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越岭来看你






 Pai, Thailand
2012.02.03

第二天醒来时全身无力,尽力的撑着到guesthouse附近的旅游社买车票。吃了午餐,上了几小时的线,中午1点左右,Aya Service的人开车双条车来接我了。

天气很闷热,八个背包客被迫挤在双条车。我又开始胸口发闷。一到Aya Service等不及司机把背包从车顶取下,就往店里的厕所奔去。把之前吃的芒果饭都呕了出来。上车之前赶紧对司机说:“Can I sit in front?”

车子正要开始出发时,冷不防后面有位霸气但不讨人喜欢的洋人老爷对我说:“Actually this is my seat but never mind never mind!”我马上连连向他道歉。听他的口气我相当肯定他是拜县的常客或可能居住在拜县。因为坐过mini van到过拜县的人都知道,坐前座是明智之举!

如果是早晨出发还不算什么,但如果是炎热的中午,车子的空调无法传送到整辆车。最后头的搭客通常最为辛苦,加上山路的关系,更容易晕车。

我除了第一次不知道这情况在路上晕车呕吐之外,接下来的几次都挑早晨的车子,但这次因为迟买车票和生病的关系,只好作范。

中途在休息站的时候,双腿无力的走去厕所,又呕吐了。心想,这回真是惨了。这样的身子怎样去玩啊。

一抵达拜县,把大背包放在Aya Service的角落,带着装了手提电脑的包往Baansangheaun Guest House走去。老板娘在电话另一端说她收到我的短消息,可是房间满了。于是不得已,走去第一次来拜县住了一个月的Kenter Guest House。和两年前相比,租金起价了。

把大背包取回带回住处时,瘫痪在床上。洗完澡后在阳台化妆时,冷不防guesthouse的老板娘走了过来和我打招呼。她有点困惑的样子说:“我好像看过你...”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是啊,你还记得哦。我两年前住过这里,住了一个月。”

准备进房时,老板娘把我叫着说:“你这次打算住多久?如果住长期的话我给你折扣吧!因为你以前住过这里呀!”

其实她不知道我从第一次之后还来了Pai两次,但两次都住在另外一家,因为这家的厕所...每天早上都有蟑螂...

到Aya那租摩托车时,适逢Aya也在店里。他一看见我就兴奋的叫着我,说我把拜县写得太好了。之前听Jack Sparrow提起这事,但没想到Aya也知道它。Aya来自台湾,在泰国娶了个栗粟老婆,从此在这落地生根。

Aya透露有新加坡的游客拿着我为《吃风》写的拜县秀给他看。他一看就认得我,还把杂志复印起来。Aya说他一直在找我,把我的电邮弄不见了,还称赞我的文笔煽动,写得让人想来拜县,语毕还向我讨了电邮。大叔说话就是夸张,我尴尬的只能傻笑。

骑着摩托一路往山地村去。天快黑了,铺子都打烊了。走到阿生家前,大门依旧和平时一样没关。把头一探进去,他正在通电话呢。阿生吃了一惊说:“你几时来的?怎么没有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去接你?”我笑笑的说,惊喜嘛!

阿能来的时候看见我也吓了一跳,叫我一起和大伙到餐馆吃云南火锅去。坦白说我真不了解云南火锅和咱们的火锅有什么分别,除了火锅比我们的大上两倍之外。除了火锅还有水煮鱼、拼盘、姜鸡肉等。我胃口不适,吃几口就胸口发闷。阿能惯例的一直为我添酒,说泰国啤酒像米汤水。

我因为不舒服和刚奔波劳动,无法太专心听阿能说话。只知道他似乎很开心、兴奋的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对他说:“你不要仙我!你每次都骗我!”他装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无辜样,说:

“没有!我从不骗人!做人要开心嘛!我每天都那么开心!看见你更开心。”

回到guesthouse躺在床上轻松的上网,果然带手提电脑来是正确的。睡前还看了动画。晚上的拜县好冷呀!我卷在被窝里不敢随便移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