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to see u again, Pai







Pai, Thailand
2011.01.29



两天之内,从新加坡到清迈,清迈到拜县,然后同样的路线,回到新加坡。
很讨厌小小的亚航,在机上的时间长的话会非常痛苦。
一直在车上,飞机上打瞌睡,走路眼皮半盖。Nikon D90拍的相片很棒,可挂在颈上的重量持续让人晕头撞向。

冬天的拜县和夏天呈现不同的景色。
夏天时,村民燃烧树林,天空总是灰灰的,四周仿佛铺上一层灰色的过滤镜。
一月的天气最高30度,最低16度。
冬天的天空很蓝,阳光耀眼。好意外。清晨与夜晚的空气冰凉,在拥挤的夜市逛街感觉刚刚好。

离上次去拜县,已经九个月了。
海盗船长Jack Sparrow说:“I just talk about you with my friend last night, then today you appear!"
他还说,有人带着刊登他的相片的文章来到拜县,给他看。里头还有我的相片。我猜,应该是去年9月份的《吃风》吧。原来真的有人注意呀(笑)。

Tik Kitchen的小妹、旅游社员工、云南村的村民、退休的美国大叔等问:“Where have you been? Long time no see!”
被人记得的感觉真的温暖。果然没辜负我那么爱你呀,拜县。

冬天的拜县好多泰国游客。洋人背包客很少。后者比较喜欢在三、四月夏天出现。
背包客的天下任我行、明天不知何处去、长期一年半载在路上的自由、洒脱,和纯粹来度假、住酒店,带着大型相机到处拍照的游客,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现。

我想,我还是比较喜欢许多背包客的拜县。就像一个充满不同肤色民族的大千小世界,大家和平自由的生活在一起。

年初流水账

Singapore
2011.01.17

有人说过,如果你的工作开始繁忙起来,让你觉得自己的空间受威胁了,恭喜你,这代表你的事业已经上了轨道。仿佛可以听见火车“呼呼”响呢。
(一想到《慢活 纽西兰》原封不动就很想“啊!!!”的发狂掩颊大叫。名画“呐喊”再现!)

来临五月,手提电脑就五岁了。最近越来越有心无力的样子,小C你千万别倒啊!
没有了你,我该怎么活下去?!

忙了一整晚,终于把泰国的住宿办好了。
网络上拜城的Guest House(请跟着泰国人念:Gate House Gate House,说多了会开心哦)不是没提供电话号码就是没电邮地址。有电话号码的,拨通了电话,店员却不识英文(欲哭无泪)。这个时候最痛恨的事就是不会泰语。
拨电给阿能,问了拜城的情况。听他说游客数量还好,也安心了点。
要带点手信给徐大叔还有双双他们。好像过年回家乡似的(笑)。

把珍珠奶茶的logo解决后,再来一个婚宴动画片。
谢谢大家的厚爱,可是能不能在我把书给出版上市后才出现啊?
(不过,又很想玩动画片。自己制作的短片在婚宴上播出,是多么骄傲的事呀。)

最近追看动画片《滑头鬼之孙》,又名《妖怪少爷》。
百鬼夜行一直是钟爱的故事。这个爱美,美学指数极高的民族,连妖怪都如此漂亮、独特,甚至富有诗意。
看着看着,听着听着就想去日本了。
这个五月,咱们和它拼了。

话说在日本念书的少年告诉我,他国立大学入学考试的其中一个题目:
“为什么村上春树的作品能够跨越国籍、民族、年龄等一切而成为世界级受欢迎的作品?他是有心成为国际化作家吗?”
一个作家如果能成为大学入学式的考题之一,这何止“强大”能形容他呀...

然后,“挪威森林”电影即将在岛国上映。
J说,如果纪书局认为“挪”比“宇”更受欢迎,更想为他们做宣传的话,就省下我们吧。
小小声的想,如果我是纪书局,要选择的话,肯定毫无考虑的会选村上大师吧。
不过,“宇”的超大型贴纸(尺寸长达300公分哦)将贴在纪书局的正门处。是我设计的哟,哈。真是走路有风呀,常常就这样没有原因的暗爽。
想起当初《鲸之梦》出版时,兴奋的在第一时间,向书局的大婶炫耀说:“安娣,这是我画的哦!”。安娣当时应该很为难吧(笑)。


Gokukuma


从前,在一个偏远的小镇里,有间出售雨伞的小店。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或历史。小镇何时形成,它就何时出现。店面的空间很小很小,就只卖雨伞,而且任何意想不到的造型都能在那找着。

听说,店里并没有任何店主或任何人。如果你幸运遇见店门没锁,就代表你能自行从店里取走任何一把雨伞,只要把身上任何一样物品放在店里就算完成交易。

有一天,小猴和熊妈妈走失了,竟然来到雨伞店前。他以为熊妈妈在店里,冲动的推了门进去。忽然之间...小猴捡起了一把粉红色的小雨伞...打开一看...

