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画出自己的伤口,而且用最明艳的笔调。



 Pai, Thailand
2012.02

[ 1 ]

阿B到海边拍了裸照,回来后发在面书。反应热烈。阿B时常对我们说,不要太在意他人的眼光。能活得不受外界的影响而勇敢直前从来不是一件易事。后来我们去了秘密基地野餐拍照。爱林与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阿B帮我选了件几何图案的连身裙。她们都说好看,可我就无法打从心底喜欢。那并不是我的个性吧。

[ 2 ]

感谢大家慰问关于出书的事。这事拖延到自己都不好意思主动提了。千呼万唤使出来,我也希望。今年刚转入自由业,收入少得可怜,都在靠储蓄过活。虽然这条路是注定困难重重,但我愿意走下去。这是我现在想做的事。自由业最大的学习应该是自身时间和纪律的控制。而这点是我最缺乏的。在考虑是否要跳过纽西兰,直接出版拜的书。拜的文字其实已经写好了,在想要把它们投稿去还是集结成书。

[ 3 ]

接下来将会网上出售民族风的商品,会在这几天上架。都是些自己的心头爱。选货的时候时常遇见一些顾客或店主问:“你这裙子(包包、项链等)好漂亮,在哪买的呀?多少钱?” 就会自我感觉良好的觉得,嗯,应该有当采购员的眼光。

[ 4 ]

每天醒来都有妈妈煮的饭吃,这件事让我更坚定了当自由业的决心。我希望偶尔能在不同的地方待一待,同时和分散在不同地方的朋友们聚聚,说说心事,聊聊近况,听听大家的故事。我们可以时常见面,甚至生活一阵子。这些都是一种能量,一种让人更有勇气活下来,甚至让我有工作能力的能量。

[ 5 ]

你知道我为什么感觉到这一切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吗?因为我相信,你会知道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