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地村人人平安健康

























Pai, Thailand
2015.01.26

之前有人问我怎么认识当地人,当时纯粹是出于一旦迷上某些事物就会沉迷的习惯,例如夜市和山地村。不过,停留的日子长也是关键,因此有用不完的时间。

一开始只是喜欢在这些地方打转,每天报到,似乎要把每个角落都研究一番的姿态,出现率与曝光率频密到让他们注意到我,接着他们就会主动与你说话。因为好奇和闲空,彼此虽然鸡同鸭讲但也谈了不少。再之后他们邀请我到他们家做客或一同吃饭喝酒出游。我又因为无所事事,每天的活动:上午去网吧吹空调上网,下午兜风到山地村, 晚上逛夜市,拥有太多时间与大家一同叹世界,感情自然变好。如今游客素质良莠不齐,主人家们也不像以往那么友善热情,所以你得更有耐心,更加卑谦礼貌的与他们交谈。不过个人磁场不同,际遇自然也不同。

“我以前一看你就知道你会和我做朋友的。为什么? 因为你一个女生闯胆子不会小的,还问我那么多东西,其他人最多问几句就走了。我想,这女的怎么问那么多,明明看起来很安静啊!”如今我的云南话已经10句能听懂7句。大家说,你都来两三年了吧?每年都看见你。 我不好意思的说,5年了。

那条直达山地村的小道一直都是我最爱的兜风路。道路两旁开发的地方越来越多,差点都认不得了。中午村子正好有喜宴,喝醉酒的新郎哥冲口问:“马来西亚小姐,你几时要嫁来我们村?” 我很尴尬的僵硬着,幸好阿能帮我解围。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他们都爱问我几时嫁来村子?他冷冷的说:“因为很少外人那么喜欢来我们村子呀,他们以为我们到了结婚的阶段。”女人到了一个岁数就会被人推来推去。我也没他口中那么爱来村子,只是喜欢兜风的那条路就直通村子。 写了拜不少文字,都还没仔细写过山地村。

*最后第3张图是阿能的茶铺,如果你到山地村光顾他的铺子,前提他在的话,说你是我介绍过去的就能获得折扣,我是拜大使嘛!







温暖的Lemon Thyme Cafe'























Pai, Thailand
2015.01.29

这是一家很温暖的超迷你咖啡馆,室内外各两张桌子,烤炉还是旧款铁板材料。但是我觉得她最温暖的原因是娇小的男店主腼腆的笑容以及谦卑的态度,两位年轻小伙子像一对小夫妻在狭窄的厨房忙碌。菜单上另外用蓝色圆珠添加了些英文字:“ All soup make fresh dish by dish and it will be slow if we have a lot of order. It will more faster if your order the same soup.”

谈话后才知道他们是兄弟,哥哥24岁,弟弟21岁,哥哥拍的相片好好看。坦白说食物真的不怎么样,但是看在两兄弟年纪轻轻创业的勇气值得支持。临走时我给了100泰铢小费,虽然心里知道机会渺茫,可是还是希望下次来还能见着这笑容温暖的弟弟。

Max爷很早就看中这家咖啡馆,说是他的菜,别看他一副爷门,好的竟是田园风,煞是可爱。在拜,时常有许多美丽的铺子,你这回见着,下回很大可能就消失了,毕竟这里竞争激烈,转个身就是遗憾。当下想到即将要离开,心里依然会难过,我还是学不会淡定的和拜道别。

最后一张赠送野生强国吴尊一枚。

Lemon Thyme Cafe'
从拜大街(Aya Service在左)直走到尽头,未到河边前转右(河边转左)直走,Lemon Thyme Cafe'在左边。


可能那些文字暂时还不想被看见








Pai, Thailand
2015.01.26

回到拜,继续虚度光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拜有12个供游客参考的景点,一天之内即可游完。我问阿能怎么没像带游客一样带我游完12个景点,至少我没进过草莓园。他酷酷的说,你不都走完拜了吗?其实除了第一次,之后的每一次我都是循着同样的脚步,去同样的铺子,吃同样的食物,找同样的人。反正只要来拜能见到阿能、夜晚在夜市看见Ya、Kenter Guesthouse依然存在、Tick Kitchen的大婶依旧营业,我就有回去拜的理由。

Max在与我同游的第一天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比较会用写多过说来表达是吗?”估计是觉得我在网上活跃,私下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一时之间我也答不出,只是静静微笑。我后来有稍微去想以前的我是不是很多话呢?其实在中学时期朋友圈里算多话的呀,我最爱煲电话粥,拉朋友喝饮料谈一个下午的天。然后也不知怎的话开始少了,觉得许多事情说出来是浪费力气,反正所有的事都不会停留太久,就无谓用语言去纪念了。倒是有点对不起Max,与我同游原来是那么闷,可能让他失望了。

Max就像一个过动儿,让我想起KH,两人一样无法专注一件事太久,总是可以感觉到那股跳跃的气息。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爱动的人,这样的节奏似乎打乱我平日的作息,除了第一天我还像个导游带他四处认识环境,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各玩各的。他看了日出与日落,到秘密温泉泡热水、去了瀑布......我中午才出门,到山地村找阿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更多时候都没说话,他要不递给我啤酒,就是泡中国茶给我喝,偶尔独自抽烟,铺子打烊后就带我去串门子吃饭。他似乎也习惯我的方式了,记得以前也问过我怎么话那么少,有时会问起我在岛国的生活与工作,我都只是轻轻带过,这些事也没什么好聊,他却有点生气。男人有时候也会来大姨父的脾气。

我在Ya的明信片摊子打印了三张相片,其中一张写给大哲,也是这次旅途中唯一写的明信片。我已经很久不写明信片了,甚至很懊恼家里的明信片该怎么处理掉,但有些话想用文字来告诉他。另外一个原因是认识大哲的时候是我2010年第一次来拜,在面簿公开说要明信片的网友欢迎来索取,当时大哲是其中一位,印象中是我第一封写给的人。但是明信片在我向阿能道别后,骑着摩托车回到镇上的路上掉了,回想一下应该是跌落在它被拍摄的地方,要倒回去捡已经来不及,面包车即将出发到清迈。有些事还真的有莫名的巧合。虽然有点小难过,毕竟用心挑选与放下情感的物品,但是想想,可能那些文字暂时还不想被看见吧,那么就迟点再告诉他,或不说了。

我要把你永远放在心底,在每一次不如意、悲伤、无奈的时候把你掏出来,提醒自己人生有许多出路与选择,快乐可以很简单很简单。我还是想见你。即使把所有假期和机票用在你身上我都愿意,我的心在初次见你时已经被遗留下来,拿不回来了。

Ya的printer像素真是优,3张100泰铢,提供wifi传送图片打印。Ya在夜市的摊子是一辆蓝色的小货车,出售明信片,逛夜市如果看见他记得打招呼光顾他哦!报上我的名字可能会获得折扣呢。

*第四张图找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