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是条带着翅膀的彩虹




Bangkok, Thailand
2012.02.28

在火车上,东京少爷说他喜欢新加坡,因为干净、有系统和整齐。我微笑的说:“有点像东京吧?方便、有效率。”不自觉地想起一位为了香港爱人而在深圳工作的日籍友人曾嫌弃的说:“我曾在新加坡念英语三个月。新加坡就像一个小东京,我已经受够东京,受够日本了!”

一位在南美洲出生后来在纽约、伦敦、瑞士生活过的一位印度混拉丁系大叔说:“我已经受够纽约了!谁要绿卡?我才不稀罕!我只想要住在泰国的一个海岛上。有自己的菜园,每天都可以感受阳光,感觉得到自己活着。你们不知道在北欧,一年就只能见一个月的太阳,这对我们是多么珍贵!”

然后想起那时在栗粟村子里打歌时,发现一位身型高大,身穿全套栗粟传统衣服,特出的纽约客。他说他在村子,在拜住了12年。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你会大老远的跑来世界另外一端,选择这里定居。他有点冷傲的说:

“没有原因,我就是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我喜欢亚洲。我觉得我属于这里。你看,他们多漂亮啊!我要一辈子都呆在这里。”





2 comments:

阿JeRK哲 said...

那么多的大背包,你还真是个坚强的背包客呀

meizi said...

其实还好,反正也没有什么大移动,或得一直长时间背着行走。

虽然有点吃力,但也不赶时间,就慢慢拖着脚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