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忙,忙得很快乐。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07.28


开始在小新工作了,也搬进了新家。一切很好。享受新工作,时常不知不觉加班了也浑然不知。公司里还混杂了老板其他生意的同事,尤其是做媒体的。一群活力四射的年轻人,每天嘻嘻哈哈,热热闹闹。我想再过不久自己应该会常往他们那玩去。里头有位来自江西的男生,长得好像四月在东京认识,温州的包晓寒。容貌和说话的口音八分相似。我喜欢听这江西男生说汉语,悦耳动听。


生活突然拥挤起来了,却也乐得过得充实。十年来在小新工作了三次,这是唯一一次感觉欢愉,空洞与空虚的感觉也比之前减少了许多。 不知是习惯了迁移,现在每次过关卡已不再郁闷。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在小新过得那么自在。


在克拉码头喝酒时,T传短讯对我说,她最近时常梦见甜蜜的恋情,好神奇。果然人是要时常出外走动。我说,这是好预征。无论恋情还是什么,只要心情愉快,一切都会好。看见周围的人开心,自己也为他们开心。


去年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带来许多负能量与纠结。有些人即使再不舍得,让你不舒服的,离开始终是对的。 一直站在乌云下,不愿走出来又如何能看见彩虹?


想学henna很久了,在背包的路上可以为朋友画,为自己画,也可以当作赚小钱的技术。然而,这想法应该还会搁上好一阵子吧。


把布丁头用深褐色盖掉了。将近十年没看过全头统一黑发的自己,感觉很陌生。T说少了毛躁头,我变得从良温顺了。小老板说我让她想起陈绮贞,他总说我是艺术女孩。我在心里偷笑。倒觉得自己这里有一点,那里有一点,不属于任何特定组群,最后成了大染缸。你认为呢?


十、十一与十二月难得遇上三、四天的公休日,已经决定这三个月都要去旅行。亚航最近在办尼泊尔的促销,如无意外,这次总算可以去尼泊尔了。我十七的梦想,我要把你现在化。


想起唐立淇之前写的星座大全,双子下半年的旅行运特别高,因为木星停在了双子的旅行宫。今年许多事似乎都被唐立淇说中了,不迷信但为这奇妙的巧合感到很有趣。





My Little Corner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07.28


小明的 My Little Corner戶外小餐廳才營業兩周,卻已成功俘虜了大家的心。現在已經成為了我們在新山週末晚必到的吃喝玩樂的地方。除了院子是小餐廳之外,其實它還是家美髮店。店主小明是位理髮師,這家鋪子是他的寶貝,也是他的家。

來自泰國的廚師大叔廚藝好好但不太愛說話。昨晚我發現他用手機默默的對著舞臺的歌唱比賽錄影,霎那間忍不住對著他笑了起來。被他發現后,他低著頭,有點靦腆的對我笑了笑。

My Little Corner小餐廳除了泰式食物可口、有道地泰國青木瓜沙拉song dam解鄉愁、有汽酒好喝、有葡萄樹、天臺的鞦韆....等之外,最讓人迷戀的是...

新山和清邁隔著1972公里,卻能在新山感受到濃濃的泰國意境,聽著廚師和一些識泰語的顧客說著泰語...仿佛回到泰北的自在與快樂了。如果你想要在新山享受泰國風情、體驗一下背包客在東南亞永遠無法忘懷的自由感、輕易的能與隔座得顧客談起天的有愛世界...那你一定要來位於新山市中心的Jln Tan Hiok Nee——陳旭年街(文化街)的My Little Corner!

(緊記:點青木瓜沙拉song dam之前請切記一定要交代廚師不要放太多辣椒,因為真的很辣!)

(有汽酒一共有三種口味,粉紅、紅和黑色包裝。粉紅口味是最甜的,黑色是最苦的。強力推薦女生紅色口味,男生應該會比較喜歡黑色的。)


*一直要找个时间和小明做个访问,但...每次去都玩到忘了这回事。下午听老板说想到文化街做访问,自己心里很矛盾。
 
 
 
 
 
 

Happy Together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07.21


很高兴能介绍那些可爱的人儿的铺子和作品给你们,很高兴你们喜欢,更高兴大家因此都认识然后圈子越变越大。这多有爱和温暖呀!


Please drop by new cafe, My Little Corner at Jalan Tan Hiok Nee 陈旭年街(新山文化街)!







