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会死》


-图片摘自网上-

好几年前在纪伊国屋,看见石田裕辅的《不去会死》,这书名我一看就爱。真的是,不去会死。这的“死”是指心里某个地方不再呼吸。你仍然活着,仍然与其他人一样的生存着。石田在一家大企业里工作了4年后就出发了,实在因为太想“行走世界”到无法控制自己。人的一生时间有限。如果再不走就没有时间没有勇气了,而石田很清楚,这欲望却没什么可能变小,倒是有可能在加班、醉酒、孤独和沮丧后加倍折磨。

在豆瓣上看见一段书评,作者为新欢。说中心坎里:

“无论抱有什么目的去旅行,大部分游侠都会在十天后逐渐开始情绪低落,无端忧郁或者焦躁。 如果能够坚持走完自己当初的路线,那抵达终点的兴奋和骄傲也是非常短暂的,与一路上所克服的恐惧暴躁孤独等待相比,似乎很不值得。然而,当回到正常生活状态中,那在路上的点点滴滴会不时地被品味和回忆,直到产生下一次旅行的思念和盼望。这是一种活“在路上”的人,陶醉在一种上瘾的美妙感觉中,这种瘾头来自于平凡的生活中,我们所回忆的路上的一切,即时同一行程同一细节,而每次咀嚼起来的味道却不同。过着一种轮盘赌的人生,虽然只是那几个数字,却在落子的瞬间的各人的企盼和惊喜不同。 ”

有时候觉得好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常给人,“周游列国”的错觉。除了新加坡不算,我真正体会过的只有纽西兰和泰国。澳洲曾经去了三次,时间都很短也没真正的去了解她,充其量也只是个“游客”。不过,我对澳洲也没想深层认识的兴趣。想申请澳洲的打工度假也只是因为能合法工作,以及极度好用的澳币。

纽西兰是我人生的一个很重要的转捩点。没去之前我一直很纠结,一直很不开心。感觉与石田应该是相同。这欲望不会被磨平,只会成为一种折磨。世界上有些人可能无法了解,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但,身为当事人,自己本身也无法自控明白。可,那份折磨却是如此真实的存在。就像你不能控制自己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

回国后,我想要在新加坡重新开始。安安静静的存钱。踏实的生活在笼子里。我真的那么想。这么多年没回来,换个生活方式也好。可是去了泰国一趟后,发生了些事,事情又有转变了。刚从泰国回来后,莫名的非常排斥新加坡。这是两种感觉完全不同的国家。前者的画面总是带点土色,人们的肤色也是暗褐色。好像有层褐色的过滤镜。大家总是慢慢的,悠闲的做着手上的活。后者却是非常明亮。人们衣着光鲜,干干净净,有系统有条理。大家走路好快好快,到处都是人潮。

这样的一个断层,我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来。可是时间久了,画面看惯了,也就不再如此敏感。我一直觉得,身在一个环境、地方、国家太久,会渐渐被“环境化”。本来有着许多的想法与计划,随着舒适安定的生活,也就觉得年轻时候所坚持的梦想已经不重要了。在现有的生活里已经拥有了能让自己安定的人事物。生活也好,工作也好,人们都需要安全感。

我知道我还很嫩小,还不够坚强,还是“受保护动物”。那些“长征”在外的旅人,才是让人打从心底的钦佩。我出外要带收缩水、润肤膏、化妆品、衣物首饰什么的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经过一天行走的疲惫下,我仍然坚持脸上的妆以及衣服上的配搭。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这是属于我的方式。

很多人都会认为我似乎从未计划未来以及经济上的问题,只是我觉得计划还在初步开始,没有必要说白话。一切眉目了自然就真相大白。概念有了,剩下的只是准备和时机。所以,这次拜县的出路是关键。而我真的很希望在这两年把它送上轨道。当一切稳定后,我就能开始下阶段的计划了。

如果双脚和心灵都不能到处溜达,还有什么方式可以体现活着?

