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玩乐的时候也算是一种麻痹吧。
一旦安静下来时,存在的问题又浮上脑海。
你说你不像是个有烦恼的人,我低头不语。不说出来,不表现出来不代表它不存在。
不愉快,烦恼的事,没必要让人担忧。

记得他曾气冲冲的对我呐喊,你就没好好计划过将来吗。
从此之后我把自己隐藏起来,当他认为的那个我。
你觉得我爱玩,我就当那位爱玩的女生。
你觉得我活泼,我就当那位活泼的女生。
那一杀那开始,你已经抹杀了我。
你根本没有看见我的心。
而在你说了那句话之后,我的心就决定不再让你看见。

生了场大病。
和平时一样,玩世不恭的说,为什么生病了却不会爆瘦,好可惜哦!
诸不知表现轻松的我,一天半来无法进食,虚弱不已。
你说,为什么你总要武装自己,即使被误会也不解释。
总不能把每一面的自己都呈现在他人面前,那么就把最没有杀伤力最容易让人理解的那面表现出来就好。

所有你认识的我都是我“精心”在你面前扮演的角色。于是你从此认定了那个角色的我。
更多的时候只是配合当下,说出来的话与实际心里的想法可能完全相反。
在乎的时候说不在乎,不在乎的时候说在乎。
不喜欢的时候说喜欢,喜欢的时候说不喜欢。
难过的时候用喧闹掩饰,喧闹的时候内心平静得像个湖。
这样别扭的个性实在不是个讨喜的姑娘。

记得他时常对我发脾气,指责我什么都不说,不解释。
我冷静的看着他,依旧不发一言。
在一个已经否定,不愿意接受你的人面前,我的脾气和敏感倔强得连自己都惊讶。
后来当他可以平心静气与我说话的时候,我们早已是熟悉的陌生人。
当我漫不经心的谈起当初那些让他暴跳如雷的事情时,他失落的问我,为什么那时你不说,我也不会误会你。
我笑了笑说,即使当时我解释了,你扪心自问,你会相信我吗?
你已经判我死刑了,我又何必再浪费力气上诉。

每个人只会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
可能我在奢望能遇见那位能看透灵魂深处的人吧。

庆幸的是,还是有懂我的人。
不幸的是,懂我的人不是你。

xxx

在pipit market上遇见几位读者。我坐在爱林的档口,突然之间有位女孩对我说,你是美子吗?我有点慌张的点了点头。她似乎不相信似的,再问了我一次,然后很兴奋的与我握手。亲爱的女孩,如果你看见这篇,我想告诉你,那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们应该合照或谈谈天什么的。我想我朔造的形象一定没有包括害羞,但其实我是位容易尴尬的女生。于是后来我用各种方法让自己强大起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了我的勇敢,包括自己。直到一些突发情况,才发现那位小女生的自己从来没有消失。

我尝试了些改变,换了几个方式来调治生活。
试过了也是件好事。
才知道自己的能力与接受度到哪里。
印象化是人类其中一个悲哀与偏见。

回到档口的时候,爱林说我有位读者刚来买了张明信片,还交待爱林对我说,你很漂亮。
想起阿天说,你现在是用美色来吸引读者,不是文字了。
被称赞始终是件开心的事,但这又让人尴尬。
每个女孩都可以很漂亮,如果你“愿意”让自己漂亮起来。

昨晚与爱林聊了通宵。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烦恼与忧虑。
女孩不需要长得漂亮,命生得好就好。

我们没有在一起

我们没有在一起。

这场若即若离的游戏还是有始有终的结束了。我知道自己在勉强一些事,天真的以为再努力一点就能改变些什么。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太招惹人厌了。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我做了许多傻事。你怎么还能像年少的时候那么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明知道这样做会为自己带来多少的伤害。你要懂得保护自己啊。我目无表情,无力的对你微笑,说,我无法stay cool,无法装作若无其事,无法后退。

只要一看见他,我就会像只小狗开心的奔向他,在他身边打转摇尾巴。很孬种很卑微吧?每个人对待爱情的方法不同。他淡定冷静,无法像火一样燃烧的表达他的情绪;就像我也无法像他冰一般的冷漠,沉着气。

我们要把感情缓慢下来,进展太快。
可我心里很清楚,这缓慢下来,就注定结束了。
我们要如何再慢慢了解对方,当其中一方把门关上,不再让对方靠近?
意思其实是,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你,喜欢到愿意不畏惧的与你相爱。
我要如何在短期内把你当成普通朋友,当我已经喜欢上你的时候?

