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家






Pai, Thailand
2011.02.09

没事的时候就幻想。

在拜城要租的房间。住所偏离小镇日租10元马币摩托牛逼了。需要用扫描机的时候怎么办。晚上别太迟睡培养中午12点之前起床的习惯。每天吃泰国餐好无聊......

觉得闷了就换纽西兰。寒冷的冬天早晨。暖气常开。忍不住要逃离湖畔小镇。不能看PPS网线昂贵。早睡早起。春天种些小蔬菜......

好吧,我果然是个没有活在“当下”,虚度光阴的人。

xxx

今年还是/最后不去日本了。

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太喜欢香港,但我好想知道生活在港片里是什么感觉。
周围的人说着在电视机里才会听见的港式粤语。
无关吃喝玩乐,她是一个港片梦。
一个随处都是电影场景的国度啊。

我要去重庆大厦看印度人。
去寻找香港最长的扶梯。因为站在浮动的扶梯上,正好有个视线,会和杜可风的房子通连。
虽然,杜可风早已不住在那了。
但是,至少能站在1994年,阿菲曾在那梦游,遇见633的地方,感觉已经很浪漫了。
我要去看看香港大学。《玻璃之城》舒淇和黎明相恋的地方。
帮那些霓虹照射的情色招牌拍照。
岑凯伦小说里,男女主角住的地方-浅水湾,是我小学除了四大天王和港片以外,唯一知道香港的名词。
最后,还要去找麦兜,叫他带我一起去吃没有鱼丸的粗面线。
我好想问他,你还记得你的好朋友-阿阔和屎捞人吗?我要去哪里才可以见到他们?

那个中学、学院时期疯狂着迷的台湾。
那个曾经好想好想好想生活的台湾。
那个曾经以为街上甲乙丙丁都会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台湾。
可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在最爱你的时候来不及去看你,剩下的只有一片落寞和微笑。
无关小吃、购物、书籍,唯一能想到的,我想和原住民做朋友。

到从小熟悉万分却始终未亲身接触的地方,是件非常神奇的事。
何况,是两个呢。
想想,都好幸福了。

不知道会在这两个地方,拍下怎样的相片,制造出怎样的故事呢?


*对了,我会住在当地人的家里,看他们每天过的生活和我们的有什么不同。然后,拍好多房子里乱七八糟的相片做收藏,一辈子都不和你交换的宝贝(笑)。


‎2011年4月份 78期《吃风》 生活在青森4-日本人很好色!






猜错了,4月份的并不是刊登校园祭。薰衣草/果园的相片应该不会刊登了吧?(文字已经在这期刊登出来了)

好期待会被编辑成什么样子,还有两期就结束了。
看得我都想去日本了 T_T

你知道人类为什么可爱吗?

Singapore
2011.03.26

似乎回到初回国的心情了。小心翼翼的吃东西,仔细的看着地铁运行,格子的组屋...不知道这次会逗留多久呢。我想,这和上周忽然差点决定回去纽西兰有所关系吧。不是抗压能力差,也不是逃避,只是觉得暂时还不是时候。不确定何时,可能几个月后,也可能年尾,也可能明年。其实,这份工作似乎也无法混太久似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现在真的离开,很大可能是不会再回来了,不能时常和你们见面,不会再在办公室工作,不会再如此随心所欲的挥霍金钱了。想到这里,竟然有点舍不得,因为“不会再拥有”的小悲伤。因此,暂时把这事搁下来,放个备注。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J的店门前。9点,店面似乎全都打烊了。转头准备搭电梯时,拨了通电话给他。J说他还在店里收拾。后来,J在储藏室里打网上游戏,边和我有一段没一段的说话。我因为之前晚餐吃得好撑,在店里来回走来走去。J说了他与前任的往事,故事高潮迭起,桥段仿佛港剧般的煽情、夸张。世界真是黑暗,人性真是丑陋。J问我,你怎么想?我背对着他,把玩着被顾客遗弃的电脑,笑笑,不经心的说,我不想给意见,听听就好。无论三角恋也好、四角恋也好、外遇、哪怕是建立在肉体或金钱的关系,你请我愿,都是个人选择。我们不是上帝,没有资格说应该或者不应该。你伤害了人,其实也伤害了自己。

后来我们一起走去地铁站时,J带我走了一条近路。我没有方向感,每次都只会走回同样的路线。他说,五年前我也带过你走这条路你记得吗?