活得很漂的女生

在东京念书的YC,说他的房子很老旧,交待我要有心理准备。我忽然想起《百鬼夜行抄》的旧屋。不过,应该不像吧。约了一些友人。我想,我要开始做功课了。啊,竟然要去那个东京朝圣了...

日本之后,我的Top3国家还有尼泊尔和台湾。如果真顺利回到拜县,我希望明年四月的时候从泰北以陆路的方式去尼泊尔。四月,是去尼泊尔的好春天。我实在不想呆在热得快中暑的泰国过泼水节。而且,“家”在泰北的话,在尼泊尔逗留的时间可以更长,无需担心时间的长短而好好在那生活。

这个月28岁生日的时候,我曾经在心里有个“小理想”。希望在2012年30岁之前,能好好感受这三个国家。之后,就能放慢脚步,专心另一些计划。有些事情不是我不在乎,而是我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它可能比平常人的方式还慢了很多很多才会看见成果,但我愿意等待。重要的是,这样的方式,我实在很喜欢,甚至享受。我没有跟着你理想中的格式工作、过活,不代表我不认真不安分。

在你觉得我生活漂浮的时候,我一直很努力的思考与准备,把你认为的“漂浮”变成一种理想得来又真实的生活。

当那天正式来临时,我依然是这位你觉得活得很漂的女生。而我却一直用尽人生的精力,制造自己想拥有的世界,用力的证明自己存在过。

在新加坡努力生活的人们







Singapore
22-24.06.2010

在新加坡努力生活的朋友们。
中学的。纽西兰的。网友的。老朋友的。
大家都成为了李公司的一份子。

我在市中心,被美丽的商品包围的时候,心里真觉得这是个好地方。泰北的记忆似乎渐渐模糊了。回家的时候适逢周五傍晚,长堤关卡人潮最为拥挤的时分。我站在170的巴士里,看着身边的人群,忽然觉得好悲伤。纽国的时候,我们也是“外劳”。但在这样的一个庞大复制数量的面前,感觉格外强烈。



*我曾在缅甸与泰国的边境,见过类似的情景。泰国虽然清贫,但比起缅甸却又幸福多了。很多缅甸人想尽办法偷渡来泰国或在泰国工作。边境一直有许多人来人往的人潮,进进出出。我当时就想起了新山与新加坡。虽然两者的情况不能比较,但对于一个从小看惯关卡,进出新马,在新山长大的我,这样的情况非常敏感。从很早以前新马的环境经济相近到现在的悬殊。一个界限,就划分了两种国家不同的待遇。

七月夏 我们去青森吃苹果




终于踏实了。忙了两周多的小奔波。一件很简单的事,到了我这却似乎变成了波折重重的麻烦了。拿到签证的时候,好像也比之前兴奋了多一下。就那么一下。他们说,你似乎没有很开心很开心。我从懂事以来就把日本列为今生最想去的Top 1国家,放在心里将近12年了。现在,很自然,时候到了,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自然现象”。一件“自然”的事发生,怎会觉得意外或格外惊喜呢。

之前我说过,今年已经放弃日本,因为/所以在泰国超出预算。在日本,没得买东西是一种痛苦。但,比起能在那呼吸、发呆、如厕、睡觉、观察的幸福,买东西则成为了件很轻很轻的事。食物更是我出国最不在乎的东西。为了省钱,天天杯面都无所谓。

于是,我想亲眼看看,这个培育出如此顽强的民族的国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是不是和平时在传媒上的感觉一样?东西以后可以托人买,但有些感受一定要自己体验与思考。我要去学习日本人的生活态度。

因为时间与金钱上的缘故,这次去比较像是“暖身”。就像我每次逛街,总会大略走过一轮,了解有些什么商品。第二轮,走得更慢看得更仔细。第三轮,开始在相中的商品前思考实际、实用、适合等与否。第四轮以后,是思考买或不买的关键期。所以,这次去日本,也是慢活性质(美子何时快过?!)。

