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斋节快乐

Seddon, NZ
2007.10

早晨有些不愉快的事。我很努力的把自己催眠,醒来的时侯已是下午两点半。小甜的来电把梦截断,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我好久都没用手机,这是回国后的新号码,随便在吉隆坡机场挑的。想以后安定下来之后再换个喜欢的数字。

昨晚重温了“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告诉自己要相信希望。老布的“体制化”想起了早前内地电子工厂事件,蓝领工人一一爬上工厂天台跳楼自杀。曾有记者潜入里头当“卧底”,从一周报告一次到最后没有音讯,他也被体制化了。上司把记者“救”出来时,发现记者说话呆滞、精神恍惚。人的精神与思考能力到底能走得多远?自我能控制多少?

晚上中学十周年聚餐,相熟不多,偶尔慰问,见个面也算是件好事。虽然仔细想的话,也没什意义。可人生重复性没有意义的事太多了。你说不知道要和大家说什么,我想,话题不重要,而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光,总能让我们想起那段青涩的美好日子。我今晚决定穿上那件彩色波西米亚碎花长裙,还在考虑无印帆布鞋还是白色鞋带校鞋。


3 comments:

fen06 said...

这照片真美,犹如一幅画。

meizi said...

这是我刚到葡萄镇的时候,couchsurfing的一户人家。主人是位很豪爽开朗可爱的纽西兰女士以及一家人,她一直梦想能搬去澳洲居住。

她还有一个大篷车,有着三张床的cabin car,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住cabin car。一直以为很浪漫的大篷车,结果晚上好冷,上厕所还得进屋子,现实啊现实~;)

今天是她生日,特地找了那时候的相片出来祝贺她,结果刚好到了这图片。现在,他们现在已经不住在这房子了。

fen06 said...

呵呵 照片背后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