他总会说些伤人的话,可我却无法真的动怒起来。他有一些小缺点,一些让我有点无法适从的特性,更多的时候我把这一切当作一件有趣的事看待。每一对相恋的情人,都无法完全符合对方的理想情人的模式。其中的出乎意料是一份惊喜,让你去慢慢适应调整两人之间的相处频道,包容与接受对方。

也许,我做了很多很傻的事情,可是我知道,这样的我会比你更接近真爱。
至少尽力努力过了。能全心全意地喜欢一个人,想念一个人,即使得不到相同的回报,至少还是觉得欣慰的一件事。

“我要用什么身份来给你?”
“你知道答案的。是你不要承认这答案。”
“不是不要承认,是不愿意承认。”

你取巧的问了我这问题。只要你一句话,我就飞奔过去。
我不敢回应,不敢直视你的眼睛,我怕听见从你口中说出来的种种原因,更害怕你说,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你。

拼命奔跑,华丽跌倒。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你可以很勇敢很洒脱,直到遇到一个让你脆弱的人。

慢慢的,我开始从这些人身上学习一种能量,从放肆到隐忍,到感受微小的幸福。
以后我慢慢会剥掉更多虚假的死皮,真实到全世界只有你能接受。

美丽的印度姑娘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0.26

结束屠妖节的放纵,回来工作岗位了。
11月藤原龙也到访,工作量突然增加许多。

今天周五,晚上要去吉隆坡。
昨晚放工一到家就睡到11点,匆忙的梳洗,喝了杯豆奶,收拾行李。
貌似要生病了。

11月是假期心情。工作量再多还是无法掩盖那份喜悦和无心上班。
年尾的派对就是多。





印度烟花依旧灿烂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0.26


泰国无敌





还有20天就可以回家了
离上次已经9个月了....漫长的日子....

拜县我好想念你

*歌曲是"Love of Siam暹罗之恋"的主题曲。



一个文明的重大转折,总是由最艰难的那一代完成的。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0.22

“啊,我忘了化妆!”

“你才16岁而已,怎么和那个爱美的方基奇一样都化妆啊!”

“你不要这样讲他吼,他是我的好朋友!”

“你们现在都化妆吗?不会有人会说你们,笑你们吗?”

“现在什么年代了!以后全家大小都化妆出门呢!”

“那学校里那些很man的男生,他们不会欺负你们,说你们很gay吗?”

“会啊,也是有的。你看我的眼睛,有看见眼线吗?”

“没有,看不出。”

“我不会涂鼻影叻,不过我都不需要,我鼻子已经很高了,再涂的话很假。你要不要涂蜜粉?”

“你还涂蜜粉啊?!”

“对啦,看不出来咩?”

“嗯,好像有,难怪感觉你的脸粉粉的。”

“你要不要涂?”

“要!有没有牌子的?”

“有!”

“怎么涂啊?”

“用这个,这个不好用的。然后在脸上面画圈圈的往上涂。”

“哇塞!真的好好用哟!”

