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橱里的衣服都穿过了






Singapore
2011.06.21

洗完澡打开衣橱时,感觉又来了...
“嗯...都没有衣服穿...”

xxx

我觉得我最厉害cosplay的角色应该是小朋友吧...第一张扮14岁,第二张扮24岁...

xxx

出门之前和宝宝玩了一下,女佣转头过来看见我,夸张的愣了好久...表情实在太经典了!
原来最好吓的人近在咫尺...!!!
吓了人之后心情大好,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xxx

和HX约在ION,走过Accessorize忍不住进去摸了摸前几天看中的蓝色垂线的单肩包。
让咱们拭目以待,在这货售完之前,是物欲冲动的带它回家,还是理智战胜了物欲。

我和HX说了很多话,事后深深觉得羞涩。
我告诉了她关于纽西兰的故事,拜城的魅力,还有一些生活上的趣事不堪。
然后她说,不会啊,我喜欢听你讲话,表情很多很好玩。
后来发现,其实自己真的有太多太多关于纽西兰的故事要告诉你们,《慢活 纽西兰》就是我想要告诉你的美好时光。

意外发现HX和我在这个爱疯称霸的时代里竟然用着姐妹款型号的手机。
其实人家也想要爱疯...但顾及每个月额外的帐单,而且深知自己一定会沦陷,能暂时不买就不买了。

西瓜精灵


Singapore
2011.06.18

有人说像圣诞Elf,只差一顶帽子。
我可以变成一粒西瓜或一只金鱼,夏天又来了。

在Daiso,有个男生在我蹲下来选碗碟的时候很小心的从我身后有限的空间划过,为了避免踩到我的西瓜裙。
我站起来的时候他还很腼腆地说,nice skirt!

你却不知道,我一整天在外,头都是低低的...

周末不出门 今天不买花





Singapore
2011.06.19

周日下午睡到自然醒之后,就在厨房忙。

自从搬来后,从房间、衣着、烧菜、打扫...房东太太常常会对我投射个复杂的眼神,欲言欲止的样子。我都管他们称莫先生,莫太太,但看样子应该也大我个三、四岁罢了吧。
莫太太有位一岁大的小宝宝,像极了莫先生。宝宝很喜欢往我房间钻,我给他鲤鱼旗他摇头,转头就捧了我小桌子上的闹钟走。把他赶出房门后,又钻进对面房了。
宝宝还是看人家养就好。

想起前几天莫太太在我急急忙忙赶着赴约时,对要跟着我出门的宝宝和我说:
“来来来,别挡着姐姐,姐姐要出门了。你真有活力啊,放了工还能一直往外跑,我都被这小魔头折磨死了,耗尽力气了。”

听她那么说心口一凉。
我绝对是在害怕失去自由。可能哪天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吧,但至少不是现在,单单想象那画面都觉得是场世纪噩梦。
对我来说,母亲是全世界最伟大最大爱最无私的工作,而我很清楚,我爱自己很多很多。

清洁厨房的时候,来自缅甸的女佣正好也在,我们聊了许多关于缅甸的故事。
我问她来岛国多久了,她说一年四个月,问我呢。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我停了数秒答,嗯...我来了这又走,钱花光了再回来赚,断断续续四年多吧,这是第三次了。
然后她说,马来西亚人真好,我好想念我的家人和家乡。

“你不喜欢新加坡吗?”
“不喜欢。我不喜欢这里的工作。我一来到这里就问自己,为什么我要来?”

中午因为忘了把洗衣机的排水管放在厕所里,厨房成了水灾区。趁房东还没回家之前,我拿了拖把很努力的把水挪走。
然后,新室友碰巧回来了。她是位年轻皮肤白皙漂亮的小女生,第一次来岛国工作。我们谈了一下。她说不知道要上哪买日用品,所以到Bugis买去了。

回想以前的自己,人生地不熟,薪水微薄,没有朋友,没有归属感,空虚郁闷,抑郁的花钱,休日只想快点回国,打一份不知道为了什么的工作...
真心感激,这些路都过了,只剩下一笑置之与自在。

把厨房完全清洁收拾好后,菜都凉了。
想起以前交往过的日籍男孩们教会我的事,一定得把自己弄乱弄脏留下的任何垃圾、残渣、油迹都清除掉。他们总是在离开一个地方之前,很认真地把所有的东西物归原位,仿佛不曾到过那里一样。
即使在饭店、背包栈,都会贴心的把垃圾分门整理好,放在垃圾桶边,方便清洁工人。看着他们认真地侧脸,每一次都让我深深动容,觉得能喜欢上这样的男生真是件很幸福很骄傲的事呀。

因此,身为一位女孩,这点绝对不能输给男孩子。
我想我一直眷恋迷恋着日本男生,是因为他们总会在交往当中让我慢慢变成一个更好,更值得爱的女孩。

周日就在《海贼王》里悄悄地过了。

金鱼女孩




Singapore
2011.06.16

ION。一踏进店里,目光就被个蓝色垂线的单肩包吸引。爱不释手。抓紧双拳,紧咬下唇,不能买。马来籍保安叔叔见我拿着包包在镜子前纠结,和我说了几句话。

离开店时,保安叔叔又对我说话。他说他想买那个包包给女儿很久了,包包一开始是红色系列,近期才引进蓝色的,他说蓝色很适合牛仔裤。

“我女儿中一,我想给她买个书包,90元很值得呢。”

然后他说,你的打扮很......夏威夷,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那迟疑的几秒,我正心想他会说出怎样的形容词呢。

最后,我笑了笑,双手稍微提了提垂下来的层层裙尾,说:
“这是金鱼。”

渐渐成型了








Singapore
2011.06.16

放工后就开始整理房间,搬进新房子两周了,东西还未完全收拾好。一边蹲在地上,一边用小扫把扫地,还用抹布把地上抹了两遍。汗流浃背的走进洗澡间,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比较健康。我真的好久没劳动了。

后来房间渐渐成型。我站在房门前,看着房间里面,心想:“原来这就是现在的美子”。距离上一次属于自己的单人房是20岁的事了。

有时候我会想起上一次为了去纽西兰,离开居住了两年的岛国。那段抑郁的日子,连笑容都牵强。像只被囚禁同时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飞翔的小鸟。那时每天上班之前都会望着窗外的组屋,穿过一格一格的铁架,告诉自己,很快的,我会离开这里去一个新地方,过我想过的生活。

偶尔我会茫然和无助。大家都奋力的往前走,不走不行呀。就这样啊,我一个人走啊走啊,走到迷路了。可是我还得继续往前走,不然怎么办呢?








