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感制造实在





Singapore
2011.03.06

前阵子女孩们一同去了同窗的新居。那是栋不大,但非常温馨美丽的二人世界的房子。我们好喜欢那里,叙叙旧谈谈天。弄得大家都好希望有一个自己的房子。

离开之后,阿宝在车上说,我每次遇见像莉雯那样的人,都会觉得他们很实在,很生活的在生活着。和他们相比,我们还像个孩子,对未来为许多事情都还处于憧憬的状况。房价、地产、车子什么的,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似的。通常,人们都是先有个房子,家庭什么的,然后才去计划将来旅行出游的事情;而我们好像相反了。而最糟糕的是,我们已经过了那段做梦的年龄了。

后来黎小姐在网上说:

“我们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在做梦,经过了那么长的日子之后,其实我们已经活在以前的梦里了,或许我们不应该要求太多,偶尔需要暂时停下来一会?”

于是一段日子我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昨晚熬夜,中午12点左右醒来,惯性的赖床、上网、看书,然后又懒得回家了。扫地、抹地、洗衣。洗澡后修眉、做面膜、剪指甲、吹头发...我又想起了之前的关于实在生活、要求太多的问题。

我想,环境、生活什么的只是一个形式,内心平静和清楚才是真正唯一的原因吧。
我们总认为自己将来会有所改变,我们内心所向往的和谐境界也会一点一点、一天一天的实现。事实上,时间不会带来任何的和谐或平安。如果真正的危难当前,时间感就不存在了。没有时间感,也就没有所谓的过去和未来,只有当下。

认清这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是极其重要,只有如此,心智才能自由。未知之事不应该让你恐惧才是,你既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的一件事,又有什么好怕?只是一有所谓世俗、教育等灌输的“意象念头”升起,恐惧就来了。所以,我们恐惧的不是未知,而是自己对“未知”定下的理念意象。

你自己独特的个性、气质与内在的压力,不断与你认为应该服从的那套理论互相冲突,因而产生了矛盾。于是你陷入了两面的生活,你认为你才是真实的,而不是那意识形态,但是如果你向它屈服了,你就不得不压抑自己。

一个人如果想看清楚一件事,他的心必须十分宁静。没有任何偏见、唠叨、矛盾、对话、意象和画面,这一切都得抛开。你一开始思考,思考就扭曲了。


*后来,霖王子给了一个一语惊醒梦中人的结论:
换个想法說,人家等到老了才是实现我们做过的梦。而我们老的时候已经回归现实了。(经典呀!!)


2 comments:

诗虹 said...

啊可是我都是用思考的哦><
心很靜的時候,我才能很冷冷靜靜地剖解分析自己和自己以外的物。我的功力還不到家呢(然後我很想叫你師父大人XD)

meizi said...

这里的意思是,所谓的“思考”其实借助之前所有的经验、方式、记忆而形成的“模式”,并不是最直接最单纯的。

要真正的看清一件事,必须完全没有之前的任何“颜色”。也就是大悟大彻的境界。

我也不行,但可以试着冥想放空脑袋,会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