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的相伴并不能减轻孤独,如果不能了解彼此。


我在等待被风干的日子。
聚拢成一朵的云,被风吹散,被风化,被风干。



炎热的下午。吃完午餐。对街上时不时有人经过...



于是,就坐在那,一直看着眼前的画面,等待有趣的人经过。



在这世上,如果遇不着那片与你相拼的拼图,再多喜欢你的人都是失落。



之前,我们太小了,之后,我们又太老了。



 骑摩托车经过时,看见在屋外挑南瓜籽的大妈。
我把摩托车停了下来,走到对街去。

“大妈,可以帮你照相吗?”

大妈笑了出来,有点害臊的说:“可以啊!你从哪里来的?”



泰戈尔说,因着绿意的爱抚陶醉而温柔,我永远四处寻找我的自身,但我怎能认出,那以变幻的形象和外表,在梦中飞掠的流浪者呢。





 还以为不会再回来这家guesthouse了。
似乎每次长期居住时,都和它格外有缘。



很少看见妹妹那么干净的样子。


他说:“去跟随你内心的声音吧,再过几年你就知道这种热血澎湃的感觉是多么珍贵。”
我的热血似乎渐渐在注入冷水,搅着搅着。

即便是旧地重游,也早已变换的时间和人物。如果我说我还是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变得错乱,会分不清楚那到底是快乐的亦或是难过。还有很多想写的,还有很多想拍的。当我写的时候或许都已经事过境迁了,当我写的时候都已经离我远去了,但我若不写,也是一样消逝得无影无踪了。我想,这是我仅有能感觉自己存在的唯一的事。

我们的黄金时刻,通常都会因为之前的浪费,而更显珍贵。 每当我觉得自己浪费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望天,深深吸一口气。我们是一颗颗微小懦弱的种子,又有谁,在乎这些呢?





1 comment:

东方小鱼 said...

"在这世上,如果遇不着那片与你相拼的拼图,再多喜欢你的人都是失落"
好喜欢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