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Singapore
2006

最近想画画。要办的事情看起来不多,做起来却也挺费神。我的一周似乎只能从豆花天来定标准了。看图文书去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