“啊,好像有这印象呢,你还记得哦?”
“我什么人什么事都记得,所以你没看我样子那么憔悴吗?”
“嗯...这不是好事。”

当时,我心里想起一些事,导致后来J说了一大堆话,我都没听进耳里。走进地铁站里,从扶梯转角时,发现一位瘦小的女孩对着身边的J笑了。于是问他,你朋友吗。J说不是。可是她对你笑呢,似乎认识你所以向你打招呼的微笑。J又露出他有点阿呆的笑容说,帅哥嘛。我顿时毫无掩饰“噗”的一声,掩着嘴大笑。抱歉也来不及了。

我和J交情并不深,因为知道彼此观念不同,也很少在他面前透露自己真正的想法。可是,我喜欢听人们说他们的故事。就像,观赏电影吧,有时候似乎得到了一些启示、安慰或者鼓励;有时候就当作一场闹剧喜剧。你知道人类为什么可爱吗?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


*有时候会感慨,这些年从吉隆坡到新加坡,新加坡到纽西兰,许多朋友似乎都是隔了好多年才终于有机会见面。大家内心一定变化了不少,经历的事情也更多,已经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了呢?这次之后,不知道又是何时了。虽然每天都在面书和那么多人联络,可是有些温暖与欢喜只有相见才能体会。

时间感制造实在





Singapore
2011.03.06

前阵子女孩们一同去了同窗的新居。那是栋不大,但非常温馨美丽的二人世界的房子。我们好喜欢那里,叙叙旧谈谈天。弄得大家都好希望有一个自己的房子。

离开之后,阿宝在车上说,我每次遇见像莉雯那样的人,都会觉得他们很实在,很生活的在生活着。和他们相比,我们还像个孩子,对未来为许多事情都还处于憧憬的状况。房价、地产、车子什么的,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似的。通常,人们都是先有个房子,家庭什么的,然后才去计划将来旅行出游的事情;而我们好像相反了。而最糟糕的是,我们已经过了那段做梦的年龄了。

后来黎小姐在网上说:

“我们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在做梦,经过了那么长的日子之后,其实我们已经活在以前的梦里了,或许我们不应该要求太多,偶尔需要暂时停下来一会?”

于是一段日子我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昨晚熬夜,中午12点左右醒来,惯性的赖床、上网、看书,然后又懒得回家了。扫地、抹地、洗衣。洗澡后修眉、做面膜、剪指甲、吹头发...我又想起了之前的关于实在生活、要求太多的问题。

我想,环境、生活什么的只是一个形式,内心平静和清楚才是真正唯一的原因吧。
我们总认为自己将来会有所改变,我们内心所向往的和谐境界也会一点一点、一天一天的实现。事实上,时间不会带来任何的和谐或平安。如果真正的危难当前,时间感就不存在了。没有时间感,也就没有所谓的过去和未来,只有当下。

认清这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是极其重要,只有如此,心智才能自由。未知之事不应该让你恐惧才是,你既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的一件事,又有什么好怕?只是一有所谓世俗、教育等灌输的“意象念头”升起,恐惧就来了。所以,我们恐惧的不是未知,而是自己对“未知”定下的理念意象。

你自己独特的个性、气质与内在的压力,不断与你认为应该服从的那套理论互相冲突,因而产生了矛盾。于是你陷入了两面的生活,你认为你才是真实的,而不是那意识形态,但是如果你向它屈服了,你就不得不压抑自己。

一个人如果想看清楚一件事,他的心必须十分宁静。没有任何偏见、唠叨、矛盾、对话、意象和画面,这一切都得抛开。你一开始思考,思考就扭曲了。


*后来,霖王子给了一个一语惊醒梦中人的结论:
换个想法說,人家等到老了才是实现我们做过的梦。而我们老的时候已经回归现实了。(经典呀!!)