从早期计划的北海道,3个月的时间到现在单纯走走看看的15天,我想,已经很好了。之前曾听Kenji提起WOOF Japan这换宿活动,上网查了,果然是个非常棒的经验。下次申请到90天的签证,才能好好的计划。没关系,我们还是会去日本,在时机成熟时。

我想,白天没人在家的时候,一个人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摸这摸那。对着说日文的电视机。研究冰箱饭锅浴缸院子。拿着D90在房子里乱拍拍空景。晚上的时候,一起用餐,偶尔出门逛街看人看东西看苹果树。听着所有人说着我听不懂的日文,努力的抓单字。这样的生活,应该就是我最舒服的方式。很是期待,在经过一切之后的自己,又会有怎样的样子呢。

最近

最近生活负面因子很多。担忧的、无奈的、疲惫的、心烦的。事事无法尽人意,总是好事多磨。平静的日子总会有些突发状况。总是自己吓自己。就像明知道伤口会疼还是忍不住去碰。可能觉得碰多了哪天不疼了自己就真的变强。我想念你的时候当作自己不想。于是,我又开始想念起你的味道。深深。

没有感觉

做错了好多事,补救不了。没有下次了。我在心里发毒誓。同样,有好事,有坏事。为好事开心几天后,坏事也发生了。我是失败者,关于一切。躲起来都无法让自己好过。心情是悲是喜竟然也无知觉。似乎像是飞行在白云上的飞机,不高不低,呆愣。你那么努力的偏执挣扎矛盾无奈到底得到了什么。如果世界不再有人事物让你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取得能量,是不是代表你不再属于它?

我们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很强大。

Singapore
06.2010

去了新加坡一趟。这次是我回来后第一次那么享受新加坡。

纽西兰之后,两年多第一次见到Kenji和Phoebe。Kenji曾经是我的纽西兰战友,我们大伙共旅行共在葡萄园“患难”过。他,Chao Lih都是我很爱的朋友,那种将心比心,为了省钱共睡一张床的战友。这次,我为了申请visa需要一笔数目庞大的金额当后盾,他二话不说的借我。这样的一份信任与支持,我着实感激感动。

Kenji在新加坡工作也快两年半了。明年过完年,他准备辞职到澳洲打工度假。我们谈起新加坡的物质环境,说起泰国人的知足。Kenji说他也好喜欢泰国人的生活态度,新加坡人对物质的要求已经甚至到了一种“病态”。把生活建立在物质上不是不好,可是那是一种无止境的欲望。

说到泰国背包客天堂,我们都觉得在那感觉自在。在本地,一些想法为了配合环境,我们选择沉默,收藏自己。但是,在泰国在一些路上,你能完全的做回自己。因为,在泰国有着太多从世界各地而来的背包客。在里头,你并不奇怪,还有成千上万想法比你更怪异更洒脱更自我的人。

Phoebe来到的时候,时候已经不早,可是我们还是谈得很开心。我和Phoebe在Motueka包苹果的时候见过一次面,彼此都很喜欢对方,短短的几个小时发现大家有许多共同背景与想法。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Phoebe是位很好很讲义气的女生。这次申请visa,Phoebe也帮了我许多。因为我,Kenji和她这次也认识了。

我们三个人谈了许多。更多的时候都是说其他国家、政治、便宜航空优待、出走、人生体验以及一些能在国外长期逗留的门路,工作也好念书也好。这样的交流,让我们更有勇气更有信心。Phoebe曾经在电邮里对我说:“meizi,我很高兴能与你聊天。仿佛自己也感染到你的积极,充电了!我们一起努力!”Phoebe,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们都需要彼此的鼓励,在我们觉得快失去勇气的时候。

我们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很强大。无论大家飞往任何一个国家,我们都衷心祝福,仿佛自己也跟着去的开心。