“啊!!”

那把看似草莓的雨伞竟然下了好多冰雹!




*每位在Gokukuma的消费者,可免费得到一杯冰草莓沙冰。在这个夏日炎炎的热带国家,请光临Gokukuma甜品屋!

(故事掰得太差了...)

我们都爱白色帆布鞋

Singapore
2011.01.16
无印新货到。第四双无印白色帆布鞋。
看起来一样其实一点都不一样!
全岛无印一些商品稍微折扣(每次都没有大减价的!!)。

长期出门走动的鞋子还是必须以舒服为主。
高跟鞋什么的,走多了很痛苦。
凉鞋什么的,走多了脚趾会被晒黑。
以前校鞋不是怎么穿都好耐穿,都好方便吗?我想,帆布鞋和校鞋应该是同个家庭的吧,而且还是近亲那种。

帆布鞋很多牌子都有,但因为很难买鞋,大家都说是走姿出问题了,导致每次穿了新鞋,脚趾都会受伤红肿。
被无印征服之后,就再也不为任何牌子心动了。
不信的话,你下次随意找双无印的帆布鞋试穿,从脚掌一接触到鞋垫,立刻有种被按摩的感觉。

真是个从头到尾都让人产生好感的牌子呀。
所以,成为她的使用者,会变成能使周围产生舒服感的人哦(笑)。

玩玩就好(果然不适合短发)



Singapore
2011.01.15

付钱时,娇小年轻的店主笑盈盈的说:

“你好复古哦!”
“啊?”
“你头上的发饰,很复古。你在哪买的?昨天还有位顾客问我们这样的材料的绳子上哪买呢。”

后来在厕所又遇上她。

“你应该把长裙脱了!”
“脱了?!”
“对啊,直接把这件衣服当连身裙,相信我,很好看!”
“啊...还是不了,今天没穿高鞋。”
“你已经很高了,要多高啊?!”
(嗯...170就好吧。)


这周六过得挺愉快




Singapore
2011.01.15

和旧同事聚餐结束后,翻查手机里的电话簿,找不到任何一位想见的人。地铁经过乌节,还在考虑要上哪。然后经过Plaza Sing,依然没来得及下站。稍微清醒的时候,人已到了Bugis。一直都不太喜欢拥挤、户外的Bugis(不包括Bugis Juction),我是乌节死忠派。最近倒出乎意料的觉得,Bugis似乎也挺有趣的(或许是在等待可能又会有人在那里认出我,哈)。

走了整个Food Court五圈,把每个档口瞧得很仔细。服务员们一脸怪异的望着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低头微笑。后来吃着韩国餐时,有位辣姐走过。大深V露出一半胸部的连身黑色露背短裙,长丝袜配上细根高跟鞋。清洁碗碟的大叔坐着休息,看得颈项都成了九十度。害我忍不住“噗”的一 声笑出来。

这国家到底什么时候没有大减价?无印有折扣。新到的白色帆布鞋,比上次的布料还柔软,各有白、褐、黑。顾忌上次的新鞋才买没多久,还是别浪费钱了。晚上回家在地铁里,越想越难安,这钱应该是省不了了。

Bugis Street真是条富有朝气、活力、青春无敌的街道呀。以前我和Y常说,那街是JB Street。联邦人爱Bugis,新加坡人爱乌节。走进走出,两个世界。即使是楼上和楼下的店面,感觉也差许多。同样眼花缭乱,楼上简直是90后的世界。

继续花钱,继续促进经济成长、继续填补欲望的黑洞、继续越快乐越堕落。

有没有人不喜欢他的?

