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流水账

Singapore
2011.01.17

有人说过,如果你的工作开始繁忙起来,让你觉得自己的空间受威胁了,恭喜你,这代表你的事业已经上了轨道。仿佛可以听见火车“呼呼”响呢。
(一想到《慢活 纽西兰》原封不动就很想“啊!!!”的发狂掩颊大叫。名画“呐喊”再现!)

来临五月,手提电脑就五岁了。最近越来越有心无力的样子,小C你千万别倒啊!
没有了你,我该怎么活下去?!

忙了一整晚,终于把泰国的住宿办好了。
网络上拜城的Guest House(请跟着泰国人念:Gate House Gate House,说多了会开心哦)不是没提供电话号码就是没电邮地址。有电话号码的,拨通了电话,店员却不识英文(欲哭无泪)。这个时候最痛恨的事就是不会泰语。
拨电给阿能,问了拜城的情况。听他说游客数量还好,也安心了点。
要带点手信给徐大叔还有双双他们。好像过年回家乡似的(笑)。

把珍珠奶茶的logo解决后,再来一个婚宴动画片。
谢谢大家的厚爱,可是能不能在我把书给出版上市后才出现啊?
(不过,又很想玩动画片。自己制作的短片在婚宴上播出,是多么骄傲的事呀。)

最近追看动画片《滑头鬼之孙》,又名《妖怪少爷》。
百鬼夜行一直是钟爱的故事。这个爱美,美学指数极高的民族,连妖怪都如此漂亮、独特,甚至富有诗意。
看着看着,听着听着就想去日本了。
这个五月,咱们和它拼了。

话说在日本念书的少年告诉我,他国立大学入学考试的其中一个题目:
“为什么村上春树的作品能够跨越国籍、民族、年龄等一切而成为世界级受欢迎的作品?他是有心成为国际化作家吗?”
一个作家如果能成为大学入学式的考题之一,这何止“强大”能形容他呀...

然后,“挪威森林”电影即将在岛国上映。
J说,如果纪书局认为“挪”比“宇”更受欢迎,更想为他们做宣传的话,就省下我们吧。
小小声的想,如果我是纪书局,要选择的话,肯定毫无考虑的会选村上大师吧。
不过,“宇”的超大型贴纸(尺寸长达300公分哦)将贴在纪书局的正门处。是我设计的哟,哈。真是走路有风呀,常常就这样没有原因的暗爽。
想起当初《鲸之梦》出版时,兴奋的在第一时间,向书局的大婶炫耀说:“安娣,这是我画的哦!”。安娣当时应该很为难吧(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