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眼镜的女孩》


Wellington, NZ
2007

最近好喜欢这样格调的相片。
仿佛掉了眼镜,阳光刺眼。

中学的时候很喜欢桑贝的图画,最喜欢《戴眼镜的女孩》。
那时还时常在书局看见他蓝白色一系列的图书。现在,仿佛与那些白衣蓝裙的青春画面,一同消失了。
现在大家都比较喜欢几米吧?

《戴眼镜的女孩》的女孩很喜欢摘下眼镜后的感觉:

“眼前的一切朦胧得美丽起来,所有锐利的线条,人的分明轮廓,物的棱角边缘,都消失了,代之以柔和的光晕;所有肮脏的细节也被稀释,所有的声音被过滤,渐渐低沉,渐渐温和。整个世界就像一个丝绒枕头一样,那么软,那么大,让我深陷其中,满足得入眠。”

小卡特琳和爸爸离开了巴黎,到美国找她的妈妈团聚去了。但巴黎,那个街道,那间屋子,那些摘下眼镜跳舞的时光,和爸爸一起摘下眼镜站在台秤上出神……

“我们过去所有的,曾经有过的,会一直伴随我们持续一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