Singapore
2011.01.15

在Bugis哦。


壹月

Aomori, Japan
11.07.2010

你貌似发现我们最近少联络,所以当接通我的来电时,语气听起来似乎“意料中”。依旧是心照不宣的问,怎么啦。我也依旧闷闷的答,没什么。你说,看起来你的工作挺顺利的嘛。我说,我有说是为工作的事吗。

有些人和他在一起你会变得开心;有些人和他在一起你会变得压迫。而你,应该是那位每次在我失去动力的时候为我补充电力的的充电器。你总会在适当的时候让我发现,那些纠结偏执的烦恼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活结。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那么我就永远不会失去你。

现在,有点想念纽西兰,想念死城,迪卡波湖畔。可是我不能想念它,也不能后悔,因为是自己当初考虑得很清楚,决定放弃它的。我已经离开童话世界,永远也回不去了。有些机会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越来越忙。这地方过得挺累的说。快速、疲累、无趣。还是不喜欢岛国,但不讨厌。生活似乎变麻木了。这样也不错,至少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去纠结其中的不安份。

还有两个周末,就能暂时离开这了。后来终于了解,唯一一个可以长期忘记自己的身份、背景...所有组合成你现在这个“人”的一切的方法,甚至发展成为毒瘾,只有...出走。被约束的感觉还真的好难受,难受得连呼吸都像大石顶胸口的困难。约束可以是家庭、爱情、事业...各种各样与你有关系的东西,甚至名字。安培晴明说,名字是人类最早对自己下的最大的咒(约束)。

“Into the Wild”的他,决定把身份证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文件烧得一字不剩,也是因为他的呼吸系统出了问题吗?

有个小女孩

“你的预告片的字幕写错字了。你没有检查吗?”
“检查了。”
“那怎么还有那么多错字?”
“错了?再改啰,反正是video,随时都能改。”
“可是一个预告片我不能送出去三次啊!”
“有什么关系?再送就是了。”

“预告片你放在哪里?”
“那个XXX电影文件里。”
“里面那么多文件,在哪个名?”
“就是那个XXX的里面,YYY里的ZZZ...”
“你不可以放在个特定的文件里吗?”
“你找很难咩?!”

“这些字太靠近边缘了。是不是应该留点空间?”
“老板说她要有点不一样的。”

“那个预告片在网站开不到啊!你查看文件有什么问题。”
“Internet Explore sucks的啦! 我的mac可以开到啊!”
“可是其他人都开不到啊。我们都是PC的,观众很多也是啊。”
“我的开得到就可以了。是Internet Explore sucks, lousy!”

“那个预告片可以开到了。”
“哦,是哦。为什么现在可以了?” 
“因为我换了另外一个格式,花的时间比较久。”

“你不怕老板吗?”
“还好。他们需要我。”

“你这个预告片几时能给我?”
“下个拜一。”
“为什么?”
“因为现在六点我要回家了。”

“我朋友说做设计的每天都要加班到很迟,我觉得还好啊。”

五天,每天八小时,就只修改一个片长不超过十五秒的电影预告片。真的就一个预告片罢了。把他人修订好的字幕,重新拼音,放在荧幕上,错了又错。M检查到想哭,一个字一个字的在旁交待指示。

续《死亡笔记》后再度刺激四围(思维)的黏(年)度大片。

她说她中文好,于是把用google翻译器把所有的英文字幕翻译成中文,原文不动的放在荧幕。

《你好,陌生人 Hello Stranger》



“很高兴不认识你。如果我知道了你的名字,我就要开始关心你,就不能有话直说了。”
 
“如果只是一时的错觉,那么这错觉真的持续了很长时间。”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真他妈幸福。你对我说要分开,还有找不见你的时候,我感觉真他妈糟透了。这是爱吗?”

“这个国家如果没有韩剧,那还有什么可以玩的吗?”

xxx

他和她,出发自同一个泰国,到达了同一个韩国。他们一同旅行,一起吃饭,在同一间房间睡觉,聊同一个话题,互相倾诉心底最深的秘密,就像两个相识已久的知己,但是他们彼此素未谋面,只是萍水相逢。可能吗?他和她,两个陌生人,却是最了解彼此的知己。可能吗?他和她,两个陌生人,在遇见之前就已爱上彼此。一段路,两心知,当旅途到达终点,当知己重归陌生,他和她,是否会记得最初的那一句话——你好,陌生人。

xxx

D在车库握着那个筹码跪在地上偷偷的哭,或许那个时候他才深切的察觉,他们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他永远都失去她了。看着想着,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我想,这世上只有家人才是一辈子无法切割关系的人。所以无论是陌生人、情人,朋友,也许你只能够默默陪我走短短的一段路,但能遇见你,已经很幸福了。