万花筒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0.22

在新山。昨晚从岛国回到来已是晚上九点。在Roost吃了娘惹鱼饭,和迷你猫玩了一会。爱林、爱斯特与我赶紧在夜市还未打烊之前快步走去与印度人凑热闹。她们去画Inai,我说我到处瞎逛去。

眼花缭乱的首饰、摆设、服装...看得我到了最后失魂,不知看中哪款了。人潮嚣张的漠视交通灯,车子成了路上唯一最碍眼最不受欢迎的物品。商店们各自传来犹如雷声隆隆的兴都歌曲,喧闹不已的交响乐。

爱斯特在我来到之前买了一套印度服装,橘色。上衣,长裤加围巾。没多大的欲望,警惕自己别因气氛的影响又纵容物欲的滋长。后来再度证明了在美丽迷人的商品面前,我的思想是完全不存在。

买了一组印度人常挂在门前的吊饰,心想这玩意挂在Clara梅窝的工作室应该很不错。香港虽然也有印度人,但印度风格的商品肯定没我们的多与便宜。自己没有一个长居的空间,心底其实非常羡慕Clara。能把所有宝贝古董什么的聚集在一起,日日相对。

于是后来举凡看见自己喜欢,觉得Clara也会钟情的物品时就会很想送给她,间接完成自己的心愿。要不是爱林的店面空间有限,我还真愿意把彼此共同眼光,自己收藏了好多年的宝贝都送给她。能遇见一位与自己眼光喜好相同的人是种福份。

买一送一的印度装,让人无法抗拒。印度装会让人穿上瘾。
在夜市没得试,回家之后一把它穿上,惊为天人。
没有印度的感觉,反倒有点像中国少数民族、不丹、中东等地的意境。

红色的印度装穿成了待嫁的中国姑娘。
白色的印度装穿成骑骆驼的隐士。

爱林很会杀价,我需要这样的伙伴。把原本三十元的首饰以半价成交。闪闪发光的金色项链与耳环,配上翠绿与暗红色的珠子。一直很想弄个放在额头上的“项链”,觉得很有民族森林公主的感觉。之前要求爱林帮我做一个,无奈她贵人事忙。

于是我们把项链从透明袋子里取出来,放在额头上试效果。印度大叔与大婶一脸惊讶,边摇头边吃力的用着有限的英文,紧张的向我们解释,这是项链,应该戴在脖子上。我对爱林说,他们很坚持呀,爱林不屑的瞄了我一眼,说,别管他们。

一路逛街买东西,导致阿天的来电谁也没发现。
然后,等着我们的是周二晚与周三的屠妖节。女孩们已经蠢蠢欲动,来个印度变装秀。
周五又得回来,我们连夜搭火车到吉隆坡参加Pipit

生活是个万花筒,如果你愿意走入万花筒的世界。

城市的清晨

Kuala Lumpur, Malaysia
2011.10.08

城市的风景应相去不远,但吉隆坡的清晨比新加坡还寂寞些。
我喜欢清晨胜过傍晚,可惜每次都是准备入眠的时候才会看见她。

狂追Aamir的片子,真心喜欢这萌大叔。
外语片看多了容易激起旅行的欲望。
晚上看印度片,睡前阅藏书,这还不折腾么。

《藏地孤旅》读得很慢。
村郎的旅途很艰辛,随时断命。藏人也因为佩服他的勇气而把他当自己人。
时常对自己说,别因为媒介的影响而把一个国家美好、梦想化,或是相反偏见化。

我们必须带着一颗明净无私的心去一个地方。不用幻想,无需期待。
只有没有过滤器的瓶子才能把“最原始”的水盛进来。
至于之后要如何从水里取得自己所需的矿物质,纯属个人。

我想,这个观念也应该适用在做任何事或结交新朋友吧。
不再为旅行而兴奋也没关系,不是每件事都需要情绪。
记得,明净无私的心。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可以了。

最近在深思,以前的一些想法随着时光流逝而产生了变化。
因为这样的领悟,发现了另外一个自我的状态。
或许应该说,当你把自身放在一片落叶上,不慌不烦,不担心叶子的去处,才能看见一路的风景。

数晚睡前思绪随着村郎的文字飘到西藏,睡眠出奇安稳。
矫情但真实。
晚安,好梦。

Taare Zameen Par 地球上的星星



(图片摘自互联网)


Taare Zameen Par 地球上的星星


(只能在youtube网站看,所以就暂不发在这了)


Every child is special.

