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当盒和水壶

Blenheim, NZ
2008.05

一看见茶水间里有个微波炉,心里就在盘算要准备个漂亮的便当盒。

这习惯是在纽西兰生活的后遗症。我的便当盒和水壶都是全透明,无标签,看起来很干净透彻的模样。而且很坚持一定要全透明,能一眼望见里头的东西,即使是带有其他颜色的透色也不行。那感觉就像有一层过滤色,感觉很差,忍受不了。

然后选个心仪的图案胶带,沿着外层,围绕一圈,贴上去。
因为每次看见Rilakuma很开心,所以虽然拥有超过十多种款式的胶带,最后还是会选回前者。之后,贴上写了名字,有透明保护层的“名字贴纸”。这样,任何人看见都会知道是我的便当盒了!

我是那种无法忍受自己的东西与其他人相似或相同的偏执狂。无论怎样都好,一定要在物品上做些改变,把它们“变成我的”。必须要有一见到,就有美子式的“认知感”。

2 comments:

angel said...

我有在自己的文具上、书本里、包包上,甚至水壶上写上名字的习惯,这算不算一种很强的占有欲?

meizi said...



但也是种坚持与众不同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