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02 in Pai - 继续虚弱








 Pai, Thailand
2012.02.04

一直呆在房内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出门。身子依然有点闷闷的。骑摩托去山地村找阿能。阿能不在,阿生貌似也不在。懒得拨电,和阿鸿哈拉一下。远远就看见牵着马的他。

我用围巾挡着眼前的阳光,一走上前,他就问:“你来啦!”我大声地说:“我戴了墨镜,换了一身衣服,你这样都认得我。”

“你这次要闯多久啊?”
“不知道啊,一个月吧。”
“一个月那么久啊?”
“怎么啦,不可以啊?”
“可以可以!”

阿鸿是我第一次来山地村认识的村民。那时他带我游山玩水,陪了我好几天。我很喜欢听他说普通话,那口音口爱极了。虽然阿能、阿生他们的普通话也是不标准,但阿鸿的口音最可爱。可能他个子那么大,说起话来却那么傻里傻气吧。

后来独自在栗粟村里四处乱闯,次次闯到死角。时不时一边停着摩托,时不时拍照。小朋友看我举起相机,对我比了胜利手势。回到市区还摩托给Aya时,他看着身穿背心的我说:“你要多穿点衣啊!这里冷啊!我昨晚就好冷啊!”

之前本来就在清迈吃坏肚子,今天身子还是闷闷的。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要还钥匙给繁忙的柜台小姐。Aya说我脸色苍白,从里头拿了瓶矿泉水给我。

虽然虚弱的坐在椅子上休息,眼睛还是忙着东张西望。有位加拿大洋人告诉Aya他家乡现在摄氏-20,-30度。后来还看见一位很好看的金发洋人。

回去guesthouse后差点晕倒,双腿发软。修了些图,和甜小姐八卦了会儿,还是决定呆会儿出去兜兜。一踏进Wanlop的店里,他就一幅不对劲的样子。问他是否喝醉了,他语无伦次的说他的手机不见了,似乎跌在车子里了。语毕叫我陪他一块去车里找手机。

找了一会儿都找不着。我的手机因为没有加额所以无法拨电,自然也无法拨去他的手机。他自荐的说去便利店帮我买添置卡,交待我继续找。结果真找着他手机。走进便利店时他正还钱,坚持不肯收我的钱。

然后Wanlop又语无伦次的叫我陪他到车子去。他应该是有点小醉所以思考能力变弱,无法说出完整的英语了。问他要上哪,他说去他想去的地方,或者去二战大桥那。我坚持的拒绝了,说身体不舒服,等下周朋友来拜县时再一起出游。平时的Wanlop很绅士,可能今天喝了点酒有点小放肆了。

于是我一个人走夜市,也不知道要吃什么。想起甜小姐交待生病要补充维他命C,就买了杯草莓。这是个草莓的季节。之前在清迈看见许多草莓档口,但都没买来吃。一杯才20泰铢,一大包的话100泰铢。在拜县往清迈去的道路上有一个草莓园,园前还有一小堆向日葵。草莓多汁可口,我决定明晚再买来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