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甘愿平凡,哪怕外面世界多精彩

Christchuch, NZ
2010.01.12

忽然想起,好几年前在吉隆坡的时候,挣扎着要留在那专心画插图,还是到新国打一份保障能出走的工作。想出走的心已经关不上,锁不住。我是一个偏执狂。要得到的东西,死都要得到。

设计师,只是一份能确保挥霍金钱之余还能到处游走的职位。说不上很喜欢,也不会很讨厌。有些设计师的类型,相当喜欢,但它需要运气,而我运气却不怎么好。

一直想好好的生活在一个喜欢的地方,很久很久,快乐的画儿童插图。钱不需要太多,慢慢做,以后就会看见未来。

但是,出走的心比任何一切还来得重要。我以为之后就会安心,心无旁侧的画插图。结果,发现自己将来想要过下半辈子的地方,必须付出的时间、精力、金钱、牺牲份量极大。为了它,我愿意收起所有出走的欲望,因为穷尽一生想得到的,已经找到,已经幸福了。而且,不停游走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找到想要住的地方。哪怕还有更多国土更适合自己,更喜欢的,没关系了,真的无所谓了。

电影《美少年之恋》里有一句旁述:“Jack一直在寻找那位愿意与他一起浪漫的人,找到阿辉之后,他从此甘愿平凡,哪怕外面世界多精彩。”

还好,我还年轻,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就找到了它。从此,专心跟着目标前进就行。现在只需要一些时间,一些金钱。

有些事情,越早认知之后,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与不舍。我常说,用整个生命来赌上的事,它只会成功。

如果什么地方都住不了,那么在中年时,带着全部身家,隐居在泰国北部好了。
是的,我不是个念家的小孩,没有根,也不传统,更不委屈求全。

与一位自己不是很爱的人,度过下半辈子,和与生活在一个自己不是很喜欢的地方,心情是一样的。
别说什么改变观念,一切就会变好。
你可以改变观念,觉得与你长相厮守的人脾性不错,因为这会让自己日子好过些,但,不爱就不爱,这是事实,也是两码事。
尝试去爱一个不爱的人,你我都非常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2 comments:

angel said...

一种不念家的感觉,好象游牧民族那样生活着的感觉,实在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如果我没有家,我想我会死的。
不相同的成长背景,原来能如此明显地塑造出不同的个性与生活观啊。

meizi said...

是的,我想是成长背景的不同。

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少见到父母,一年才见一次面吧。他们把我寄给婆婆照顾,到沙巴工作,直到六岁。可是,六岁的孩子已经懂得思考了以及拥有自己的观念了。

加上婆婆常带着我到处住,新加坡、麻坡、吉隆坡探望姑姑与叔叔。从小,我对家没有什么概念,反正跟着婆婆就是了。也曾很恨父母为什么不带着我。印象中,童年的时候只有自己。还得隐藏真正的想法,“假装”成亲戚们觉得放心的小孩。

记得有一次,我把婆婆私低下说妈妈的坏话很老实的对妈妈说,妈妈很生气,与婆婆吵了一顿。后来亲戚们知道是我说的后,责备我说,小朋友不应该撒谎。那时候,我也只是乖乖认错,但心里比谁都清楚,再也不对他们说真话。只要当个沉默的小孩就是安全,也省下许多麻烦。之后只要发生什么嘴角都好,我都抱着事不关己,专心看书看电视睡觉。

有时候我会羡慕那些有家等待他们回去的小孩,可以大大声的说,无论外面的世界有多好,还是会回家。如果有天我有孩子的话,我希望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灌输家庭观,也会陪着他一同长大。

家里热热闹闹的,我会觉得很烦,能不能安静些呢。如果你叫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应该也会死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