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多一晚

Christchurch, NZ
2008.11



醒来的时候头很沉重,两天下来都是接近天亮才睡着。窗外还是一片让人见了心情沮丧的天空。眼睛也不再疼痛布满红丝。我决定在基督城住多一晚。今天的行程很简单,去了银行后到Riccarton添购亚洲食材,然后去Riccarton Mall。这么冷的天气,我实在不想到市中心。

当时机到了,我们就会知道怎么做

Draw in 1997



一起步行到Yoshimi家附近的New World超市买晚餐食料。天空布满浅灰色的云朵,见不到一丝阳光,也见不到蓝天。好冷好冷。夏令时间昨晚正式开始,延后一小时,今天起与大马时间相差五小时。路边的花都开了,气温却像冬天般的寒冷。这个任性却安宁的国家。


Yoshimi和小卡在厨房准备日本餐。我看着电视银幕的韩国古代连续剧,忽然很想念燕。我们三位女人曾经在国家公园里相依为命生存了两个月,间中的苦只有三人才能明白。她应该会很高兴,如果可以同时听见我与Yoshimi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她听见我说出名字后语气从平静转而亢奋。我们谈了好多好久。我有太多的焦虑与思念要给告诉她。


Yoshimi常常苦着脸,激动的对我说,她真的真的真的好希望我能回来基督城与她一起工作。我以为我厌倦了纽西兰,我以为我放得下纽西兰,结果,才发现自己是厌倦Tekapo。我还是深爱着基督城,每天都可以过得好开心好充实好忙碌,即使一个人也好快乐。我不知道过了今年会如何,虽然心里有几个计划,但仍无法有个决定。许多事情,当时机到了,我们自然而然就会知道怎么做。我宁愿卖了自己给日本,也不会生活在那无能政府的国度里。如果我再回来纽西兰,希望可以把妹妹也带来。她还年轻,成长、发展的空间更广。在这里,她会学习更独立更快乐。纽西兰是一个非常容易生存的国家,即使一周三百元的薪金,你还是过得很好。无需高职,无需资深学历,你却可以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何享受生活。


晚餐后,洗碗的时候不小心被热水烫了下,我呱呱两声日文“烫烫”。Yoshimi边笑边说,你已经变日本人了。我说,对呀,我现在的语言已经变得不伦不类,有时候应声都不自觉以日文回答。之前燕在电话里忽然对我说:“美姿,你的中文是不是退步了?怎么说话间隔停顿那么多?” 。其实最近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除了上班偶尔与大马同事稍微问候,我平时都是与小卡在一起,室友都不是华人。虽然英文没有进步太多,但说起话来比中文还快,想都不想。


那天,妹妹对我说,她问了妈妈一个问题。如果姐姐将来到别的国家生活,不回来了,她要接你去住,你要不要去?


我曾与真云谈论过,她说:“要我们爱这个国家?那请问,这个国家有没有爱过我们?”

生活永远都不会让人如意,不是吗?

Christchurch, NZ
2008.01

在基督城网咖。天气极差,除了眼睛因为隐形眼镜而疼痛红肿了一天一夜持续至今、气温介于2度12度、收到家里传来的坏消息种种事故造成身心疲惫之外,我在基督城还算过得不错。明天办了些正事之后就要回Tekapo。老板J说下星期才和我面谈调职之事。我本来不打算再回来纽西兰,但现在忽然觉得好累。然后,他对我说,我做你的家人,我的家人也会是你的家人,我们会过得好好的。

难道要她住个天荒地老生生不息吗?

Singapore
2007

关于回国 大家反应不一 当初的确是要生要死也不要走 今非往日
我曾说过 哪天时机到了 就会掉头走 像用尽力气爱你直到最后一口呼吸 从此不再思念 你也别像只无能哀怨的小黄狗 咱俩缘分已尽
没向家人提起回国的日期 过些日子吧 无力回答那些自己也无法思考或决定的问题
反正我决定的事他们也知道无法改变 是谁赐我偏执

人们说 你多大年纪了 怎还不打算找份工 安份过活呀
我淑女般 温柔的微笑 轻轻回答 干你马的关你屁事

想在工作开始之前出去走走 短则半年
对于未来 模糊成江
只知道 要走 就是走
我不知道明年回国后将会有什么造化 奖学金批不批 海外工作能获得么 也不特别焦虑
反正就是走了之后再打算的事
未来的烦恼留给未来 我们好好享受目前的快乐就行了

障于资金 一次性能去的国家不多
我一直徘徊着我top 5国家名单里 怎都不忍心
贪心有时候是美德

对于阿颖取的腥假坡 我的确是爱恨情仇呀
每一次听见有个人对我说 “你快点回来吧 也一起被时光空虚的磨平吧” 心底就一团热
而我也好想念那年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房间与便利生活
你如果在满羊满牛的地方住那么久 就会明白什么是便利的感动
即使是轻快铁 那么平凡不过的景色也会让她觉得 人生实在美好 T_T