又回来小新了



上班两天了,工作还可以。有些事闷在心里无法消化。陈老师说,欢迎回到现实的世界,还说大家都问他,美子的钱到底从哪来的。一切都好,无奈的事是怎也没办法的。他说,你得快点找间房间搬进去,有了归属感后就不空虚了。纵有千言万语却找不到一人能说。我把许多心事都藏起来,等待遇到你的那天。







灵气的女子Vanfa




































Pai, Thailand
2012.07.12



Vanfa定了一条量身定做,胸口那么大的项链。项链的设计是根据我描述、绘画、选择出来的颜色,很是期待她会做出一条怎么样首饰给我。

这女子的天赋应该被奖赏与支持。喜欢民族首饰的朋友们可以到她面书的page看看。











时间会告诉你怎么走


















Chiang Mai & Pai, Thailand
2012.07.11

周一那天一早就去了岛国面试。虽然前一晚只睡了3小时,但自从从日本回国后每天的睡眠都挺健康的,精神还算好。面试结束之后,我在Starbucks上网。第一次深深觉得岛国真好,I love SG!面试的结果会在这周内获得通知。自己很喜欢也很渴望这份工作,其实内心还蛮焦虑的,但一直告诉自己,平常心。“在正式工作之前想再去拜城一次”的念头又出现,于是匆忙但坚定的买了隔天从吉隆坡飞往清迈的机票。


前一晚我已有这想法,心想一切视面试的结果而定,于是小背包里都准备好了旅行的装备,计划从岛国直接前往吉隆坡。机票更是在之前已经查看过价钱了。结果主编竟然不是当天给我答复。其实心里无论如何都想去拜城的念头早在还未从日本回来前早已出现。


抵达吉隆坡时已是凌晨12点。感谢第一次见面的网友A带着她另外一位可爱的朋友D特地来车站接我到机场。三个女生在吉隆坡迷路了两个小时才找到机场。我们在麦当劳吃宵夜,聊旅行聊打工度假。她们一直陪我到凌晨3点才离开。之前在网上觉得A是个娇柔的女生,然而见面时却截然不同。D对着A说:“你完蛋了!在你已经放弃打工度假的时候竟然遇上她,她一定会重燃你的欲望的。”我还是重复那句老话:


“你永远都不会后悔去打工度假,你只会庆幸!让它来改变你的人生吧!”


在机场过夜不是件好玩的事。我的精力到了登机前的两个小时前已经快耗尽了。天空慢慢亮起来,窗外蓝天白云,忍不住看了几眼,还没察觉自己是怎么闭眼的,却已不省人事。泰国时间早上9点,坐着双条车,看着街景,发现自己在傻笑。我又回来Thae Pae Gate了。在附近的一家旅行社买了11点半到拜城的车票。趁时间还早,转到Warorot Market买些衣服和梳洗用品。


去拜城那么多次,这次是我唯一一次一上车就立马睡着,没有任何丝毫晕车或头晕的征兆。7月的拜城....好热。谁说是雨季的?雨季怎么还那么闷热。没想到7月的拜城比3月还冷清。到Tick家找Ya和过,Tick说他们不在拜城。到山地村找阿能,阿能妈说阿能到普吉岛工作去了。突然有点郁闷,心想:“难道这次真做错决定了?怎么大家都不在啊。” 


晚上在gusethouse上网时,Vanfa邀我隔天到她家做客,在那之前我们还能一起去市集买晚餐的材料。Vanfa是我去年11月来拜城时遇见的一位泰籍手工艺术家。她有家铺子在镇上,在11月之前她的铺子在郊外,所以即使我来了拜城好多次都没见过她。当时一看见她的作品和她本人就惊为天人,向她买了一个耳环送给爱林。后来我一直在网上大力推荐Vanfa的首饰,还在网上和她谈了不少。这次正式来说才是我们真正的见面。


隔天和她见面之后,我突然明白了自己这次来拜城的原因了。我们是一定要相见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两个用着半咸不淡的英语,第一次见面的女子 可以谈论能量、心灵、爱...等话题。Vanfa的男友更是在我们两人努力尝试让对方明白的混乱情况下,忍不住发言:


“你们真要谈论那么深的话题吗?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多亏这些堪苦的日子,让人练得在任何一间公共厕所都能洗澡刷牙洗脸


Pai, Thailand
2010.03


我要回泰国的家了,就4天。周日飞回来吉隆坡见爱米莉。这次的决定其实很突然,12小时前在岛国的Starbucks匆忙上网买机票。穿过人龙的关卡,搭了8点的巴士来到吉隆坡。Alexis和一位可爱的友人特地来载我。第一次和Alexis见面,她给我的感觉好像以前的室友Athena。在巴士上,爱先生捎了通电话来问可有人来接应。大家都对我好好。然后现在我在LCCT过夜很想死,但是肯定的明天到拜城的时候我会一直笑。






总有突发事件


Aomori, Japan
2010.07



整理相片时难免会翻到旧相片。相片里的自己虽然变化不大,但其实都在变。转头望了望角落的镜子,发型脸型什么的大同小异,但岁月真不饶人。无论多么孩子气的脸,还是会皱的。