看见它就有好心情


Singapore
2011.03.26

越笨的东西越是治疗系啊!
*这件格子洋装还真的不是普通童装。

五年

Singapore
2011.03.23

五年没见的友人说,你当初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也是这身打扮。黑色上衣,花色长裙。我还记得你那时候经过我的店门口,青春傻气的样子。

SMAP 首支中文作品【世界上唯一的花】


NOW ON SALE via MOBILE.hlv
目前在大陆官网下载,会捐給日本东北震灾。

好可爱~木村说中文的声线好好听,不过,大神似乎有了中年发福的征兆了。

妹妹的狗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02.28

面书。

“妹妹,我好想你!”
“哇,你做末?!”
“只有milo可以想你啊!”
“oh shit,我惨了”(milo,妹妹男友)
“要换地盘了!”



一起度过青春期的男孩们


Singapore
2011.03.07

和男孩们见面之前的早晨,我去了邮政局领取包裹。
一个好大的包裹,吓了一跳。Relakuma的小抱枕还有白色Relakuma的室内拖鞋。还好有附上袋子,我把箱子放在垃圾桶边,带着好大一个袋子赴约。

男孩们问我,你干嘛带那么一个大的袋子出门。

“我刚才去邮政局拿的。”
“什么来的?”
“嗯,玩偶之类的东西吧。”
“哪里寄来的?”
“日本。”
“这里买不到吗?”
“应该有吧。”
“等下是这里做的,从日本买,再寄过来?!”
“不是我要的,是礼物。”
“猜都知道,你问了很蠢的问题。”
“该不是中国制造的吧?”
“我看看....嗯,真的哦!”
“走吧,现在要去哪?”

一起度过青春期的男孩们,即使明年已是30岁的男人,依旧和当年一样。


那就这样吧






Singapore
2011.03.20

买面包时,又看见了那位年轻的小伙子。这次,他很忙碌的厨房里收拾。三周前,也是周六晚上,他一边帮我结账一边和同事提出准证的疑问。

小伙子看起来大约17、18岁左右,有点傻气有点善良,是位很开朗的少年。我把钱拿出来的时候,碰巧跌了一枚钱币。他笑嘻嘻的从柜台跑出来,帮我把钱币捡起。离开柜台的时候,我微笑的问,马来西亚人吗。他带着青春洋溢的笑容,回答,是啊!

xxx

买了四本书。美国女人一个人去旅行寻找自己、台湾人在尼泊尔的故事、印度哲学家的领悟、暧昧的日本人的分析。

重看BJ单身日记,又笑又幸福。原来休格兰特那么帅,以前老觉得他眼角下垂好难看。
有自己的住所,还有几位依旧单身疯癫的死党,单身也值得。
这几天都很认真的在想,或许为了一个人的房间,是时候做出些让步。

忽然决定下个月去槟城看Michael Learns To Rock的演唱会。拨了几通电话给女孩子们,有人二话不说马上答应,有人看似无法随行。我想圆一个13岁的梦想,第一次听见25 minutes的感动。还有,见一些网上认识却从未见过的人,听他们说他们的故事。

已经不想再为每个月规定要储蓄的金额而限制自己太多事了。要不然,在未离开这里前,我应该已经被堆满的抑郁而阵亡了。
既然这是一个用物质打造的小岛,又怎么能奢望得到心灵满足呢?那么,就用物质来让自己快乐起来吧。

我决定不要再去想未来了。好好享受当下,随心所欲。

我做了一个梦

Singapore
2011.03.14

我做了一个梦。做梦一种需求,但是最近我好久好久都没做梦了。

梦里我走着回家,以前念书Desa Setapak的房子。经过街角,三只狗同时间摆了个对着天空仰头的动作,似乎是在做运动。我和它们说了些话,问它们你们要吃点东西吗,想吃什么。狗狗对我说,它们想吃白饭配生蛋。我说好,你们等我,我回家烧饭给你们。

房子外面,室友阿文和好友阿冲正从车后厢搬了好多纯白的棉花出来。阿文一边搬,一边气冲冲的和阿冲说话。他们没有发现我,而我似乎像是空气般的不存在,但确实实实在在的看着听着他们说的一切。

