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要到了吧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8.10

最近情绪不是很稳定,时高时低。
我知道自己的脾性。说不得,逼不得。
逼得急了,常想轻生。
性格恶劣。

妹妹和我说兵营里的事,我和她说日本。
两个人的房间,又开始失控了。
她说,那天我送她入营,男营员都见过我。后来混熟后,他们以为姐姐我与他们同岁,压根子不相信年长十岁。
听了有爽到,哈。

妹妹还说,她某位友人对她说,你姐好会写东西。
再度爽到,哈。

今年流行外拍。
于是,大家都纷纷当起模特儿、摄影师了。
见到某人的相片,吓死大家。
WM竟然还说,倒胃口。
有些人的美感与平常的定义比较不同,俗称另类。

吃点心的时候,一只脏脏老老的狗一直在桌子边,望着我们。
心都疼了。丢了一丁点鸡肉给它。
然后,迎来更悲伤的眼神。
后来,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低头吃糯米饭,怎么也不敢再抬头。



5 comments:

Sean said...

看你这么一说,好多好多年前,我也好像看过你(应该没认错人吧)。

那是在city square外面的街上看见你,背着一个很大很大的包包,然后包包上扣了满满的扣针(是叫扣针吗?还是胸针?就是那种圆圆小小上面有图案的,那时很流行,学生啊年轻人啊都会把它扣在包包上。),那时你的包包满满都是。

啊,我这么一说,那个人是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还是我看错人了,呵呵。:)

meizi said...

啊!!!

我的确在学院念书的时候,大概20-23岁之间,有个黑色的大包包,上面挂满好多好多的徽章。那是那几年里我最喜欢、出门必带的包包。(现在已经“不行”了。低调低调~:P)

当时,也的确常在CS出没。应该是7、8年前的事了。

这么久的事,你还记得么?哈哈~
(心里还真的希望是我,有此证明我们有缘,哈~)

meizi said...

不过,我的是单肩包哦。
可以用手提,也可以放在肩上的包。

应该不是我吧?

Sean said...

哈哈,我很肯定是你,因为就是黑色的,像你说的那样的。

那时我还在《少年》时代,就从那里“认识”到你。

我还记得那时看到你的感觉是“哇,好象是美子也”,那是我当年心里的对白,哈哈。那时只是擦肩而过,然后我还不断回头看了几眼,哈哈。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已经蛮有知名度了呢?哈哈。

不过我那时还真的有看见“明星”的感觉,心里还兴奋了很多下。:p

想想,真的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meizi said...

哈哈,怎么没有叫住我呢?

我想,你对那包包印象深刻可能是有一期的《少年》吧?
那时,美贞还特地“骗”我到工作室,突击我的包包。当时他们的专题是想知道街上不同年纪的人,随身带的包包里装了什么东西。

(念设计系的同学们都比较喜欢标新立异XD)


*我比较担心当我做些蠢事的时候,被人发现这人就是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