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rm Afternoon. [ 或许这地方和人们本来就不存在 ]










Pai, Thailand
2012.02.19

把摩托车还回去之前,我到山上拍照去了。蓝天白云和稻田。风声云起。村民的屋外都种了好多美丽的花朵。这些景色让人想起了纽西兰。同样的本质,不同的包装。

于是我在山上耗了将近四个小时,拍了大约五百张的相片。这样的怪癖,如何与人共游。经过的路人或摩托骑士与我打照面时互相微笑点头。

摘了一些茅草、粉红色的小花,还带回了片小小心型的小叶子。放在手心刚刚好。向婆婆买了一包不知名类似毛豆的植物。婆婆不识英文,用手势告诉我,这东西能吃。没特别想要,只是看见婆婆突然很想向她买东西。

回程的时候,同样的景色,大牛旁边竟然多了只小牛。一对泰籍父子在旁停了下来。父亲拿着手机拍相,一边对儿子说:“Little cow.”

晚上在夜市里骑着彭过的花式单车走来走去。把夜市从头到尾都骑了好多遍。今晚围了条艳黄色的围巾,和黄黑色的单车配搭得刚刚好。卖戒指的R托我到前面帮他买两串烤蘑菇。R真正的血统已记不清。他混杂了缅甸、云南、泰国和柬埔寨的血液。

买蘑菇的时候看见TVB在访问竹筒凉茶的小弟。想起之前在山地村听小妹说起,这周有香港明星将到他们的学校做访问,还真的有这事呢。

和彭过他们道别后,有点疲惫的慢步回家。经过一个档口时,冷不防有把声音在身后传来“Hey!”。转头一看,原来是前几天买烤蘑菇时遇见的美国大哥。

“You always colourful...”他说。

我稍微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今天很少。

转角经过各小酒吧,洋人们都在欢乐。只要有人望来,我都一一点头请安。突然听见“Hey, Miss Malaysia!”。原来是上周在Dont Cry Bar和爱林一同认识的毛利混泰籍的男子。他之前曾从曼谷步行到拜县,还上了电视。我礼貌的坐了下来,与大伙谈话了一阵子。

走过Bufello Bar,然后到了Dont Cry Bar。酒吧的大哥惯例坐在外头招待顾客。互相问好。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记不着。今天你见着的人,可能明天就不见了。没人觉得不舍或悲伤。我偶尔会想,或许这地方和人们本来就不存在。

本来明天要离开,但因为一些事,又延迟了一天。友人说搬去他那住一阵子吧,最后还是拒绝了。其实这样大可省下一笔,可是不知怎的,就不太想。




1 comment:

wenchin86 said...

那天有点沮丧。突然想打给你。然后不知道你的号码和人在哪里。回来给我简讯。我现在在马六甲打工换宿直到3月4号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