房子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同。阿文走了出来,说他和老婆买下那里了。进了房子,里头完全不同。他邀请我留下来吃饭,我拒绝了。室友的老婆竟然是我中学的同窗,孩子都有了。我问她,你打算回去吗?她坚决的说不。房子里似乎有好多人。好多亲朋戚友。有位大约7、8岁的小朋友和我说了些话,但我不记得了。

我回到了中学时期住的房子。那是栋两层楼的排屋。有人告诉我,叶伟兴来了。叶伟兴是我小学同学,四年级的时候转校去吉隆坡,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三年级的时候,叶伟兴坐在我的右边,他和全班同学说他喜欢我,他常常偷拿我的作业簿回家。我走下阶梯,叶伟兴在看电视节目,他把头抬起来,与我对视数秒,我们什么话也没有说。长大后的他和我想象中一样,小时候的轮廓依旧停留在他脸上。我走去厨房用餐,一位老奶奶烧了一桌子的菜等着我。老奶奶让我想起阿麻。

你用固体的形式来看这世界,同时,气体的你在旁看着你。

醒来的时候,我想起在吉隆坡的Esther,于是拨了电话给她。
她对我说,不要去想未来,凭你的直觉去行动。

乖乖听话好吗

又开始郁闷了。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的情绪回到以前在岛国的低潮期,还有一年的日子要过。你就安份些,沉着气,别心急。5月我们去旅行,带你去看其他人的生活,和陌生人做朋友,哪里都好。你暂时乖乖听话好吗?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和你讨价还价,我们不可以两败俱伤呀。

xxx

“这不是爱情吧,没有共同的目标。都在做自己的事,为自己着想。”

“嗯,也是。可是这样的交往让我觉得很自在。”

“我觉得你不需要爱情吧。”

“哈,偶尔还是需要呀。”

“你只需要10%的爱情。”

“嗯,难怪...哈。其实,我一直觉得爱情是有毒的,可是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受诱惑,虽然我知道这毒有害。你要那份欢愉,就要去承受它带来的所有负面。可能我在逃避受伤害吧。我不伟大,但有时候真的觉得,有些爱如果能分散给更多不幸的人,那种爱就不局限于两个人,而是更大的光芒和充实。如果有了这些爱的支持,就不会寂寞或觉得孤单而想念爱情了。”

xxx

昨晚重读三毛的文字与故事,有些沉重有些心疼。

xxx

午休,吃完杨州炒饭看完新闻。斜躺在折成一半的床垫背上,像条死尸动也不动。
银色的手表捧在手心,专心的看着分针一点一点地移动。
就这样睡着别再醒来了。

我们应该做一些事

donate to JP
Hi everyone, just use your debit card/credit card and fill up these simply form and done wth the donate process!!!! Its very simply and easy!!!!!!!

send food & supplies
The link is the checklist wat they need now....


有些事,不能再等。

我以为她会一直在那里,等我准备好就去找她。可是忽然之前感觉似乎快失去她了...虽然我们都坚信,她很快就会好起来。因为,长久以来,她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坚强无比。

人类很善忘,只有到危机的时候才会反省和后悔。
这场悲痛的不幸,或多或少让每个人开始沉思一些事。

悠長的假期(日本挺住)



是你教会了我们什么是梦想什么是希望什么是勇于追求什么是...长假...
只要努力,就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尽管一切都是浮云,都是处心积虑制造出来的假象,但你已经造就了数以万计的信念...
所以我们是共存的。

我都还未与你生活在一起,还没来得及了解你呀!



世界末日的时候,你能和多少位致爱的人在一起?