在纽西兰的working holiday过的战友们,大家都曾一起不为利益彼此真心照应过的经历了许多事。而这些事,在以后的人生里,它永远都是彼此心里最珍贵的感动与信任。朋友,的确要在患难后才会真切体会到真心。每次我想到有这一些可能这辈子不会再见面,但大家都非常珍惜,爱着对方的战友们,都会有种人生没有白活的感动。

人啊,无论怎样,都要出去外面一次。你永远不会想象到在你出去后你会得到的东西以及自己的转变,因为那是一个你完全想象不到的世界。

盲点

T对B说,我这次回来,似乎变了,很少与他们出外。B也察觉了,但想到可能因为我没收入不愿太多消费也就不以为然。后来,从B那听到这事。我想了想,T约我的次数相当频密,而我也拒绝不少。

或许觉得有点累了,纯属打发时间的活动或没太多建设性的话题,不想太多。与B深聊,T都无法参与,除了吃喝就是电影唱歌。话题来去都围绕在他人生活的八卦与猜测。不知道是快接近另一个阶段(我把30岁之后归为另个阶段),面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感觉疲累忙碌,甚至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把目前为止的人生整顿下,好为30岁的自己准备。更多的时候,脑子里堆满乱七八糟的想法。加上,这半年来的生活似乎失控了,出现了许多盲点,我正慢慢理个头绪出来。

Legend of Mana



图片载自网上


大爱。

沉溺


图片载自网上

我最近又再度沉溺在Age of Empires Mythology的世界里。

它是一个挺久以前的PC Game。那年我还在吉隆坡工作。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启动电脑,玩Age of Empires Mythology,与Warcraft交换来玩。玩到凌晨才不甘不愿睡觉,整个脑袋都是它。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不短的时间。除了工作以及上下班需要耗的时间之外,我就活在游戏里头。

这样的沉迷,一直到我快30岁了还是没什么改变。不知是喜还是悲。而实际上,我相当讨厌自己的入迷,却心甘情愿的让自己上瘾。后来我稍微明白,或者是自己为这一切找到了理由。因为我并不想要活在眼前的世界,所以通过漫画、电动、电影,把自己抽离。

而我喜欢画图的原因,大概就只是因为,我能制造一个自己想住进的美好世界。

波西米亚




图片载自网上

看电影《波斯王子》的时候,我在想,阿里巴巴是不是来自波斯。记得小时候,任天堂的阿拉丁神灯,游戏背景与电影中的场景极为相似。上网求证。阿里巴巴是阿拉伯人。波斯,以前是南伊朗在欧洲的旧称译名。

然后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波西米亚。我从青春期开始,就很喜欢长裙的感觉。虽然身高属高挑,可是整体看来,脚还是略嫌短了些。长裙正好可以掩饰,制造出腿长的错觉。裤子有些拘束,短裙要时常注意,长裙自在带来又轻便。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波西米亚,这四个字深刻的刻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更大一点,迷恋上三毛。三毛曾经说过,台湾只有三个适合波西米亚打扮的女人。她,潘越云与齐豫。如果从字面上来解说波西米亚,她位于现捷克共和国的中西部。历史上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是吉普赛人的聚集地。

有一个解说。波西米亚的意思是任何你可以便宜地生活与工作,而且行事不落传统的地方,一个能达到心灵自由的社区。19世纪与20世纪初在许多城市中都有兴起过波西米亚社区:德国慕尼黑的施瓦宾区(Schwabing)、法国巴黎的蒙马特区(Montmartre)和蒙巴纳区(Montparnasse)、美国纽约市的格林威治村、旧金山的北滩区(North Beach)以及之後的海特-艾许伯里区(Haight-Ashbury)、英国伦敦的雀儿喜区(Chelsea)、费兹罗维亚区(Fitzrovia)和苏活区。现代的波西米亚社区包括有中国的大理、泰国的清莱、尼泊尔的加德满都、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然而,现在随时随地都听着大家说,时尚杂志写着波西米亚风。波西米亚风是属于东欧的,德国的,吉卜赛的,墨西哥的,松松垮垮的,少数民族的,色泽暗淡的,刺绣多多的,层层土耳其式豹纹长衫叠叠的,最后使人看上去有点饮酒过量精神涣散的—波西米亚风格可是决不局限于波西米亚这个地方,它的范围比我们想象的大多了。