《Taare Zameen Par 地球上的星星》会让你想起你的童年。孩子真的很无辜的。孩子长大之后变成怎样的一位成人,绝对与童年/成长时期周围的人有关...小主人翁开始封闭自己起来让人心揪...

如果这世界的人都像Aamir Khan饰演的老师那么善良的话,这世界就不会那么纷乱与自私。看得我都想当老师,生个孩子好好爱他/她...片中的母亲好有爱啊!!!看见她哭我也跟着哭...

一开始你可能会看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要用那么长的时间去表现那个孩子的一系列的古怪行为...但一个多小时后你会发现原来这些都是铺垫...才能带出后面的感动与精彩...

我的哭点比较高,这部片子的后半场开始眼泪几乎是没有完全停过...

Aamir Khan镜头下的孩子真的很漂亮,那种善良的漂亮。你的心会被孩子融化的...它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这地球上的每个孩子都是一颗颗会闪闪发光的星星。Aamir Khan是电影界的一朵奇葩!可以列为品质保证的导演区了。

谁是Aamir Khan?你总该知道红透半边天的"3 Idiots“吧?这部片子由他自导自演。如其他印度片一样,长达3小时。顺带一提:Aamir Khan今年竟然已经46岁!!

乌节控




Singapore
2011.10.16

“你看奥修的书?”

“我性格分裂,情绪不稳定,需要救赎可以吗?”

“《藏地孤旅》...我不知道你喜欢西藏?”

“我灵魂里住着一个西藏人,要去寻根可以吗?”

“你很贪心叻!”

“我有一世住在西藏,一世住在日本,一世住在...可以吗?”

(和你说话要步步为营)

xxx

“你为什么买这包包?”

“你知道它哪里特别吗?”

“不知道。”

“因为金城武背过,他是Armani的代言人。”

“呼!那就了不起了!一定要拍下来!”

(既然小武背过,那么$300+也有它的价值所在)

xxx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喜欢泡在乌节路。你说那家我去纽西兰之前说好要一起去的酒吧在一年多前早就结束营业。回国后,有了ION。如果不是为了纪伊国屋,我们应该很少要去义安城了吧。

我19岁的时候在义安城的G2000上班,8个月后带着人生第一桶金,离开那抑郁的岛国,去了吉隆坡圆梦。在岛国那年寄宿在红茂桥的阿姨家。阿姨对我很好,可是还是无法抚慰那颗孤寂无助,年少的心。

记得上班的时候,有时候越想越难过,对着顾客红了双眼,借故离开躲在厕所哭。一开始还被Lucky Plaza的一位大哥欺骗,以三倍的价钱买了普通的手机金额卡,最后还闹到警察来解围。警察大姐对我说,这是商业交涉,他们知道是店主存心欺骗但也帮不上我的忙,劝我别再坚持下去。

每次回家从巴士站走到阿姨家时都会经过一个公共电话亭。有次实在忍不住拨了电话回家。电话另外一端传来父亲的声音,自己马上不争气的哭了出来。父亲很着急,一直叫我不开心就别干了,回国好了。母亲接了电话,坚定地对我说,你只是不习惯,久了就好了,忍一忍。

后来当第一个学期我在学院上着广告设计课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可惜这份幸福感在第二个学期之后,因为生活上的麻木与熟悉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今在外头遇上委屈或不开心,已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与世界握手。不知道当年那位女孩现在安好?以致每次在外头看见年少来岛国工作的孩子就会晃神,然后低头微笑走开。

一见镜头就会笑星球人



 

Singapore
2011.10.16

一见镜头就会笑星球人悲伤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察觉到。

一百年没穿牛仔裤。果然是青春的代表作。
上衣是Uniqlo,买了好久都没穿。

你说这样的装扮很日本街头小孩。
我说我已经对“像日本人”失去耐心。

让旅行成为一种生活-《藏地孤旅》


“我们的区别是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实现人生的圆满,殊途同归。”——题记  

不舍得把它读完。好久没看见写得那么好的游记。在我好多年不再为游记而有所期待时,遇见了它。市面上的游记更像一本旅行指标加个人经验谈。人们需要的是实际资料,关注一些好玩或者旅行上的趣事糗事。轻者崇拜,重者吹捧。读者对于作者精神上的领悟并无兴趣,导致现在许多游记欠缺深度。

