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玩乐的时候也算是一种麻痹吧。
一旦安静下来时,存在的问题又浮上脑海。
你说你不像是个有烦恼的人,我低头不语。不说出来,不表现出来不代表它不存在。
不愉快,烦恼的事,没必要让人担忧。

记得他曾气冲冲的对我呐喊,你就没好好计划过将来吗。
从此之后我把自己隐藏起来,当他认为的那个我。
你觉得我爱玩,我就当那位爱玩的女生。
你觉得我活泼,我就当那位活泼的女生。
那一杀那开始,你已经抹杀了我。
你根本没有看见我的心。
而在你说了那句话之后,我的心就决定不再让你看见。

生了场大病。
和平时一样,玩世不恭的说,为什么生病了却不会爆瘦,好可惜哦!
诸不知表现轻松的我,一天半来无法进食,虚弱不已。
你说,为什么你总要武装自己,即使被误会也不解释。
总不能把每一面的自己都呈现在他人面前,那么就把最没有杀伤力最容易让人理解的那面表现出来就好。

所有你认识的我都是我“精心”在你面前扮演的角色。于是你从此认定了那个角色的我。
更多的时候只是配合当下,说出来的话与实际心里的想法可能完全相反。
在乎的时候说不在乎,不在乎的时候说在乎。
不喜欢的时候说喜欢,喜欢的时候说不喜欢。
难过的时候用喧闹掩饰,喧闹的时候内心平静得像个湖。
这样别扭的个性实在不是个讨喜的姑娘。

记得他时常对我发脾气,指责我什么都不说,不解释。
我冷静的看着他,依旧不发一言。
在一个已经否定,不愿意接受你的人面前,我的脾气和敏感倔强得连自己都惊讶。
后来当他可以平心静气与我说话的时候,我们早已是熟悉的陌生人。
当我漫不经心的谈起当初那些让他暴跳如雷的事情时,他失落的问我,为什么那时你不说,我也不会误会你。
我笑了笑说,即使当时我解释了,你扪心自问,你会相信我吗?
你已经判我死刑了,我又何必再浪费力气上诉。

每个人只会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
可能我在奢望能遇见那位能看透灵魂深处的人吧。

庆幸的是,还是有懂我的人。
不幸的是,懂我的人不是你。

xxx

在pipit market上遇见几位读者。我坐在爱林的档口,突然之间有位女孩对我说,你是美子吗?我有点慌张的点了点头。她似乎不相信似的,再问了我一次,然后很兴奋的与我握手。亲爱的女孩,如果你看见这篇,我想告诉你,那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们应该合照或谈谈天什么的。我想我朔造的形象一定没有包括害羞,但其实我是位容易尴尬的女生。于是后来我用各种方法让自己强大起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了我的勇敢,包括自己。直到一些突发情况,才发现那位小女生的自己从来没有消失。

我尝试了些改变,换了几个方式来调治生活。
试过了也是件好事。
才知道自己的能力与接受度到哪里。
印象化是人类其中一个悲哀与偏见。

回到档口的时候,爱林说我有位读者刚来买了张明信片,还交待爱林对我说,你很漂亮。
想起阿天说,你现在是用美色来吸引读者,不是文字了。
被称赞始终是件开心的事,但这又让人尴尬。
每个女孩都可以很漂亮,如果你“愿意”让自己漂亮起来。

昨晚与爱林聊了通宵。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烦恼与忧虑。
女孩不需要长得漂亮,命生得好就好。

3 comments:

littlefish said...

记得几个星期前在hidden gal看到戴着孔雀羽毛的你,却因为害羞而不敢跟你打招呼就走了。现在想来怎么有点遗憾呢~呵呵~

meizi said...

没关系啊,下次还是有活动的。

到时再和我打招呼吧!;D

littlefish said...

好!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