Bohemian,一般译为波西米亚,原意指豪放的吉卜赛人和颓废派的文化人。然而在今年的时装界甚至整个三毛时尚界中,波西米亚风格代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浪漫化,民俗化,自由化。浓烈的色彩、繁复的设计,会带给人强劲的视觉冲击和神秘气氛—实际也是对这两年简约风格的最大冲击。

她们总是穿着松松垮垮的棉质长裙,戴着层层叠叠的大项链,抑或还有样式古怪的平底软靴和大胆花俏的额饰,环佩相扣、叮叮当当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她们的这种装束可以一言以蔽之——披披挂挂,当然,换个好听的词就是今天的主题——波西米亚风格。

一说波西米亚,逃不了一条打满粗褶细褶的长裙,它可以是纯棉的、粗麻的、砂洗重磅真丝的,可以是镂空设计的、缀满波西米亚式绣花的、加上婀娜的荷叶边的、垂垂吊吊满是流苏的,可以是布满无规则图案的、用其他风格面料拼镶的……总之它是繁复的、奢华的,无时不刻在昭示着自己独特的,它让穿上它的女人刹时间变成超凡脱俗并蔑视一切。

不能不提的波西米亚饰物,要做个地道的波西米亚女郎,你最好不要放过身体上任何能披挂首饰的部位,手腕上、脚踝上、颈前、腰间,还有耳朵、指尖,别人戴一串,你戴三串,别人挂细的,你就挂粗的,这两年疯狂流行的藏饰被波西米亚女郎们引为至宝,那些发黑的银器、天然的或染色的石头,哪管它重不重、贵不贵,统统往身上手上套了再说。走动间,一定要浑身上下泠泠作响;点烟时、端起大扎啤酒时,一定要让连着戒指与手镯的链子斜斜垂下,勾着男人的眼光晃啊晃,一直晃到他心尖尖里让他脱身不得。

从某种意义上讲,波西米亚是一种气质。有知性的气质,有优雅的气质,有性感的气质,更有惹人怜爱,想要与之亲近的气质……而波西米亚代表的是一种勇敢而坚定的流浪气质。说得更浅白些,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小资情调。

(无论多贫苦,我们都是偏执的小资控!)


-资料摘自百度知道


似乎有点疲倦了



Seddon, NZ
2007.11

渐渐不在状况。我知道些什么。我想,我想结束一些事情。重新粉刷。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误认为有房出租。或者,你只是试探。
空房也好,不代表它需要住客。

看了好多图,做了一些笔记。然后每次看笔记都会很开心。我只是在找些看了会很快乐的图。那些接近我的世界的影像。
有些事情,不是不能言传,可是,我比较喜欢感应。
一些我觉得合理的事,你觉得我故意合理化。实际上,我根本不在乎合理或不合理。真正的只有一个原因,我想去做。我似乎有点疲倦了。

我最近好想旅行。曾经很长的一段日子我一直纠结在旅行这件事。以致有一段时间因为太多的沮丧而患上轻微的忧郁症。我的得失心太重,而我总是无法理智的控制自己想要它的欲望。我是那种如果得不到最想得到的A,那么剩下来的25个字母都没平等无欲望的偏执狂。
后来,这条路也如日出般渐渐亮了起来。我站在刺眼的阳光下,睁不开双眼,却同时觉得自己发出了奇迹般的光芒。

其实还有许多决定,自己给自己的勇气。
如果你无法明白,请别太靠近,我们没有必要伤害彼此。有时候,如果每件事都要说得太仔细,就会失去它的美味。我实在不想解释太多。
总有那么一个人会明白我。没有也很好。我依然是那个我。虽然偶尔焦虑偶尔懊恼,但,我着实喜欢这样的自己。

很可惜,我是自我的女孩。而刚好,这世上,就只有那样的一个我。


祝你好

Blenheim, NZ
2008.06

心里不是很健康。想的事,做的事,截然不同。
能怪罪星座吗?

