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年如日

Singapore
2011.9.25

收到你的来电,心突然踏实了。仿佛一个世纪没听见你的声音,还有那独特的口词不清腔调。奇怪的感觉,熟悉却也陌生。你说你现在是度年如日,我在心里“唉”了一下。身子要保重。你呀就是精力太多,可我想你永远是那位不会被生活打败而尽力享受它的人吧。这是我一直敬畏你,也在暗地里向你学习的事。

世界转得太快,我们也跟着变成陀螺了。多么希望可以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故事都说给你听,听你的意见和想法,可嘴上却重复了三次“很迟了,你也很累了。我们不能再聊了啦,等下又没完没了。”你附合的说,对啊对啊,不可以再聊了。最后竟然谈到苹果的软硬度为谈话的结束。

这年头的喜宴特别多,你说这是最后的警钟。当人过了一个岁数之后就不会紧张婚姻,也不会想要结婚了。周边友人都在催你呢。你无奈的说,为什么要跟着人家的理想呢。这些期许与主观的好意就像一张诺大的网,散布在我们身边。每踩一步网就无奈的叹息一声。

希望年底你会稍微得空,那样的话可以陪我好好看完上次买的光碟,安静的谈N次天。
很早就说过,我们要平衡距离的把控力。

这里最近一直阴天,今天下雨了,很大很大而你那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