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10.22

在新山。昨晚从岛国回到来已是晚上九点。在Roost吃了娘惹鱼饭,和迷你猫玩了一会。爱林、爱斯特与我赶紧在夜市还未打烊之前快步走去与印度人凑热闹。她们去画Inai,我说我到处瞎逛去。

眼花缭乱的首饰、摆设、服装...看得我到了最后失魂,不知看中哪款了。人潮嚣张的漠视交通灯,车子成了路上唯一最碍眼最不受欢迎的物品。商店们各自传来犹如雷声隆隆的兴都歌曲,喧闹不已的交响乐。

爱斯特在我来到之前买了一套印度服装,橘色。上衣,长裤加围巾。没多大的欲望,警惕自己别因气氛的影响又纵容物欲的滋长。后来再度证明了在美丽迷人的商品面前,我的思想是完全不存在。

买了一组印度人常挂在门前的吊饰,心想这玩意挂在Clara梅窝的工作室应该很不错。香港虽然也有印度人,但印度风格的商品肯定没我们的多与便宜。自己没有一个长居的空间,心底其实非常羡慕Clara。能把所有宝贝古董什么的聚集在一起,日日相对。

于是后来举凡看见自己喜欢,觉得Clara也会钟情的物品时就会很想送给她,间接完成自己的心愿。要不是爱林的店面空间有限,我还真愿意把彼此共同眼光,自己收藏了好多年的宝贝都送给她。能遇见一位与自己眼光喜好相同的人是种福份。

买一送一的印度装,让人无法抗拒。印度装会让人穿上瘾。
在夜市没得试,回家之后一把它穿上,惊为天人。
没有印度的感觉,反倒有点像中国少数民族、不丹、中东等地的意境。

红色的印度装穿成了待嫁的中国姑娘。
白色的印度装穿成骑骆驼的隐士。

爱林很会杀价,我需要这样的伙伴。把原本三十元的首饰以半价成交。闪闪发光的金色项链与耳环,配上翠绿与暗红色的珠子。一直很想弄个放在额头上的“项链”,觉得很有民族森林公主的感觉。之前要求爱林帮我做一个,无奈她贵人事忙。

于是我们把项链从透明袋子里取出来,放在额头上试效果。印度大叔与大婶一脸惊讶,边摇头边吃力的用着有限的英文,紧张的向我们解释,这是项链,应该戴在脖子上。我对爱林说,他们很坚持呀,爱林不屑的瞄了我一眼,说,别管他们。

一路逛街买东西,导致阿天的来电谁也没发现。
然后,等着我们的是周二晚与周三的屠妖节。女孩们已经蠢蠢欲动,来个印度变装秀。
周五又得回来,我们连夜搭火车到吉隆坡参加Pipit

生活是个万花筒,如果你愿意走入万花筒的世界。

4 comments:

eleven said...

我老了,走进去会头昏脑涨的

PinG said...

"生活是个万花筒,如果你愿意走入万花筒的世界。"

这一句很赞!!!

maileng said...

挂在额头上的有另一款式,很美的。

我也是刚刚的拜六晚去,也正好po一些照片,是巧合,不是灵犀。

meizi said...

内个真正挂在头上的很贵啊!!!!!!是三位数的呀!!

那么周三正式屠妖节会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