他揭开了一个n年前的谜团。虽然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给了我们一个话题。也不是坏事。
人会变的。而且,一变不回。
别天真了。

看着你现在的样子,我知道不应该,可是,竟然觉得很庆幸。
她们说了一丁点难听的话。
我真的不在乎。
你的人生与我完全没有交集,也没有兴趣。
我希望你可以感觉到我的敷衍。有些事,不想说得太白。
有时候,人生一些好坏,多少性格使然。

祝你好。

二八年华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6.03

后来,应该看起来有二八样了。
妹妹帮我戴假睫毛。果然,有妹妹真好(笑)。

有一些计划,一些想法,一些未来。
不想说太多。写太多。
有些心情,自己知道就好。
我的人生我自己决定。
挡我者亡!

万福。
妈妈辛苦了。她为了这个孩子而嫁给爸爸。
我是一个意外的孩子。

天下太平。
祝好。

还有,这条路,我暂时想一个人走。
用自己的方式。
一个人的我依然会有灿烂的笑容。

超人无敌!

现在,你明白我想表达的事吗?

Motueka, NZ
2008.03

有些好事,有些坏事。
有时候我仍会在意。在意之后,把自己困起来。

然后,有人告诉我。在这世上,总有些不甘寂寞的人儿,喜欢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来填补他们的空洞。给了意见后,还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是位好人。如真那么闲空,为何不多深思如何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我想,或许,检讨自己是份人儿无法承担的责任。随意的对他人有意见有想法,无论说出来不说出来,比起反省自己,来得轻松简单多了。

一个房间里。有些人总能找到一些事来把房间弄脏,弄乱,打扫,装饰什么。因为里头装满了东西。人们每天都很忙碌的在房里。
有些人却面对一涂四壁的房间,什么都不能做不会做。没有桌子可以弄乱,没有垃圾可以制造。他们觉得无趣。于是,他们溜进其他的房间。他们站在门口,对你说,你房间怎么那么脏乱,你怎么会买那样的家具,房间的颜色为什么是蓝色等等。过门都是客,你无奈的听着他说了一大堆。结果他越说越起劲,越说越专家。到了最后,连你自己也质疑了,房间真的那么糟糕吗?

客人离开后,你对着原本你认为是天堂的房里,开始胡思乱想。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依旧对着空荡荡的墙壁。想着明天要去哪串门子,却完全没想过把房间填满。

人们平凡的过着渴望不平凡的生活。但,他们却也同时摧毁着任何能让他们不平凡的事物。大家永远只愿意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站在表面上的时候,请再耐心点看清楚。看得见的不见得就是真的;看不见的也并不表示不真实。你只要相信自己。相信你想要相信的人。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为什么还要尽说些奉承话?你得到了什么,又给了对方什么?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说废话来保持气氛?纯粹的说话,不负责任的说话。话语看似堆满在拥挤的空间里,可是,为什么感觉却如此空洞。因此,我们称它为-失语。失语不是话多话少,而是无论说了多少,却没人可以听见。

不知道是人儿被环境改变,还是人儿觉得看穿事物的心没有价值了。

现在不好就是不好

Tekapo, NZ
2009.03

总有些人有些事左右了生活。
原因不重要。问题是心情已经被影响了。
虽然知道会雨过天晴,但现在不好就是不好。
没糟糕到可以哭到稀里哗啦的悲惨。
没有死去的魄力。没有活着的活力。


心就这样闷着了。
 
被掏空了的虚弱。
淡然呀淡然。
大爱呀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