好的游记让读者自己去获得感受,不好的游记总是告诉别人自己是什么感受。

不同于其他的旅行游记,它没有美妙动人的风景图片,也没有刻骨铭心,精彩绝伦的故事。写得很平淡,没有太多的雀跃或任何情绪,却让人想了很多,思绪飘远,仿佛置身于梦境中。

“佛光普照的彼岸只有一个,摆渡的方法却很多。”


(读了这本书之后,深切为自己的游记感到尴尬。)

旅行的幻想

Kuala Lumpur, Malaysia
2011.10.08

“你会不会觉得和以前相比,现在去旅行已经不会那么兴奋了?”

“嗯,我那时候按下滑鼠,买机票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兴奋,过后就恢复平静了。”

“是因为我们已经到了‘理所当然’的阶段?那种有收入就能买机票,然后轻易就能出发的状况的关系? ”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我想,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一想到出发之前那么多东西要准备,回来后要面对一堆的工作就觉得好累。”

“以前不会那么想吗?”

“不会啊。以前只是想去了再说。”

“是年纪增长的关系吧,不再只看见眼前的东西。这样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人到底要活在当下呢,还是未雨绸缪...我现在即使没有去过那地方,他人说起时,也不会特别感兴趣还是什么。以前年轻的时候是异常兴奋那种。现在觉得,当你去到那里的时候就会发现,当地和你之前听的读的完全是两回事,然后也不会特别期待或是幻想什么了。”

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事情你需要知道

Pai, Thailand
2011.02

在长途巴士上,隔座坐了一位光头大叔。一路上他说了很多话,说了很多故事。关于童年、鲸鱼、战争。我盯着荧幕上的Matt Damon,身心疲惫无法专心听他说话,后来竟然不小心睡着了。下车之前我们交换了号码,他说他没有面书帐号,我吃了一惊。

在城市里,认识一个人是一种速食,想要更好的生活是一种追求。我们互相在彼此的帐号里,从特定的文字图片资料拼凑出对方的性格与背景,归类在档案里,成了朋友。

时常在想,如果有天我从网络上消失,或处在一个连上线都是奢侈的地方时,是不是代表着绝对的与世无争?

极致的自由代表着极致的寂寞。
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事情你需要知道。再多的知识增长都建立在物质,外在的成长。
于是,该怎么往内寻找答案?




炮友也需要谈感情



(相片摘自互联网)

晚上看了两部片子,"Friends With Benefits"与"Just Go with It".

FWB虽是成人都市爱情片,但不知怎的感觉很青春。
李安导演在一个访问里面提到过,通往男人心里的道路是胃,通往女人心里的道路是阴道。影片里也提到,当女人与对方发生关系之后,无论一开始是抱着只性无爱的观念,到了后来必产生感情。很喜欢Mila Kunis饰演的Jamie,这女孩大胆、开放、泼辣、粗鲁、热情,但率直、真诚得惹人怜爱。

"You know, I'm a girl too. You think I'm cool but I'm not."

只打炮,不谈感情。只上床的好朋友并不好当,炮打多了,打出感情了。
朋友可以永远是朋友,炮友却不会永远是炮友,不论男人先起意还是女人先反悔,这段关系一定会脱离原先的设定,变成一个悲剧。炮友要么终成眷属,要么分道扬镳。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把他带进你的圈子,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希望他了解的全部。
这就是感情,你看的明白,你说的出来,但是你无法控制。这就是女人。

电影又再一次让我们看到,男人与女人的差别,女人一旦认真就真的认真了,无法伪装;男人总是理智多过于感情。他们能让自己更多的保持清醒,不管是真话假话,他们都在控制的范围。他们可以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融化,也能让我们用最快的速度伪装,甜言蜜语再怎么骗鬼,女人还是会信。这是天性。

JT在片里不忘唱歌,依旧充满魅力。

Its not the one you want to spend Friday night with, its someone you want to spend all Saturday with....

xxx

"Just Go with It"之前已经看过了,可是滑鼠不知怎的按到播映的按钮,于是就看完了。当年"Interview with Vampires"里的Brad Pitt和Tom Cruise,他们两位美丽动人的前妻都出场了。片尾两位女人相拥的一幕让人不胜唏嘘,好在她们活得越加明亮。

"The one i loved was not with me."