明天出岛国, 希望一切顺利。真成事的话,我想在一切重头开始前,去见你。



偶尔他们会找我出去喝茶聊天,其他的时间我还是在家里,继续收拾。收拾的不只是杂物,还是自己的心,与这30年的记忆。





















既然健康平安的活着,那么就找点梦想来完成吧。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07.01


回国后的四天之后我去了爱林的铺子。心情有点怪异。当你在迁移时,灵魂总会慢半拍才追上身体。似乎有点还未完全回过神的状况。无论如何,我回来了。日本和马来西亚的差异很大,就像隔了两个不同的世纪。在日本,自己连装扮都“无奈”的“日式化”了。日本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把所有外来的东西都转换成和风。


Gemma来临周三结婚,大家在小明的铺子My Little Corner为她办了个单身烧烤会。小明把铺子的院子改成一个绿叶的咖啡厅,天台上还放了一个小秋千和几张桌子。我们喝着小明调的鸡尾酒,坐在秋千上摇啊摇的谈天。一走到小明的铺子时,他爹着声音的拉着我说:“美子姐你回来啦!整个日本样啊。”说完转身为我们准备饮料。我虽然和小明不熟,但我喜欢他。喜欢他用心的对心爱的铺子努力,细心照顾院子,喜欢他说话狠毒却又骚得可爱的模样。人啊只要坦率的做自己,都会让人觉得自在与讨喜。


爱林、阿天和我谈了好多。爱林接了个婚礼策划,忙得不可开交。婚礼在刁曼岛举行,她也乐得可以常常往海岛跑。真高兴看见她的事业日渐上轨,她应该得到这些回报的。我告诉他们我看见了奈良美智先生的作品、宫崎骏老爷的美术馆、海贼王的展览等的种种感动。当然,感情这话题少不了。


最近很多人的感情都不是很顺利,虽然事不关己,但也跟着无奈。睡前我在想, 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很精彩。无论大事小事琐碎事,如果你能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观看自己的生活,你会发现自己活得很鲜明。但是我们总身在其中忘了许多事,时常犯下觉得对岸更好的恶习。


我和他们说起决定先出版拜城的书,还有明年的专栏。他们笑骂的督促我:“你得收下玩心,认真写书啊!到底要拖到多久!”


阿海开的第三间Roost - Roost Repurposed & Recycle Salad Bar非常棒!他是个很有才华的男子。把手上的东西整理好后,有一天我想访问阿海,关于这家铺子的概念与背后的故事。这是一家很特别又舒服的饮料沙拉店。阿海真为新山人,为马来西亚争光。我们的社会,大家都不敢冒险,不敢创新,但是阿海很勇敢也很有天份。这年代就需要大量这样的人。


铺子楼上的座位和室内设计什么的都是阿海的概念,家具等甚至都是他和工人们亲手做的。楼梯间整齐的排列着Ah B、小明、爱林的名字、相片与店名。我把手放在爱林的肩上,和阿天揶揄着说:“红了咯,大红人!”爱林既害羞又生气地瞪了我们一眼。


吃着沙拉谈天时,我突然好想带老鹰来这里。


那天下机后,中学同学C来载我。我发了许多短讯给亲爱的朋友们,压抑不住的兴奋告诉他们:“Im Back!”我和老鹰断断续续的短讯,一直到我搭了长途巴士抵达拉庆巴士站,等待T来接我时才结束谈话。


去日本之前我给了老鹰一张手绘卡。收下卡的时候他笑得很开心。当天之后的早晨通电时,他的态度突然由热转冷。我很纳闷,但已决定不去纠结。前天与老鹰在电话里,我假装生气地问他,我的卡呢,你一定是弄不见了吧?他慌张的说,没有!然后我们又惯例开始斗嘴,一不留神又是一个小时。我嚷着,我不管!下次见面时请你还给我,免得你又弄不见,糟蹋我的图画。他静静不说话。挂了电话之后我捎了短讯给他:


“你那么喜欢那卡,下次有机会再画张给你吧。”


亲爱的老鹰,原谅我每次对你的口是心非。很多东西我都知道,但是就是无法好好的认真的对你说。心意,收到了。我们老是重复同样的谈话模式,都不坦白。我后来在想,其实我并不是想要知道那些答案,我只是太喜欢和你抬杠,喜欢欺负你,喜欢看你支支吾吾。只有遇到那些话题你才会不知所措,平时的你太聪明了。如果不那么做,我又怎么能占上风呢?


然后,七月,我回来了。许多计划许多事,大家都在努力的往前走,我又怎么能落后呢?活着如果只是昏昏沉沉过日子那也太单调无趣了。既然健康平安的活着,那么就找点梦想来完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