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短得感叹时光流逝,却也长得让我忘记你。











Aomori, Japan
2012.05.27


前阵子沉迷绘图。日子从日剧转换成让人不再有罪恶感的活动。总要一段日子之后你才会发现那份工作、旅程、生活带给你的意义。恍然大悟时才明白冥冥之中的安排。例如纽西兰,例如拜。我时常说那时被“安排”到拜其实是在为现在以及未来的自己铺路。它改变了许多事。而这次的日本,我大概感觉到了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生活。


无法具体的说出或写出这些心情与感受,但它的确在我内心起了很大的变化。我知道如果继续坚持下去,它会引导我到一个从未想过的地方。听起来很玄,但我想把它记录下来,过一阵子的时候再看回去,是否真如现在的预感一样。


+ + +


昨天去了青森美术馆。看了奈良美智、栋方志功作品展,和芬兰生活展览。芬兰生活展览最吸引我的只有姆明吧。倒是对展览中的Marimekko有些眼熟。印象中在新加坡,来自北欧的文具店Kikki.K见过他的作品。我不是北欧控,也对过于干净整齐的东西没啥感觉,不过想起一些友人。他们应该会很开心。


去美术馆之前我特地重温了一遍纪录片《奈良美智和他的旅行记录》。里头出现了一些奈良先生的家乡的画面,也就是我现在旅居的青森,Hirosaki县。看见那些熟悉的街道出现在影片中难免会雀跃一番。


影片里有人夸奖奈良先生帅,我还没有来得及笑,竟然看见他不好意思地低头趴在了桌上,抬起头时他用手挡住了微微发红的脸,在笑。奈良先生说他不擅长说话与沟通,所以只能用画来表达他的感受。奈良先生是位有着小卷头发很可爱的大叔。

 

“悲伤时我好想喊你的名字”是一位7岁的韩国小女孩对奈良先生说的话。展览结束后回去的车上,他说,唯一真心看我画的人,就是那个小女孩。他说着这番话时,泪光闪闪。

 

之前对奈良先生的图画的喜爱也只是单纯的感觉良好。简单的线条,说不出的有爱,仅此而已。但是看了展览之后,似乎更明白与了解了他的心情。展览里的小房子以及他的画作真的很奇妙。这是我去展览之前完全没有想过的。而这又是另外一个我无法解释出来的感受。最近似乎都词穷似的。


我会把青森美术馆的游记写出来,因为真的很想让你亲眼看看奈良先生的画作。但是,一想到累计了山一样的游记与插图在脑海里等待被释放,心里既愉快又疲惫。每一次的创作都是与灵魂内心进行的一场深层对话。


+ + +


过一些日子可能会在杂志上有个专栏,希望一切顺利。年轻的时候我觉得写专栏很酷,现在想法有点改变。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不是我要把它们写出来或画出来,是它们要求我那么做。






6 comments:

wenchin86 said...

不知道为什么,看你的文,总让我有恋爱的感觉。

meizi said...

是吗...可能写字的时候都是“独处”吧。

不用与人接触应酬,独处的时候想东西比较多。

Moon said...

等看奈良先生的画作

^^

meizi said...

美术馆里是不能拍照的 :(

min said...

第一及第二張那神般的statue是??

meizi said...

奈良美智的青森犬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