你改了姓怎没通知


结束了与霸天虎的战斗之后,他改了姓,从此隐姓埋名,蜗居在香港岛上。




打,飞机


When you feel confused , fuck.



焦虑是为了保持敏锐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Hong Kong
2011.05

我又开始收拾房间了。这事永远办不完,东西实在太多了。偏偏自己也很懒散,一见开始乱,就任它下去,直到某天一次性的整理。农历新年之后要搬家,却也只是嘴上说说担忧。房间依旧不减舒适的陆续增加东西。

不知道这些改变是否会让心理变得更自在,但人总要四处碰撞尝试后才会肯定自己要的是什么。又或者什么都肯定不了,反正活着就是找事干,然后为那些事冠上,划分为“有意义”或“没有意义”。前者让人产生一种自我良好的存在感,旁人无一不称赞你;后者让人产生一种虚度光阴的挫败感,旁人无一不来指引你。人类真的是很无聊的生物。

去了一趟吉隆坡,参与了一个市集活动。有些事情在你最想要做的时候没办成,之后即使为了补偿遗憾而实行也不是同样的一件事了。

年轻的时候认为背包客、作家、设计师很了不起,内心一定比普通人强大与敏锐。后来发现,一个在某个地方住上一年半载的旅人,不见得会比可能只呆上一个月的人更了解它。要了解一个你喜欢的地方,不仅仅是看图说话那么简单,不是说一句这地方我喜欢以后一定要去,不是在那呆个一年半载就算数的。如同,了解一个生命。我希望去发掘一个地方的灵魂,用心去感受它的心跳。不是当地有些什么游玩的去处,或是表面上的认识,而是要去寻找原因,挖掘背后的故事。别说姑娘你好勇敢或是你不安份,姑娘不需要你的赞美或评论来肯定自己。不需要把人看得太高,也无需看轻自己。

一个人的才华与他的心灵修养并不是等号。

遇上自以为了解,对号入座的人总是很无奈。不解释。

他回国半年后给我捎来一个短讯。我们终于重拾友谊。有一次,他对我说,你很特别。我一边微笑一边在想,是因为自我吧。他说,你说别人不说的事,你做别人不做的事。反正不靠普的事也无须看重。真觉得怪异的话,那可能你我不是同类吧。可,你又了解我多少,如何下结论呢。

最近喜欢喝豆奶。豆奶可以温饱。昨天去了诊所之后顺路经过杂货店。买了豆奶、乳酸饮料、鸡蛋、脆瓜、茄汁豆、玉米罐头。周末留在岛国褒汤水,逛书局。房间里已找不到任何一本想阅读的书。

遗失的归属感




Kuala Lumpur, Malaysia
2011.10.09

1. 回到新加坡。巴士没有在指定的地点抵达,倒是把乘客放在不知名的街道了。打了半小时的车,不是客满就是不载人。心里有些小慌张,凌晨12点多如果再打不到车怎么办。在附近绕了一圈,走到巴士站,发现有个巴士号码很熟悉,适逢有经过我家附近。司机爷爷问我要去哪里,一心认定我不是当地人。我说我在这工作,他一幅似乎感觉被欺骗的样子,却不忘一直叮咛我,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迟回家,要小心。

2. 从吉隆坡到新加坡的巴士上,隔座坐了一位很爱聊天的大叔。心里本来在消化一些事,被他这么一折腾,更加疲惫。他说,你真是位爱冒险的女生。心里很清楚,并不是这样。只是希望借着这一切的感官、触觉、视觉等来寻找生命不完整的那块拼图,否则身心无法安宁。

