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ang Mai helo again & again




















Chiang Mai, Thailand
2012.01.31

下午抵达清迈眼睛差点睁不开。渡过了个熬夜的夜晚和飞行。

搭了tuk tukThae Pae Gate,随意转进巷子找了家guesthouse。单人房,没热水,没网络。我实在不想背着背包继续在街上走了。洗完澡后到7-11买了电话卡,换钱,吃晚餐。其实泰国的菜肴大部分都带甜,很少带咸。即使是炒饭的味道也与我们的很不相同,基本上泰国的炒饭几乎是同个味道。我们的炒饭则较多元化,例如咸鱼炒饭、扬州炒饭、美国炒饭吃久了泰国菜,味蕾格外想念中餐。

点了炒饭之后发现附近有个卖甜品的档子。招牌都是泰文。看着大叔熟练的把锅子里的豆奶放进碗里,旁边还有些薏米、果冻之类的材料。我用手指指了指档子上包好的甜品,吩咐也给我来一碗。看形状和样子应该是黑糖姜水配豆花。姜水除了辣还带点苦,豆花上一粒粒黄色的东西吃起来脆脆的,类似油条的一种。

随意在一个卖花裤的档口翻看裤子,一位长发的泰国男子热情的和我打招呼,积极地叫我试穿,还示范“沙龙花裤”的穿法。我把花裤还给他后正要转身离开时,他说:Where are you going? Do you wanna join us drinking here?

Kent
之前是物理按摩师,在葡萄牙工作了八年,加上热情好客的个性,交游广阔,他的语言天份很好。他的拍档Rak则是艺术家,在曼谷大学念书时主攻泰国传统绘画。RakKent一样也留着长发,但个子比后者小了一号。如果是Kent是火,那么Rak的感觉就像水。Rak在大学四年之后,到佛寺里设计、维修、学习泰国传统艺术画,接着又是四年。他说泰国人喜欢传统画,因为图画里的图案都与神和宗教有关。泰国是佛教国,人民对宗教非常虔诚。

知道我的国籍后,说起泰南的恐怖分子事件。Kent问我:

“泰国以前帮助那些贫穷的穆斯林,给他们房子和生活,为什么现在他们却一直向泰国要求土地,还说那些是属于他们的?”

我无法回答,只笑笑的说:“可能是贪心吧。你给我一瓶,我还要一瓶。”

初看Rak时我并不在意,但当知道那些裤子、裙子上的图案是出自他手笔,看见他画了一半的作品,真心欣赏他的才华!Rak负责设计,Kent则图案印在布料上,然后自己车成想要的设计。Kent身边有位韩国女子Yanya,她刚到清迈十天左右。

Yanya
在首尔是位网络游戏的软件设计师,她在旧公司打了五年工,最近辞职后去环游世界,为期一年。无独有偶,KentRak同为32岁,我则和Yanya同岁。

Yanya
将会在清迈一个月,她参加了三个星期的泰式按摩课程。按摩课程在泰国一点都不便宜。每天从八点到五点,一周的学费为七千多泰铢,相当于七百马币左右。之前听学了三天的泰式按摩的日本友人提过,课程其实非常难,一开始你得记下人体身上的所有穴道。YanyaKent按摩手掌,大师为了让她知道力道,示范一段给我们看。他手指往Yanya的手掌某个部位按去,Yanya喊了一声!我自荐想要试试,真的很痛!

Rak
甚至透露,Kent曾用他的物理按摩为Rak治疗了他因为受伤而无法步行太快的右脚。还说那治疗过程痛得惊人,但第二天他马上健步如飞。Kent只差可以当“神医”了。说得兴起时,Ken还为我们出示他长期为人按摩而导致比常人还厚上两倍的虎牙。

然后一位德国男子Sam来了,据说他已在泰国两年了。除了Yanya不喝酒,我们四人轮流把两瓶LEO啤酒一手接一手,两瓶之后再两瓶。泰国的酒之所以便宜,其实是当地的酒并不纯。我喝了不少也没感觉到任何的反应。

大约九点左右,毛毛雨变成大雨。对街上有群洋人,男男女女自在的走在街上,也不管淋雨了。

我向Rak询问清迈哪有售卖美术用品的铺子,他说了一连串的路名和店名,我都记不着。最后他说明天中午之后他乐意带我去,然后还可以带我去Warorot  Market帮我向小贩们讨价还价。

和许多泰国人一样,Rak看起来有点小邋遢,和国内的一些马来同胞相似:黝黑的肤色、长发、瘦长的身材,但是Rak绝对是个才子。他的绘画底子很好,从外表上一点都看不出。和Rak谈天的时候,我一边在想:“或许泰国其中一个教会我们的事就是别以貌取人,别凭着第一印象而对他人下定论。”

他们知道我接下来要去拜县,说起拜县现在已经沦陷为商业旅游胜地。泰国人除了去那游玩,更看重当地的商机。我无奈的认同。Rak列了几个类似拜县的山谷镇的名字,叫我下次可以去那些小镇走走,别再留恋商业化的拜县了。

这时冷不防从对街走回来的Kent把手上咬了一半的鸡腿和一袋忌司香肠递给我和Yanya。在这个国家,大家都是朋友,都可以随时和陌生人一起喝酒、谈天。有时候你不得不对泰国人的热情好客而感到啼笑皆非。

之前在拜县,和当地的朋友出外吃东西、喝酒什么,他们总不让我出钱。食物吃完了帮你补,杯子空了帮你填。也因为自己老是在收人情,这次从国内带了许多食品给他们。泰国人相信出外靠朋友,所以他们对朋友非常阔气和豪气。他们相信“今天我帮了你,哪天你或他都会有机会帮回我。”


适逢Rak的一位感情如妹妹的朋友走了过来。她来自台湾,在清迈九个月了。我“哇”的一声问她:“你在这干嘛?无所事事九个月吗?”她说:“对啊!就无所事事!”

Kent
问起我明天的行程。我说明天买完东西后就去拜县。然后他像个孩子开始耍赖,坚持留我多一晚,说大家难得认识,明天再来他的档口,再开怀痛饮!说毕还大力的拥抱我几下,霸道的和我打勾勾,说:“If tomorrow you don’t come, we not friend!

收档后,他们坚持要安排其中一位用摩托载我回住处。我因为不记得guest house的实际地点,加上想要去7-11买点东西,就婉转的拒绝了。可是无论我拒绝几次,他们依旧坚持。我说不用麻烦了,反正步行也很近。Rak依然笑笑但有点小认真地说:“I know! But we need to take care you!”也就不好意思再推辞了。

Tuk tuk
把我们送到Kent家,帮他把东西放在屋内之后,心情嗨得极高的他一马当先坐上tuk tuk,还说:“I sit middle! Im man!”送Yanyaguest house时,见他用力的抱了抱Yanya,还在她脸上左右脸颊上各自亲了一下。后来送我回去时,我也受到同样的待遇。

在一个住着热情如火的人民的国家,你不能太过拘谨,要学习他们的自在。如果你无法享受这份自在,那么你就无法深切的感受泰国。

2 comments:

gracefam said...

佩服你,不怕遇到坏人吗?

meizi said...

嗯...这问题你应该在几年前我来泰国的时候问我 ;P

不会怕,因为这的环境和感觉,你不会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