我想写一些文字,却不知道该写什么。这一阵子貌似什么不好、不愉快、不开心、不幸的事都发生了。你再一次面对这残酷的世界,哪里都躲不了,只能哭着接受。

生活还是得继续下去,终日以泪洗脸也不是办法,又不是世界末日虽然快要来了,什么都可以不管,奋力的和最致爱的人至死也要在一起。没有比一个人孤独的消失更悲伤了。

最近泪浅,内心脆弱,一点小事就会把自己弄哭。
从没和任何人提过,我从好久以前第一次去岛国工作开始,一直都很讨厌一个人过关卡,尤其是傍晚至夜晚时分。那段路程总会让我觉得好孤单好寂寞好凄凉。今晚好不容易忍着不哭,快要抵达居住的组屋楼下又哇的一声躲在角落抹泪。

这些日子会过去的。会过去的。

可能那个时候,现在不知道的事就会知道了

那天和男孩们在城里吃了午餐,在人群中漫无目的闲逛,不知怎的和准备来岛国工作的H说起彼此的生活。我说不想长期生活在小岛,他问起原因。

“就不喜欢那么多人,那么多车吧。看了头好晕。”

“嗯嗯,可是怕寂寞的人应该就会喜欢吧。”

“是吗,可是那么多的人,一个都不认识,又有什么差别,不是更寂寞吗?只不过是因为这些肉眼看得到的东西让你分开寂寞的注意力罢了。”我指着前面人来人往的人潮。

“啊,也对哦。”他若有所思地说着。

“....那你存了钱要去哪啊?”他接着问。

“去玩啊!哈。”

“......”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但既然在这里肯定不知道,去别的地方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那就去别的地方吧。我想去中国走一走。”

“是哦,你会想去中国?你不像是个想去中国的人。”

“哈哈,怎么会呢。年轻的时候应该是那么想吧,长大后发现中国其实也挺有趣的。我想在步入人生另外一个阶段之前,就以30岁为准吧,完成一个长期的陆路出走。从这里出发,到泰国,经过缅甸,云南、大理等,转入尼泊尔,然后印度。我想,应该去不成西藏吧,毕竟资金还是有限。  ”

“你好勇,不怕吗?”

“通常在出发的时候不会害怕的。只有在踏上旅途的时候,那些复杂的心情才会慢慢浮现。其实你只要这么想,世界就那么一个圆形,就当作你家院子,你就会有安全感了。我想途中在泰北等一些喜欢的地方住一阵子,去清莱当中文老师。我想向那些贫苦的小朋友学习,我认为他们应该能教会我许多我在这里永远都学不到的东西。可能那个时候,现在不知道的事就会知道了。”

旅行的美好

因为好久没登入CS,现在才收到去年10月份电邮我的老奶奶的消息。
她是我和小芳在Taupo第一次的CS,也是奶奶第一次接待人。

奶奶说她刚接待了一对新山情侣,同样是在纽西兰打工度假,然后她忽然就想起我了。
奶奶还记得当时她教了我这个笨徒弟织毛线,后来这笨徒弟在一年后真的成功织了一条围巾。
奶奶说了这些,最后问我现在过得好不好...

当时我就泪流满脸了 T_T
那是2007年的事了,我怎么把好多这些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呢。我们那时候都是纽西兰的菜鸟...什么都新鲜什么都好玩...

对不起,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在纠结自己的事,却忘了这些重要温暖美好的事...
旅行的美好不是在于游玩,而是你遇过的人会让你每次在怀疑世界的时候,告诉你,这世界还是温暖的。而你,并不孤单。

我希望我以后也能成为那个在旅行中让他人觉得温暖,觉得不孤单的人。

谢谢

u know, ur blog always cheer me up

u cannot lose to urself

if u fall too, we r wil fall

xxx

“我常常很害怕,在想...你会不会担心以后终于离开这里后,会因为现实问题而得回到这里?”

“我应该会这样,但是总的离开啊。我不想没有灵魂,也没有做梦的自由。”

“我常纠结,为什么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的好好在这里生活呢?为什么大家似乎都觉得还不错啊!这样的追法有时候好累呀!我也好想留下来,和一个喜欢的人哪都不去,好好经营一个家庭。可是就为了坚持,再坚持,没办法放开这个,当然就无法得到另外一个。我好恨那个自己。”

“嗯,那就要看你要的是怎样的生活了?如果你想要工作,赚了钱买东西、小旅行酬劳自己,这样你当然就会觉得很不错很满意呀。可是,我们是向往自由的,买东西的时候很开心,但之后的空虚是双倍的对不对?我明白在那里的生活的心情,会不知不觉抹杀了发梦和自由,但是你要坚持住啊!”

