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

Tokyo, Japan
2010.07.20

下星期要工作了。售货员呀。心里着实害怕,想逃。
能逃到哪呢?
似乎又把自己逼到某个边境了。
于是,我想嫁人。
应该是不想再想将来该怎样,要做什么,要去哪里,有什么计划。
把一切托附给一个男人,是一种幸福还是悲哀?

当一个有志气有才华有要求有目标的人又如何。欲望、要求越多,进步越多,空虚也越多。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每天都能愉快的、开心的、安稳的度过。

我想,希望,心无旁恻的专心工作,直到三月。应该很难吧。总是恶性循环,不自觉的让自己陷入抑郁里。
开始觉得,去英国试试也不失一个方法。
然后,就能功成身退了。

好像越来越依赖了。
积极。告诉自己,积极。
最近脑袋常放空。
什么计划、大志都不要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