古的宝贝,让人身心放松的音乐。他自己钉橱柜、凳子、椅子,亲力亲为,能省则省。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就把床垫拿出来打地铺。他对友人说:“我现在虽然不是很有钱,也不能和以前比,可是你知道吗?我好开心!”

M没有车子没有房子,只有一间全心全意,用生命来照顾的小天地。没有车子,他上街骑单车。有一次我在mamak档看见他飘逸的骑着单车经过我们前面,心里突然好好好嫉妒他。

我去拜县的时候买了一串彩虹灯,托朋友转交给他。后来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兴奋的在门口喊:

“美子,你来了!我好喜欢你送的灯!你看!!谢谢你啊!”

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送他那串灯是有私心的。我没有自己的房子、铺子,甚至连居住的房间也随时会搬离。我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所以任何摆设装饰的东西我都不“应该”买,不应该拥有。

我后来还是把灯买下来了,决定送给他。我希望在我每次去他的店的时候可以随时看见那串我我想要一起生活的灯。

我们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自己必须做的事,有时候他人比你早一步,有时候你比他人晚一步。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生活到底是什么呢,哪里才是生活,你要如何去定义你心目中的生活?



传说中的《转山》 (剧透)


图片摘自互联网


看了《转山》。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没有传说中的好也没有想象中的震撼。
制作特辑很好看,怎么电影出来成了这个样呢。

无论是故事、气场、演员...起承回合都不是很好。
导演很会说戏,但拍片就要再努力了。感动不到啊!拍成记录片会更适当。
男主角的火候不够。编导未能开发角色的心灵成长与励志成分。

张书豪太弱了。初生之犊不怕虎有时候虽然是好事,但是骑车入藏什么功课都没做就是愚昧了。
男主角没有身体和心理上的充分准备,仅凭一股傻气和冲动骑行西藏,这种差劲把对西藏的向往全部磨灭。
据骑车的网友提示,片中的单车的装备根本无法骑行到西藏,这点有点略嫌没有诚意。而且,骑车去西藏怎么会连后背胎也没带呢。
许多部分应该可以再深入探讨,可惜不知道是因为片长还是制作费的关系,感觉上草草了事,交待既过。

本来很期待李桃和藏族小孩的出场,结果却让我愣了一下。
那段暧昧的好感来得突然与滑稽。
藏族小孩与张书豪的互动太表面了。小孩与书豪道别那幕应该是可以很温暖的,可是却因为技术奉欠,感觉不到两人之间的交流和感情。
值得一赞的是李桃的投入感,无论是装扮和说话都很有藏人的味道。

电影为了制造剧情片的煽情,反而少了真实感。
这种题材要么就拍纪录片要么就千万不要拍成流水账。
可悲剧的是导演真给拍成了没有高潮平铺直叙的流水账。

其实,台湾电影的小情怀和西藏的大壮阔根本不搭。
整个片子太柔、太文艺、不硬气、不豪气,天高地广的地方可惜了。
西藏是一个如此阔大大气场的一个地方呀。      
诚意之作,技术欠奉。

无论如何,还是要去看的。为了西藏为了坚持。

“不要我们哪天在对方的葬礼上说,要是当时做了就好啦。”

“我热爱生命,所以我一定要回到路上。”

生存的方式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2.2

甜老大向我借了行李箱。回家之后被父亲说她太夸张了,竟然就嫌弃它,不带它去广州了。

重阅游记时总会突然之间想起被遗忘的故事。睡前重温《藏地孤旅》,参考作者的文字处理。决定再把游记过滤,删掉不重要的细节。

你劝我小心叫我谨慎。世上的好人不比坏人少。我依旧坚信一个怎样的人就会吸引怎样的对象,这是真的。我们都会在路上学习到如何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信任。我们都是受人恩惠才能走到这里。如果你不相信人心,那么无论去到哪你都从未走出门。要付出的仅仅是上路,信任与坚持。

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语言,你要如何生存下去,和周围的人建立友好的关系,是你给自己的一个挑战。