3. 如果我说我不喜欢旅行,应该也没有人会相信吧。感觉更像在寻找一些东西。近几年似乎渐渐越来越强烈,慢慢开始有了眉目。

4. 《国家地理》杂志曾经有一个这样的真实故事:

在太平洋里有一群远古就存在的鲸群,但随着岁月的流逝,鲸群的数量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头年轻的母鲸鱼,以及一些老人鲸。科学家一直默默的在研究这群鲸群,有一天发现那头母鲸突然离开了鲸群,独自去旅行。鲸鱼是群体动物,离开族群是非常罕见之事。母鲸一走就走了4年,一路跨越大海大洋,最后来到了印度洋。她在那里认识了另外一群同类的鲸群,找到了她的另外一半,从此住在印度洋里。

初听这故事的时候,或许会想,这不是个很典型的爱情故事吗?但如果仔细去思考,或许母鲸很早之前就发现了他们的族群在太平洋里即将绝种,为了繁殖下一代她必须去寻找新的同伴。而母鲸活在这世上的“宿命”就是为了群族,漂洋过海,让生命得以延续。

5.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宿命,只是在这浮世里沦陷太久,把之前的记忆都忘得一干二净。有些事,有些地方无论如何,无法说出具体的原因,你就会一直一直去追寻它,想见它,挖掘它的一切。一直以来有很强的预感似乎某件事在特定地方等着我。有些事会发生,不知好坏,但我希望能尝试解开它。有时候会认为自己太执着,但那么多年过去了,它依旧在心底隐约出现,我想,这应该不是一时的杂念或幻觉。

6. 戴着孔雀羽毛在cetral market招摇过市。店主、餐厅员工把我当明星,与我一同合影。途中还突然吓坏迎面而来的两位女子。现在看着相片,觉得自己也未免太爱玩了。想起以前《少年》主编美贞说,你给我的感觉就像一阵风。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带来一阵旋风,在热闹的时候,又突然消失不见。不知道是平时的文字给与他人的印象如此,导致不少人都有种“我随时会不见”的感觉。说到底也只是一种错觉吧。还是生存在地球上,怎么会不见呢。失去联络不代表那人并不存在。或许,只是一个没有根,不恋家的人还在寻找那份遗失的归属感吧。

7. 神婆在策划一个到第三世界拍摄灵魂的灵异节目。她说这是这些年来她慢慢参悟出的“宿命”。如果时间安排之后,希望也正是遇上自己辞职后的时间。我对她说,让我随你们去,帮忙你们。然后,我和神婆一同去西藏。最后一次见到神婆时是5年前。这次见面很紧凑,来不及分享太多,但感情依旧要好。这些年来她的日子应该不好过,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领悟与找到新的方向。每次自己要做一些重大决定时,内心总有另外一个声音出现,困扰,造成纠结与困惑。她不给我任何意见,只是微笑平静的说:

“相信你的直觉。虽然有太多怀疑的地方,但相信你的心和直觉。心净,就会看见不同的事物。”

8. 未来的日子有个重要的决定要处理,关系到将来自己的人生。心里有一些直觉,从来没对(不敢)向任何人提。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反之遭来非议。有一些事我还需要在路上确定,一切造化就看机遇、贵人与老师。需要参悟,以及指引。无论如何,感觉上轨道似乎又要转路线了,所以自己才会那么奋力,不舍现在的生活以及周围的人吧。杂念太多,无法看清。

忘了谁曾说过,你是那种即使突然消失也不会让人惊讶的女子,任谁也找不着,等你要出现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有时候我会想,有天客死异乡应该也不会有人知道吧。尘归尘,土归土,一切本虚无。

9. 然后似乎到了顶端,不玩了。


神婆说



Kuala Kumpur, Malaysia
2011.10.09

神婆说,“相信你的直觉,跟着你的心走。人会累计好多次的轮回的残留记忆。你心里至今依旧觉得生命不完整,心里总觉得有些事情似乎还未完成,内心不自在,那它可能就是你前几世之前的心愿,而今世你要去完成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