“我不想再坚持了...”

骄傲的兽

接近凌晨的时候,你陪着我走到路边搭德士。
一路上低着头,忍不住边咬唇边忍着泪水,你频频回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只是一直说,振作振作啊。我边抽涕边嚷着,“我怎么那么惨要在路边半夜哭啊!”

走到路边时,你帮我拦了德士,交待我夜了小心。
才一坐上德士,说了地址的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尽管奋力掩着嘴巴,不发出声音,德士爷爷还是发现了。爷爷说,怎么啦,小姑娘,被人欺负了?我给了一个苦笑,说没事没事。

她们说,你本来就是一个吃闷亏的人,但怎么那么不会保护自己呢。明明知道刺猬有刺,为什么还是学不乖,还处处找理由让自己触碰它。你真的有自虐病呀!路不同道不合,别再难过了。你不应该是那么脆弱的女生呀,那位说着释怀淡然知道自己要什么自信我行我素骄傲的吕美姿跑哪去了,你忘了吗?你还记得你的光芒四射的光环吗?

你是世界独一无二的

哭得连声音都沙了咳得吐血了眼睛红透透寿司一个也没吃藏进冰箱里没事没事我是超人嘛超人无敌自己跌倒自己爬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可是还是很想哭超人无敌你是超人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你是最好的你是最漂亮的你是最聪明的你是最可爱的你是最值得被爱的你是最棒的你是好孩子你是最讨喜的你是最窝心的你是最勇敢的你是最独一无二无人能比的超人美子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没事的谁来借个肩膀呀呜幸好是周六失眠也不担心超人美子你要加油没事的没事的深呼吸有没有谁告诉我美子你还是你我依旧喜欢这样的你你知道吗即使你犯下千万个错你还是那位世界独一无二无人取代的女孩

百万円と苦虫女


21岁,没有技能证书、没有特长、没有朋友。
明明是别人有错在先,可是为了惩罚别人的错误的玲子,却把自己送进了劳教所,犯下一个带有赌气性质的前科,不得不离开东京。
铃子每赚够100万元就换一个地方生活。

她来到海边,在海滩小卖部做冰沙;她来到山中,帮助果农摘桃子;她来到城市,在陌生的地方寻找新的开始……铃子辗转各地,遇到了许多善良的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和亲近她的人们相处,每存够一百万,她就重新踏上旅程。

影片中不懂得表达自己的不只玲子一个...

弟弟拓也不懂:明明关心姐姐、嘴上却数落着姐姐的不是;明明讨厌班上的家伙、却不敢和老师或是家长诉说……

玲子在海边遇到的男孩也不懂:明明喜欢玲子,嘴上却硬是一口咬定只是玩玩而已,结果只能无奈地看着玲子离开……

中岛自然也不懂:明明是不想让玲子走才借钱,但是却没有解释清楚而造成玲子的误解……

不命题了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02.28

孤单的时候,他就会说,不是你不能适应环境,你看起来很好啊,是你的内心无法适应,你的本质无法和环境产生共鸣。因此,你才会一直想逃离这里。

而根据你的个性,如果硬强迫你,你的反弹力就越强,你这辈子将会郁郁寡欢,甚至厌世,对吗?
你这人,优点和缺点就是太偏执。

我一直记得,有一次,你看中了一件衣裳,可是没有适合的尺寸。
你说那是你自己的奋斗,叫我先回家休息。然后一个人千里迢迢的搭公车、问路、转了好多路、去了分布不同地区的店面,从早上一直到入夜才到家。

你看似非常疲惫,全身无力,脸上却挂着异样光彩,得意洋洋的把袋子举起,对我说:“哼,我就不信找不到!都说是注定属于我的!”
看着你嚣张的笑脸,我想,与其说你真那么喜欢那样东西,应该说你更热衷于寻找获得的过程。

