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呢

Christchurch, NZ
2009.01

每次写了,画了什么,在一段日子之后总会忘得一干二净。
偶尔有机会碰见友人,看见写给对方的信件,边读边笑边吵着说:

“天啊,这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呢??”

这样的反应,似乎从中学到现在从未变过。


*在拜城认识的日本女孩,爱去了芬兰念书。
画了张明信片给她。能把它寄到姆明的家乡,单单想想,也觉得欣慰与温暖。

2 comments:

min said...

我去世博芬蘭館時,看到有賣姆明的明信片,想買,但一問價錢,很咋舌,馬上放棄。
朋友說‘好!算你有理智。’

meizi said...

其实,在日本买姆明的产品比在芬兰还便宜呢~

(真奇怪,不是应该发源地比较便宜吗?)