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多么的挂念你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2.03.10

友顺结婚了。喜筵就是同学会。后来我竟也渐渐改变想法了。喜筵虽然有点俗套和麻烦,但看着新人被祝福和承认的笑脸,其实结婚摆喜酒也挺温暖珍贵的。所以人们常说人是会变的。然后我就想起了你。与你结婚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同学们都问,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呀。我忽然对“迁移”有了另外一个定义。生理上的移动并不会影响内心静止的方式。如两颗心没有猜测与空白,你永远不会感觉到现实里的距离。最遥远的距离是你站在我身边,我却感觉不到你的心。你缺乏的安全感是你不了解我的生活和居住的地方。我多么希望有天能带你到我喜欢的小镇,介绍那些可爱的人给你认识,让你亲身体会我见到的奇迹。

交了一位新朋友。我们完全不熟,可她就自然干脆的相信我,说希望借着我的力量帮助另外一个朋友。我觉得我们应该能成为好朋友的。从未想过这些生活上的经验和心情能转换成一种帮助人的力量,这让人觉得快乐与受宠若惊。听着她们的故事,真心觉得离开岛国,回来这里是这辈子做得最对的其中一件事。这被需要的力量并不值钱,也无法带来任何收入和利润,但是一想到能为她带来希望和微笑就能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与被需要的价值。帮助他人其实是在帮助自己。让你快乐其实是在让自己快乐。

我和他在一年后见面了。发现自己再也闻不到他的味道了。有点小失落。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们也依旧谈得很开心,可我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不同了。琐门的时候看见他开着车子离开的背影,想起那些悲伤痛苦的画面和事情,现在却怎也感觉不到当时的心情了。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对我说他喜欢我。我睁大眼睛的问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淡然冷静的说:“knowing is not perfect, feeling is the best reason to be together.”

他说我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因为突然收到我的明信片,让他意外兴奋得向全世界宣布。我们两年前相识时我曾答应过他,要寄张明信片到他那遥远的国度。那是一个我这辈子应该都不可能去到的国家。那张毫不起眼的明信片竟然让他开心了一整天。这突然让我想起以前年少时交笔友的日子。那时候快乐特别容易,烦恼也特别容易忘记。不知道那张明信片经历了怎样的旅程,居住在那国家里的感觉是怎样的?如果每次在我思念你的时候能把自己的一小部分贴在明信片上,来到你身边见你有多好。

我后来在路上学习了如何更勇敢的传递爱,坦白说出自己的欢喜和思念。我希望在每次见到你的时候能勇敢的告诉你对你的挂念和喜欢,给你一个真心的拥抱。比起尴尬、自尊和卑微的姿态,我更害怕时间的流逝与对我们造成的变化。然而我们总是不太愿意和勇敢的相信爱,相信真心,因为我们都害怕欺骗与受伤。人们的痛苦与悲伤或许也是来自不愿意相信美好。

当你需要份温暖我会拼了命努力。当我觉得被需要而充满活力与能量时,我是多么希望可以传达给你。告诉你我有多么的挂念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