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梦

Singapore
2011.03.14

我做了一个梦。做梦一种需求,但是最近我好久好久都没做梦了。

梦里我走着回家,以前念书Desa Setapak的房子。经过街角,三只狗同时间摆了个对着天空仰头的动作,似乎是在做运动。我和它们说了些话,问它们你们要吃点东西吗,想吃什么。狗狗对我说,它们想吃白饭配生蛋。我说好,你们等我,我回家烧饭给你们。

房子外面,室友阿文和好友阿冲正从车后厢搬了好多纯白的棉花出来。阿文一边搬,一边气冲冲的和阿冲说话。他们没有发现我,而我似乎像是空气般的不存在,但确实实实在在的看着听着他们说的一切。

房子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同。阿文走了出来,说他和老婆买下那里了。进了房子,里头完全不同。他邀请我留下来吃饭,我拒绝了。室友的老婆竟然是我中学的同窗,孩子都有了。我问她,你打算回去吗?她坚决的说不。房子里似乎有好多人。好多亲朋戚友。有位大约7、8岁的小朋友和我说了些话,但我不记得了。

我回到了中学时期住的房子。那是栋两层楼的排屋。有人告诉我,叶伟兴来了。叶伟兴是我小学同学,四年级的时候转校去吉隆坡,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三年级的时候,叶伟兴坐在我的右边,他和全班同学说他喜欢我,他常常偷拿我的作业簿回家。我走下阶梯,叶伟兴在看电视节目,他把头抬起来,与我对视数秒,我们什么话也没有说。长大后的他和我想象中一样,小时候的轮廓依旧停留在他脸上。我走去厨房用餐,一位老奶奶烧了一桌子的菜等着我。老奶奶让我想起阿麻。

你用固体的形式来看这世界,同时,气体的你在旁看着你。

醒来的时候,我想起在吉隆坡的Esther,于是拨了电话给她。
她对我说,不要去想未来,凭你的直觉去行动。

2 comments:

yy said...

叶伟兴?? 真的是我们的小学同学吗??我记不起来了~~~

meizi said...

忘了他是哪年级转来的,一到三年级其中一年吧,然后四年级就又转校了。

中学时,我遇到他的表妹-赖晓涵(6P,好像是)(念了一两年宽中后来转去我的国中,再然后就消失了)。

听晓涵妈妈说,也就是叶伟兴的阿姨之类的吧,她记得我的名字。叶伟兴小时候拿过我的作业簿回家抄功课,还和他们说他喜欢我,所以阿姨记忆特别深刻。

那年,李志雄喜欢周美君。我们四个坐在一起。

我想,叶伟兴的家庭状况也挺复杂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寄宿在新山的亲戚家,后来又转校去别的地方了。

我好像有他的相片。三年级的时候他、叶坚豪和杨永开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