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你,但我知道它总有一天会消失的









Aomori, Japan
2012.05.12


除了周末出去,其他的日子都窝在屋里写书修图排版。偶尔上“风行”看看影片,刷下面书微博豆瓣看看他人的博客。

许多事许多人我再也不想去说话。人们总持着与你的相熟而忘记了不可抵触的距离。

似乎是这样,无论以怎样的状态去迎接灿烂的日子,它总是以匆匆的步履溜走。






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你,但我知道它总有一天会消失的。


+  +  +


美贞在电邮里把我的疑惑解开了。文字工作者这行业也不简单呀。

想到这里我的头又痛了。


生存真不容易,但是我们也得走下去,不然还能怎样。












8 comments:

Magdalene Blue Rose said...

nice pictures :)

meizi said...

thanks magdalene ;)

Alfred Shui Hing said...

美贞, 是指《吃风杂志》的主编吗?

meizi said...

对阿,就是《吃风》的美贞。

你也认识她?

Alfred Shui Hing said...

之前在杂志上投稿过。但现在没时间分享更多游记。难怪第一次亿达让我看妳的照片时,就觉得这么眼熟。

meizi said...

哈哈,之前美贞在《少年》时我时常投稿,之后她转去《吃风》,我的“路线”也跟着她转了~

你又怎么认识亿达的呢?

Alfred Shui Hing said...

亿达,在日本的最后一个月,就和我们一起住。他还告诉我,有个辞了职,到处旅游,花光了钱,在回头赚的女孩。

秋天,打算一路踩从东京到青森去。希望天气好好。。

meizi said...

哦原来如此,他应该带你出来和我们一起去玩的~

他还告诉我,有个辞了职,到处旅游,花光了钱,在回头赚的女孩。《---你跟他讲,这个女孩现在真他马的穷死了所以今天刚去应征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