“你看,连天空都有障碍物。”

Singapore
2011.01.03

花吃了你


Singapore
2011.01.03

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出去 终究碰不着天边

刚到家见天色不暗,拿了相机往外拍。
如果照你说,换个心境改变自己,我仍找不着任何理由,四面围城的好心情。



岛国







Singapore
2011.01.02

“我觉得我还是不太喜欢城市。”
“啊...你看起来很适应呀?”
“嗯...我看起来似乎什么都可以适应的样子吧。”



生活在青森-75期《吃风》








扫描了杂志。
有兴趣知道里头的内容记得买2011年1月份《吃风》哦!

嗯,觉得颜色有点沉暗。
印刷品比荧幕上麻烦的地方就是这里。
下次要注意一下。看来在呈上去之前还是稍微修下图比较好。

请继续收看下期二月份《吃风》的青森生活记。


There is a girl called Peggy









Singapore
2011.01.02

Happy Birthday
平安健康

每次

Singapore
2011.1.1

每次花钱花得很过瘾,回到家越想越内疚。
唉。

没事真的别出门比较好。谢绝一切诱惑(除非你有把握控制好自己的购买欲)。
内疚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可是,一转眼就会忘了!

xxx

最近迷上澳洲设计师的品牌Cotton On,走访了岛国各处分行。
以前在纽西兰的时候曾在二手店里买了一件Cotton On黑灰二色细线条的长袖上衣。那时纯粹只是为了冬天的夜晚加暖。衣服的质感挺舒服,从此一直记得它。

还有一个西班牙品牌Stradivarius,也是近期觉得眼前一亮的设计。
牌子创立于1994年,1999年正式拥有连锁店。十年之内,分行跨越三十个国家。
奇怪的是亚洲竟然只有新加坡有其分行。日本、香港、台湾等潮流先驱都没有。
Stradivarius去年冬季设计很“野性”,如标题:We Love Nomad,运用了许多仿制皮质或豹皮动物等的图案。看相片都会觉得好冷酷的感觉。

能找到适合自己、又喜欢的衣服设计是件可遇不可求之事。
每逢找到心仪的牌子,我都会上网稍微查看它的背景和国家。这样也会更了解自己,喜欢的风格是哪种类型。然后会发现,下次出现一些再度吸引自己目光的商品时,通常都是出自于同个国家的设计。
个人怪癖偏好,我觉得这样的发现很好玩。

每次闲逛时常常会发现一些小惊喜,所以常鼓励身边的人,即使本意不是为了购物,但逛街总会发现新事物,为生活带来些新刺激和灵感。
当然,如果当时你手上有多余的资金的话,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所以,我现在就非常内疚的敲着这篇文章。唉,又忘情了买了些不是非常必要,纯粹是因喜新厌恶习而买的商品。已经可以预见隔了一段不长的日子后,它们会以迅速的速度打入冷宫。

这就是为什么我每次都会很内疚的责备自己。
轻易的把自己陷入郁闷、懊恼、纠结、耿耿于怀的负面情绪中。
尤其是想到那笔钱可以远行多久...越想越厌恶自己的物欲念。
(自我嫌弃中)



图上为Cotton On,图下为Stradivarius
图片摘自互联网

Stradivarius的价格比Cotton on高一点。一件上衣普通价钱大约60新币以上吧。
其实,Stradivarius在2010年才正式引进新加坡。目前为止,只有在ION Orchard (#B2-15)。

长发姑娘

相片摘自互联网

发了个不短的梦。惊醒许多次,真是个让人隔天郁闷精神不够的坏梦。

赖在房里/床垫上/书桌上/电脑前一个大半天。元旦岛国大大大促销,不出去看看,胸中那团欲望无法熄灭。快得了性格分裂症。出去,不出去,出去,不出去。
好想睡个天荒地老没时尽。

上了淘宝儿。忙了一个早上。呵。
心已经飞到28号的小旅行了。

今年的希望是可以染个满意漂亮的发色,有个像图中那样的背影。

洗澡打扮拍相逛街去。元旦愉快。
新的一年,还是要请大家多多指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