当晚,你甚至说了好多之前干过类似的偏执事件。例如拿了工具,搭了公车,在高速公路中央的灯柱上,把想拥有的《替身杀手》海报给拆了下来。只因为当时觉得周润发的造型实在太迷人。每一次巴士经过,都增加你的欲望。
我不禁冲口而出,你也太笨蛋太疯狂了。

后来,不到三个月,那件衣裳被打入冷宫。
我取笑你,真是喜新厌旧的家伙。

你冷冷的说:

“我不穿不代表我不在乎,每一件我拥有的事物,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喜欢的事物也认真用心的喜欢。时间会流失,喜好也会跟着成长改变,但我永远都记得曾经深爱的心情。拥有是个形式,但形式消失之后,也只剩下记忆能证明它曾经存在过。人,不也是吗?”

立场

Singapore
2011.02.08

“啊,你昨天做到十点多呀?”
“嗯。”
“不过,你今天还是要九点就来上班。老板不管你做到多迟。”
“嗯。”
“我每次帮她做到那么迟,周末也做,早上迟到一下子她就介意。像上次...”


“上次D好心把名单重新排列整齐,她也没有谢谢一声,还说什么你做这些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自己,以后方便找东西。她不谢谢就算了,还说风凉话。”


“这个要很久,下个礼拜才可以做好。”
“为什么要那么久?”
“明天都拜五了,你认为我会为你加班吗?”
“你再说一次?”
“明天都拜五了,你认为我会为你加班吗?”
“如果明天是dateline,你今天都要给我做完。你不可以这样讲的!”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物。
你可以坚持,但请不要硬把想法加在他人身上。
我们不完美,不满发泄很正常,但请不要重复性的唯恐天下不乱,只会显得愚蠢和肤浅。

做好是本份,做不好是失职。
老板给薪水,员工做好本份。无须感激或赞美,只是一项交易。更不期待什么欣赏或提拔。
老板同事不是朋友,立场要分得清楚,没必要交心。
不喜欢就离开,如果有非要留下的理由,那怎么闹还是改变不了事实。
有些事,一旦认清了定位,也就比较容易释怀和明白。

xxx

更多的时候,我都好讨厌这样的环境和生物。
但在时机成熟之前,户口数目达到指定的目标之前,必须努力学习深呼吸。


妖孽请绕道

Wellington, NZ
2007.09

搭公车吃晚餐。吃了好多东西,撑着走路。
对于自己来说,食物只要不难吃就是好事。
如生活不奢华不热闹,只求安稳简单。

而这样的安稳,没有庞大家族、没有众多同事、没有太多邻居、没有太多朋友、没有太多娱乐、没有无谓的节日、不需要说太多的话...
偶尔有路人经过,留下美好或者不好的印象都无关紧要。
日日是好日,日日带着微笑入眠。
要不,偶尔在网络露露面,更多的时候在小小空间里,相亲相爱。

人类的烦恼之一,就是因为本身是群体动物。
如果你忙得连说话都有气无力,忽略一些人的时候,那么你应该是做好失去他们的准备了。

xxx

渐渐封锁了一些感官。
有个填不满的洞。糟糕的是不知道能用什么来填。
生活很表面,表面的对待身边的人,谁也碰不着谁的心。
对白空洞,思想乏味,画面丑陋。
你说,如果每个人都碰着心,不是更累吗。
后来,悲伤的时候,我再也找不到对象了。

每个人都在追求自由,但每个人都局促在自己的小角落中,做一些防碍自由的事。
自由不只是从束缚里逃脱出来,也必须摆脱依赖。不单是肉体的依赖,而是内在、心理上的依赖。依赖家人、丈夫妻子、情人、朋友等等。我们爱他们,同时还要求回报,要求之中,我们就成为了依赖的人了。

2011年3月份 77期《吃风》 生活在青森3-家居 厕所大检阅




还有3期,到6月就会完全刊登完毕了。
真是漫长的日子啊~

如果知道可以分那么多期,之前就不克制的把全有故事写进去好了(笑)。
现在再阅读的时候,发现了许多不足 ,还有好多故事来不及说啊。

卡卡一家人完全无法了解,为什么要拍他们家厕所的相片呀?!
他们说,好难为情啊,房子好乱呀...


敬请留意下期4月份:高校校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