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书





 Pai, Thailand
2012.02.17

拜县。清晨六点,无睡意。气温越来越低。摸了摸冰冷的鼻子,似乎快忘记夏天的滋味了。

换了家guesthouse,比之前的每晚贵多10元,但也舒适漂亮许多。这房间之前是爱林睡的。心想在离开拜县之前享受一下这温暖的小套房。

中午你拨电来:“你说我要不要留个字条给他呢?”我有点小惊讶你真喜欢上他了。我不清楚你对他的心情,但是如果换作是我,我会确认了至少70巴仙对方是有意,否则决不打没有把握的战。可是,如果你不管结果好坏,纯粹想要告诉他你对他的心意,那就去吧。

无论我们身在哪里,经过多少岁月洗礼,永远都会败给爱情。
我以为来到了这里会完全想不起你的事,却还是会不经意的想起你。

晚上回来时,在路边向一对父子买了串烧。对街的Bufello Bar还有半小时的live band。通常在酒吧什么的附近都有这些流动小贩。在这里似乎无论早晚都能买到热腾腾的食物,即使找不到卖烧烤的流动档口,还有两家7-11。泰国guesthouse多,7-11也多。从没见过那么热爱7-11的国民。正准备付钱时,两个小男孩拿了本破旧得好好看的英文字典出来查阅。大约几秒后,其中一位男孩对我说:“Thirty-five baht.”骑上摩托车前,我再次望了这对父子一眼。

吃完串烧后,房门外传来猫咪的叫声。把门打开,猫咪自在从容的走了进来。它似乎把我房间当成它的住所了,在床边优雅的绕了一圈,甚至爬上床边。我把它赶下床后,一边喝着meiji巧克力牛奶,一边看它坐在厕所前的地毯上自得其乐。逗着它拍照时,突然从隔壁传来“shut up”,才惊觉这家guesthouse和之前的不同。把猫咪放生时,它一直不肯离开,在我把房门关上时,还不小心夹到它。

后天要离开拜县,回去清迈了。于是决定明天要安静的留在guesthouse,写明信片。靠近餐厅的阳台上有个吊床。躺在吊床上,眼前是一片稻田。我很喜欢在那里阅读,读得累了就望着前方。时而发呆,时而思考。心里没个挂念的人,日子过得也比较轻松。时间总在这些美好的事儿上过得格外快。

黎小姐说:“很奇怪,当你在新加坡的时候,明明有工作可是时常寂寞,胡思乱想。现在你闲空了,却完全不会寂寞。”
才惊觉自从离开岛国后,心情还真的一直保持愉快。因为心不再空虚也就不随便寂寞了。我笑说,现在即使桃花来了,我想我都没时间和注意到它。

我当然也会着急,也会慌张,但是心说,跟着波浪走。你要相信奇迹,因为我看过奇迹。

找到许多以前的相片。那些丑小鸭的日子。有些人说他们比较喜欢以前的我。突然想起广 同学在我从纽西兰回来之后说:“以前不喜欢你的人,现在应该会喜欢你;以前喜欢你的人,现在还是会继续喜欢你。我们曾经搭同一辆火车,可是你中途转站了, 虽然不知道另外的一辆火车是否会比先前的好。”我没仔细问他这话的意思。有些事不需要知道太多。

有些人长得一幅坏人脸,心却很纯净;有些人长得一幅孩子气,却没前者善良。我们要如何才能看见人的美丽 ?世界很小,人心很大。 

时间太快,心转得也快。这些在泰北的日子我总是想不起来。虽才三个星期,但一旦想起那天抵达清迈,或到拜县的记忆,却有着恍惚的隔世情缘。这是一种很奇妙的记忆时空的幻觉。

“或许这里的一天犹如人世间的一年吧。”

呆会儿去早市买温暖人心的豆奶,吃挂念的豆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