有些人时常旅游,认为自己也算是个看过世界的人,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却不知道,旅游和生存是完全不同的事。你走走看看,吃吃喝喝,时间到了就离开。长期行走的旅人每天都在奋力的和世界产生摩擦,努力的适应环境,无论是内心和生理上需要调整的实在太多了。

人类天生向往,渴望自由,但是争取自由的人毕竟是少数。这不光是勇气与价值观的事情,也是天性,还有对灵魂的追寻。

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那天是2007年12月的夏天。

我记得你敲了敲我的房门,要我别闷在房里,说你煎了韩国烧饼,叫我去厨房吃。

我沮丧的对你摇了摇头,说我吃不下。

你不经意的看见墙上挂着他回国后留下的黑色外套,突然说:

“你怎么还收着他的衣服啊?!”

“我要丢了啦...”我脸红的解释。

你笑得前仰后翻,不自觉的提高声量:

“怎么可能?!你一定会收到老,就像《断背山》里的他!”

从此之后我每次看见《短背山》都会想念你。

如果你去过香港




Hong Kong
2011.05

有一晚我和C一起去她练钢管舞的地方。隔着透明的玻璃门,我坐在沙发上一边看她们练舞,一边和舞蹈学院的老师有一句没一句的谈天。他是一位曾经在加拿大学舞的男老师。

“在香港学钢管舞会被大众认为是从事情色业的女子吗?毕竟大家都会用传统的思想来看待钢管舞。”

“还是会有的。不过近几年已经慢慢的普遍化,而且女性学钢管舞除了是一种运动,还可以朔造女生的曲线,更加迷人。”

下课后,我随她们一同到更衣室去。我安静的坐在一旁,观察四周,听着女孩子们说话。看着她们充满活力的样子,自己仿佛也感染了些。伉伉铿铿的粤语配上香港人独特的口音,我又自我感觉良好的陷入港剧里。

每个国家的女生个性、风格、作风都不同,尤其是亚洲女生更为明显。我不确定是不是所有的香港女生都像她们一样,但我喜欢她们豪爽、直接、干脆的性格。相比新马台的女生,香港女生格外独立、强悍,散发光彩。

当我们一行人在楼下等待其中一位友人时,一群打扮妖艳,短裙露背的港女嘻嘻哈哈的从梯阶走下来。C和Minus在那群港女走不远后低声地对我说:

“你之前不是问我们什么是捞味?这就是捞味啦!”

我问她们,香港的一夜情会普遍么,她们说相当。例如刚才那群女子很明显的就是常去兰桂坊寻开心。通常兰桂坊都是游客、老外爱去,而且方便找一夜情对象。后来我在香港的最后一晚去了兰桂坊。小小的几条街道,都是老外。一路走过,老外们都用复杂的眼神把你从头打量到脚。C当时靠在我身边,小声地说,看!他们现在就在物色对象了!

我时常在想,香港的步伐那么繁忙,但是港人却比其他步伐较为缓慢的亚洲国家的人民更积极的学习。他们时常在下班后依然精力充沛的上些私人爱好的课程,无关工作需求,这点是我认为我们必须学习的。相比之下岛国人的下班后的消极与安稳让人觉得生活犹如死水般的枯燥无趣。

我每次在街上、地铁站上看见的港人都很有冲劲。生活可能很苦,竞争激烈,但你可以强烈的感受到他们对生活的热诚,对生命的热爱。一直坚信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即使环境多恶劣,他依然会活得很好。

如果你去过香港,自称步伐快、人口稠密的新加坡算什么?


into the indian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0.25

无意间读了几篇国内旅游达人的游记。自然地观察他人书写的风格,然后对照自己的,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碰巧昨天睡前把拜城的稿写了一些。重复阅读之后,发现自己的游记像小说多一点。