朝圣

Singapore
2007

除了新币以及你们外
这是在那岛屿上
我唯一一个深爱的地方

娃娃推娃娃







Wellington, NZ
2007.09

拉小提琴的男孩

Wellington, NZ
2007.08

小提琴比吉他有气质又比同样地位的钢琴容易赚钱

A Town of Whale 鲸之镇 - Kaikoura


Kaikoura, NZ
2007.10

我前前后后经过/造访Kaikoura将近十来次。那是个有着浓厚度假气息,随处可见游客的小镇。一条小小,不长的一条街,也就是一个镇了。纽西兰除了著名的大城市以外,其他不外都是类似Kaikoura的小镇/小村。

话说九百年前,当地毛利人发现了它,翻译成英文为'meal of crayfish' (Kai - food, koura - crayfish),也为Kaikoura与龙虾画成等号。整个市镇背山面海,走在路上时不时都能闻到那股清爽夹着盐味的海洋气息。海洋爱夏天,夏天属于海洋。Kaikoura当然也是,十一月至二月份为黄金期。

我每次来Kaikoura的时候,都忍不住在想,如果常年居住在这,是不是就能体会到日剧“海滩男孩”的感觉?友人Yan曾在那换宿大约一个多月,听她说常能从渔船那免费得到一些新鲜的海产,有者还能随他们一同出海。

Kaikoura以赏鲸/出海钓鱼/与海洋生物亲密接触等海上活动闻名。当地盛产的龙虾更是即便宜又新鲜。从Blenheim一路开车到Kaikoura,就会瞧见不少驻站在路边出售龙虾的“档口”。一个小“房子”,门外几张桌子椅子,就是个店。店里摆放着生存了至少三十年至一百年不等的鲜红龙虾(好友enyi看了照片后,说她还真不舍得把长寿的它们给吃了)。选好龙虾后,档主即刻用个看起来像锯刀的切割器把龙虾一刀压成对半。把一小包的盐与黑胡椒洒上,配上少许柠檬汁,香甜的龙虾馅包你吃而忘返。我前后吃了两次,那还真是个瘾,似乎永远都不嫌多。

顺道一提,从北岛搭渡轮到Picton,经过Blenheim,沿着往Christchurch高速公路驶去,Kaikoura就坐落于Blenheim与Christchurch之间。而从Blenheim到Kaikoura那段沿海的蜿蜒公路,景色非常迷人,甚至浪漫。眼睛看的是那片蓝天大海浪花,鼻子闻的是那股来自深海的气味。至少,是我在纽西兰那么久,看了十来遍,但每次见着都会一阵心悸的感动。

对了,Kaikoura郊外还有个小薰衣草园。虽然蛮小,不过还算漂亮。



*本来只是要把照片送给阿鲸,可后来却变成了旅游广告,哈。云,你来的时候一定要来Kaikoura住一住!

坐着麦当机吃着麦当鸡喝着麦当啡

Taupo, NZ
2007.09

绝对
不是麦当迷

誓死支持啃德鸡!

1 of the 100 things have to do in your life

Christchurch, NZ
2008.01

人生守则 The Rules of Life

Akaroa, NZ
2008.01

Monster House



Dunedin, NZ
2009.05

我和向日葵有个约会

Hokkaido, Japan
2008

幸福的葡萄园

Vineyard, Blenheim
2008.06

如果我从未在葡萄园工作的话
我一定会说 “哇 好幸福哦”

天知道我们在园里诅咒了上千上万次!
他娘的

晚上八点钟

Blenheim, NZ
2008.09

在夏日里 晚上八点钟 天空仍亮得惊人

vineyard

Blenheim, NZ
2008.06

离开葡萄镇那天 我坐在靠窗的座位上
看着渐行渐远的葡萄园

发誓
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做回这份工作

那一年是怎么挨过来 现在却不记得了

羊群

Blenheim, NZ
2008.08

冬天的时候 主人偶尔会把羊群放进葡萄园
大口大口的把枯叶吃光
我们才能顺利剪枝与绑枝

每次见着羊群 我都忍不住上前追赶
然后它们就如外貌一样胆怯却壮观的一大群快步跑

赤着脚走来

Christchurch, NZ
2008.11

纽西兰雪糕

Lyttelton, Chirstchurch
2008.11

如果有一天 你来到纽西兰
一定 一定 一定
要尝尝他们的雪糕

好吃但不是非常非常好吃
可是你会感受 什么是纽西兰

衣裳

Blenheim, NZ
2008.10

怎都不敢去想去算 这些日子以来
到底拥有了多少衣裳 以致到处分发/出售/转手

送你一张小卡

原本这些小卡在市集上出售
后来却送给了来“探班”的朋友们

结果我也只开了一次的摊子 哈
也算一尝心愿了

2046房


Chirstchurch, NZ
2009.02

无意间发现2046房
不知道梁朝伟是不是还住在里头呢?

阳台

Blenheim, NZ
2008.05

当初 我为了这阳光灿烂的阳台而决定搬家
不出一个月 因某些原因 又搬家了

一年内 我在葡萄镇大大小小搬了九次家
因此 整装技术三连跳

那些迷人的光啊


Blenheim, NZ
2008.05

秋日

傻B

White Bay, Blenheim
2007.12

那时候真够傻b

后来 墨镜丢了 在市集
难过了好几天

温柔

Round Hill, Tekapo
2009.09.19

与你通话的时候 车子正下着山
我对着手机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像对着孩子一样的温柔 一直说
“你为什么哭啊?怎么了?”

可是你却不知道
如此般的温柔 让我哭得更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