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人四枚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2.02

喝酒的时候,阿喵和酒吧的老板谈生意。

真成事的话,New Year Eve就有派对玩。

阿喵当DJ,我们可以放肆玩。

我好害怕2012来临之前岛国沉没。

想到不久就可以到喜欢的地方去,幸福得好害怕世界末日。

爱林和我说,阿B那天一边看拜城的相片一边对她说,霉籽根本就是一幅日本女生去泰国玩嘛!

我也不想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