相对于地方,我更轻易被人吸引。每次回国后印象深刻的都是路上遇见的人的故事。每个人都是传奇,每个人都告诉了我他们的生活。那些故事精彩得不真实,让我真不舍得离开这世界。上哪玩,历史背景,教育意义什么的全都像流水,一过则逝。导致时常在写游记的时候得上网搜寻当地的资料,其实自己真不喜欢这活儿。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这样的一个故事性的游记,在本地应该比较不被接受吧。有位友人曾经给我意见,说我写的故事总是突然而来,突然而去,从不仔细交待。我微笑的对他说,因为这正是我的用意。

“人物地点恰好是随机设定,并不重要。他可以是A,也可以是B。这地方可以是东部,也可以是西部。故事和里头要带出来的讯息才是我真正想要告诉你,需要你思考的。”

友人无法认同的小训了我一顿:

“你是写给读者看的,不能那么自我。”

于是我再也不想说话了。气馁的想,为什么中国的游记都写得那么棒呢,读者群接受的范围如此广,怎么一来到这里就变样了。如果为了配合更多的人的喜好而改变自己的宗旨,那么你还是自己,还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吗?

之前曾经为了向一本本地旅游结集的书投稿,我改变风格,迎合那本书一向来的写法。友人们读了之后都说,你的内容是比以前齐全,也比较有交待了,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完全丧失了美子的感觉。读起来不像以前那么有趣了。

后来那份游记如意料中被投篮了。我想即使被刊登,我也不会高兴,甚至觉得有损自己的portfolio。

希望我们都能做自己,然后也遇见喜欢自己的人。




午夜岛国




Taiwan
2011.05

向几米拿了新电脑。因为房东不喜欢房客带客人回家,我们在租屋楼下的石桌上研究电脑。夜晚凉风习习。我买了一些寿司和蛋糕给几米。他一边把寿司往嘴巴塞,一边很专业的为我介绍电脑的操作和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后来知道我需要一个滑鼠,干脆给了我一个,理由是他不要用粉红色的。

要回家时因为不熟悉路线,几米用手机帮我查了巴士号码。看着他轻松的把玩电脑和手机,真心觉得他好神。自己似乎成了和科技脱离的老人家了。有位会电脑的朋友真好。陪我等巴士时,我对他说,即使我的手机有这个软件我也未必会用,我时常迷路呢。他怀疑的说,怎么可能,你那么爱旅行?其实通常爱出走的人方向感都不是很好,而且有闲的他们很享受迷路的过程。

几米继续说,你应该一到一个新地方就记路标,千万别记那些临时的路标。说完还用手指指了指对面房地产商为了推出新房子而建的展览房的黄色大气球。我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对他说,我知道,可是我一走路或坐车就会晃神、发呆,然后就什么都没注意了。

然后,几米问我明年又要去出走了?我笑笑的点头。

“这次又要去哪里呀?你每次这样出去怎么在路上赚钱的啊?”

我没说太多。这事连自己都没有把握,怎么向他人解释呢。有时候我也会担忧,到底能在路上长期生活吗。有些事你知道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主意,再想下去也没用,那么专心去做就好。

我问他,那你有什么打算。他说再在这里多做几年,买了房子,安顿两老之后,到时可能回新山吧。

“可是在这里赚的钱比较多吧,而且这家公司你也算有小股份。”

“只怕赚了没机会花!这里的生活每天一开眼睛就是上班了,然后回家看不见太阳那种。很压力,很累。我的电脑知识足够我讨生活,但是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在巴士站的提款机把钱转移给几米时,收到他的短讯。他通知我“滑头鬼之孙”动画最新的23集上载了。趁超市快打烊时匆忙买了三粒火龙果、一粒澳洲芒果和两盒低糖豆奶。回家后喝了一杯新口味的杏仁豆奶,着实好后悔。

宝蓝色的新电脑光滑得让我不舍得把贴纸贴上去。拖了好久的拜城终于开始落笔了。不知道是因为心里很清楚快要过去了,所以写起拜城不像之前那么难过和心痛,反倒乐于回忆了。这一次,我决定把所有在拜城发生的事都说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