生日快乐。
原谅我的顽固和懦弱。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
祝你好。

眼光的认知


Aomori, Japan
2010.07.10

“你下次可以选择在8月来,这样就可以参加睡魔祭。”
“我不会在夏天去日本了!”
“可是你可以穿浴衣呀。”
“不要。上次穿了和服之后我对浴衣没兴趣了。和服漂亮优雅多了。”
“浴衣有很多种,你也可以选择优雅的。”
“不一样的!我好想穿和服呀!”
“你不是穿过了吗?而且还是最贵的。”
“啊?是吗?你怎么没告诉我?”
“对啊,你还记得一开始老师给你试穿了几件你都不喜欢吗?后来你自己去挑,结果挑了那件是当时最新款的设计。老师还说她很惊讶你会那么坚持自己的喜好,通常顾客都会接受她挑选的那几套,很少人像你那么执著。”
“我只是觉得她挑的那些都不是很好看,也不适合我,没有那种一眼看过去就被吸引的光芒。”

有时候不是你选择了事物,而是它们选上了你。

今天是淑女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06.11
又去Miss Ireen和阿B的店玩了。
试衣、戴头饰、穿高跟鞋、戴帽子。

其实这几天心情很低落。

xxx

周六早晨特地比工作天还早起,为了与Ireen和阿B去拍外景,结果却在海关塞了两个小时半,失约了。S国学校假期,全家大小往新山涌。一回到家什么就不想做,整个人似乎就成了废人,瘫在床上不动。晚上到Roost时,看见一脸疲惫不悦的Ireen和阿B。外景似乎不太顺利,摄影师的太太干涉了原本的设计风格,气得她们既失望又无奈。不过,看见她们的生意渐渐开始上了轨道,慢慢的开始,心里很是高兴。

xxx

妈妈说有位朋友正为她的儿子物色女朋友,是位爱旅行的30出岁钻石王老五。我有点晃神,直到妈妈说那位男生下个月要去印度,才忽然清醒。喜欢印度的小孩都是好孩子。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愿意找相同肤色国籍的伴侣呢。

xxx

我最近时常想起你,但我不可以再联络你了。

xxx

8月可能不去旅行了。Kenji说得对,在这里工作没得旅行虽然很难受,但因为这些小旅行而得延长在这里的日子更让人难受。听了他那么说后,我重新算了一次“储蓄计划”,少了这些小旅行,可以比预定的日期提早三个月离开。我很怕离开之后还要再回来重头开始,真的很怕。

xxx

变得悲观了。总会隔了一阵子会忽然变成这样,距离上一次的日子也有一段时间,久得让我忘了自己有忧郁症了。

不开心的时候要你开心起来是怎么都办不到的,诚如你开心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怎么不开心的。

xxx

以为把时间填满、勤劳点、做许多事就是积极的象征,结果发现这方法不能套在自己身上,因为身子已经吃不消了。今天骗了一个小病假,洗了衣服,换了床单,铺了书橱的布,看了13集的《海贼王》,想了你一整天。

xxx

我想我得时常回想在国外的日子,不然会渐渐被眼前的事情而蒙蔽双眼,把事情放得好大好大,大得忘了和世界相比,这些小事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xxx

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晚安。
于是,我想变成一块土豆,带着满身的伤疤,埋进土里面。默默等待发芽。

土豆,请相信,所有的事最终都会败给时间。
土豆发芽了就会有毒,毒死那些要吃我的人。

鲤鱼旗


Singapore
2011.06.09

想买这鲤鱼旗很久了,挣扎了四个多月了吧。
上百元的东西眼睛眨都不眨就买,这两元的东西却纠结了那么久!我是双子座。

一个人在房里玩鲤鱼旗,风扇的风力真难控制。
原来鲤鱼旗如果没有足够的强风,飘起来是不会漂亮的...

十一月我要带它拜城玩!骑摩托的时候挂在摩托上一定很酷!


巴淡岛









Batam, Indonesia
2011.06.04

只是另一个出去玩的借口。
一路上除了吃零嘴、按摩就是睡觉。
霖王子说,从没试过旅行会那么迫切想回家。
我们都给新加坡宠坏了。

8月我想去巴厘。
我有预感,自己会喜欢那里。



‎2011年6月份 80期《吃风》 生活在青森(完结篇)- 看稻田巨画



六个月的《生活在青森》完结了。

从港台回来之后,其实一直想好好写篇在那里的故事。
还有拜城。在拜城发生的事太多太多,上次刊登在《吃风》的拜城只是一个给游客的介绍文,拜城的精彩你还没看见呢!

最近实在是玩疯了。
周末越来越忙,玩乐的日子越来越多,沉迷《海贼王》的时间越来越长。
《慢活 纽西兰》已经搁置一阵子了,想起拖欠出版社那么久就心惊胆战...所幸老板人很好。

在岛国工作已经半年了,还有一年半要过。
今天的你永远比未来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